國民黨若再抵抗憲改 制憲將可能取代修憲


國民黨對憲改議題,目前處於左右為難的困境。(攝影/蕭芃凱)

蔡英文總統在民進黨全代會提出憲改議題,26日立法院總質詢時,泛藍立委紛紛提出疑問,有的問真的要修憲嗎?有的問行政院長賴清德傾向何種體制,總統制、內閣制還是雙首長制,有的則問會不會把領土變更也納入修憲?藍委沒有正面反對修憲,但是從這些問題,也可以看出他們的焦慮。

蔡英文要啟動新論述討論

很多人沒有詳讀蔡英文的談話,只聽到「憲改」就以為要「修憲」,認為修憲就是要變更政體或國體;她當時說,「憲政體制的改革就是一個重點。這個議題台灣社會已經有過許多討論,不過,2年前修憲卻功敗垂成。像『18歲公民權』、『人權條款』、『票票不等值』,已經有高度社會共識的議題,卻都沒有完成改革」。

蔡英文強調,要啟動一整套新論述的討論過程。她交代智庫從本周開始,針對「外交與國際參與」、「區域安全與兩岸」、「國防」、「自由人權」、「政治體制」、「財經」、「社福」、「勞動」、「農林漁牧」、「教育與文化」、「數位科技」、以及「國土規劃」等12大面向的問題,逐項進行檢討和討論。

國民黨立委以為,逼賴清德講出「主張台獨」、「兩岸互不隸屬」、「兩岸是朋友關係」等,好像就像撿到寶;但是環顧社會反應,卻普遍認為理所當然,不足為奇,國民黨似乎仍把台獨視為洪水猛獸,還是,他們藉此向中國交心、表功?

國民黨對修憲的3個焦慮

國民黨在國會已是少數,如果蔡政府提出憲改方案不涉及國家主權範疇,他們不跟進也不行,雖然國民黨擁有超過1/4的席次,能讓3/4修憲門檻破局的能力;但面對18歲公民權、票票不等值、人權條款等,他們沒有閃避空間。只是,一旦配合此3議題的憲改,功勞與名聲,大多會落入民進黨的口袋,這是國民黨不想見到的現實。

以前,國民黨還占國會多數時,不擔心在野黨主張政體朝內閣制修憲,2016年朱立倫競選總統時,即有同樣的主張,當時國民黨總統大位難保,但認為國會尚可力搏,沒想到立委選戰照樣不堪一擊。未來,藍委席次恐怕只會更加萎縮,所以主張什麼體制,對國民黨爭取執政已沒有幫助,這是另一個焦慮感所在。

還有一種焦慮感,是國民黨的最後防線也可能潰堤,那就是國號、領土變更,這是國民黨的神主牌,即使蔡英文壓根都沒有提到國體變更問題,藍委依然惶惶不安,所以要賴清德承諾不會在「公投法」打開鳥籠。賴清德沒有應允,不表示會做此修法,但是既然是民主政治,當然就沒有不可以公投的選項,這種浪潮從1970年代起已經推了3、4波,國民黨秉持守舊心態,情勢只會更加嚴峻。

制憲有可能取代修憲

話說回來,修憲是不是騙局?因為在2005年第7次修憲後,不只在國會的門檻調高,公民複決的門檻是全體公民的半數以上。以目前台灣「公民數」約1800萬人,不論投票率高低,都至少要有900萬人投下贊成票。2016年總統大選,蔡英文獲得689萬票、朱立倫381萬票、宋楚瑜157萬票,若是修憲綁大選,投票數可以達到門檻,但必須是藍、綠選民都共同支持才能過關,有人說這是不可能的任務,談修憲只是騙術。

2004年「國親合」在「公投綁大選」吃了虧,敗給陳水扁,2008年阿扁又如法炮製,來個「入聯公投」,國民黨這次學乖,推出「返聯公投」因應,但是卻反動員,結果「返聯公投」投票率僅35.7%,「入聯公投」投票率35.8%,雖然2項公投的同意票都在87%以上,結果卻是被否決。

基本上,修憲高門檻不是不可能達成,但是國民黨有這麼多顧慮,即使不可為,也會找些藉口來推託,重演入聯、返聯公投的反動員;只是,12年來修憲沒有一次成功,或許將提供「制憲派」一個機會,特別是「天然獨」世代的來臨,制憲或許將會取代修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