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聲音被毆學生第一手告白:甩棍不是敲一棍 而是不停的敲下來....


張耿維的左手為了擋打在頭上的甩棍,因而骨折,必須開刀。(攝影/李佳穎)

­9月24日下午4點30分,一場原本要在台大舉辦「中國新歌聲」活動,雖然在主持人宣布:「依校方要求,因為維安結束今天的演出」,但是「中國新歌聲」在台灣引發的風波並沒有因此落幕。

這一場風波,反而在台大體育館外蔓延開來——參與活動者被中華統促黨人士胡大剛毆打,警察超過40分鐘才到來,被毆打者之一的台大歷史系學生張耿維後腦勺被攻擊,左手也骨折。張耿維在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表示,經過這次暴力事件,政府應該思考,這種破壞民主自由秩序的政黨還應該存在嗎?

924傍晚在台大體育館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白狼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誰能夠忍受自己的老媽媽被這樣罵,要我喔,你這樣罵我媽媽,我不是打你耶,我會殺你耶!」很多人都質疑張耿維挑釁罵人,「我有沒有挑釁別人,我真的沒有,也沒有進行人身攻擊,」張耿維說。他表示,現場多多少少會有大小聲,頂多就是互相叫囂,他有大聲叫對方「閉嘴」,並大聲地說:「來比大聲啊。」

比大聲不是攻擊的重點,張耿維當天下午參加在台大田徑場外的活動時,因為舉著一張很大張的習近平照片在現場,統促黨可能覺得張在嘲諷,記住張的臉,當時雖然現場很多人,但張耿維很快就被認出來了。

在主辦單位宣布活動結束之後,張耿維走到體育館外要去抽菸,聽到爭執聲就走近看看,他看到李柏璋臉已經被打腫了、眼睛紅紅的,而另一方的統促黨成員楊紹瑞也已經受傷,「所以我就去勸架,希望衝突不要再升溫,大家也說好要等警察來。」張耿維說。

本來現場氣氛已經有緩和下來的趨勢,但張耿維突然就被攻擊了。「胡大剛不只是敲一棍而已,而是一直敲下來,我用左手去擋,所以我的手之所以會受傷是因為我用手去擋才會骨折。」張耿維回憶。

張耿維很驚訝,這一些人連甩棍這種事情都可以說謊。因為從網路上的影片可以很清楚看到,這甩棍根本就是直接從胡大剛的口袋拿出來的,況且甩棍是管制性用品,也不是一個輕易拿起來就會使用的東西,「但他是拿出來就直接打了,不可能是撿到的,不要鬧了。」張耿維說。

張耿維表示,警察太久才來,他們幾乎快撐不下去的,當場他心裡也在想:「先是看到甩棍和球棒,不知道再繼續拉扯下去,對方會拿出什麼武器。」

對於張瑋曾在受訪時提到自己被尾隨,這一點張耿維也提出澄清,他表示,並沒有尾隨,因為對方幾乎是「殺人未遂的現行犯」,所以對方每攔一輛計程車,就會有人去記錄車牌和逃逸的工具,對方每次看到有人記錄,就把門關上,而就在對方離開2分鐘之後,很神奇的,久久不來的警察就到了。

台大神邏輯:不准足球隊射門但商業活動可以破壞運動場草皮

台大的運動場地使用申請已經是萬年問題,張耿維以前打系羽、系壘,經常遇到學校只要將體育館或田徑場借出去,就把原本已經申請好的系隊趕走,在這件事情上張耿維承認已經累積很多情緒,而他也知道有很多學生也早就「肚爛」到爆。

其實,台大田徑場之前為了全大運,曾經封閉一段時間來修復、重整,當時學生就已無法使用,不過當時爭議還小,畢竟是為了比賽、為了讓場地更好,但這次是在開學第二個星期臨時公告,還破壞場地,讓很多堂體育課都不能使用。

張耿維還請《信傳媒》記者,一定要把足球場遇到的問題寫進去。

他表示,以前學校還曾經發生過緊鄰田徑場旁的足球場禁止晚上的時段射門,原因是踢球可能會不小心傷害到使用田徑場的人,對於這個理由,學生曾經提出要安裝照明設備、護欄,結果學校以影響景觀為由退回。

不過這次的事件中可以發現,廠商在租借的第三天就違約破壞場地、結束要拆卸舞台時還把車子停進去壓壞草皮,只准中國新聲音壓草皮、不准足球隊射門,其實大家都累積了各種怨氣。

對於外界質疑,學生一開始的動機如果是場地問題,那為什麼又要舉著習近平的照片進去?張耿維解釋,抗議行動是有一個標的的,要對著目標出手,例如抗議政府砍七天假,會訴求政府、財團,也可能去諷刺。

張耿維表示,這件事情除了學校場地被破壞,往上溯及就是「中國新歌聲」這個活動,那就是要去訴求「中國」這件事情,所以他才舉著習近平的照片到現場,不僅有媒體「效」果,也有「笑」果。「這是我的言論自由,我抗議、表達意見的手段,並沒有進行任何歧視或人身攻擊,在言論自由的保障內表達意見,都應該要可以被接受。」張耿維說。

張耿維認為,這件事情不是用統獨、校園議題這樣來二分,用二分法,只是想要貼一個標籤,然後再去打這個標籤。有人說政治不要進入校園,但事實上政治就是在校園,只是平常被隱藏在看似正當的程序下操作,而經過這次事件被揭露出來了。

「沒有明確的證據說文化局有強迫,但是北市府難道沒有居中協調嗎?不然如果要一個舞台就去借大安森林公園就好了。不要政治介入校園,不是傻了就是壞了,政治一直在校園。」張耿維再次強調。

柯文哲向張耿維保證,一定會嚴格處理暴力行為

對於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受訪時曾提過「覺得台北市處理得很好」,張耿維表示,當天6點以前的狀況很莫名其妙,警察40分鐘都沒有來,以前他參與社會運動、在街頭抗議的時候,3分鐘以內警察就會來了,還可能帶著警棍。這次過了40分鐘,打人的都走了才跑來。他表示,在他的印象中,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國道收費員抗議被毆打、反年金改革、反課綱都可以看到這一群打人的人的身影。

「我可以感覺到他們是有組織性、計畫性的在進行暴力活動。這些針對我的攻擊是鎖定立場相異的人,但可以因為立場不同就攻擊、打人嗎?」張耿維說。

在25日晚上,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醫院有當面做出承諾,柯市長親口跟張耿維保證會嚴格處理這些暴力行為,之後他也看到檢警都有在動作,包括搜集通聯紀錄、金錢來源、流向等,這部分張耿維是相信柯文哲的。但張耿維也呼籲內政部長葉俊榮,應該要去思考是否這些透過暴力、破壞台灣民主自由與憲政秩序的政黨是否應當存在,並不是因為台灣有民主自由就可以讓人恣意妄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