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添丁和好官府,你選哪一個?


朱敬一在WTO當大使,卻一直隔海談稅改,連國民黨立委也跟著起舞變成左派政黨了。(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最近朱院士人在天邊,卻關心台灣的稅改,其實我們比較想聽的是朱院士在日內瓦風景優美的地方,聽著古典音樂,一面吃著包子,到底替台灣在 WTO 爭取了什麼有利的貿易關稅,同樣都是稅,哪個稅對台灣比較重要?國內課台灣人民的稅,還是其他貿易國課台灣的稅比較重要。我只能說朱院士的工作可能真的很閒,才有時間來討論國內這幾位大老的稅。

對國內的企業與老百性減稅,當然是好事,要不然你加稅看看,這個道理走不通,就走不同的道路,就是這麼簡單不是嗎?

張忠謀諫言:5+2不要做

股利盈餘要不要減稅?當然要,不然投資人哪來的錢再投資?投資人為什麼叫做投資人?因爲他的工作就是用錢賺錢,就像工人用他的工時賺錢。有一天工人做工做久了,存一點錢,去投資,他也是投資人,既使他只是投資很少的錢,他也是想用錢賺錢。因此投資人這個行業,只是一個行業,沒有什麼特別。

那做投資的重點是什麼?好的投資人就是會做風險計算與控制的人,小至買一張大家樂彩券,大至買鴻海的股票,對於風險的計算與管理都是一樣的,你政府那麼會課我的稅,我也會算的,你以爲我傻的嗎?今天很多會讀書的人,就是以爲沒讀書的人沒知識,要替我們做決定。

你以爲我不會做投資,就課我的稅,去做5+2的創新投資,兩年後我倒是很想看你能賺多少錢!就張忠謀董事長說的,你政府把基礎建設做好,5+2不要做,因為老百姓會做得比你好。為什麼會這樣說?因爲風險管理,政府花的是我的錢,我花的也是我自己的錢,同樣是我的錢,可是你不會做風險管理,有誰花別人的錢會管理的?

拿楚國的劍來斬齊國人的頭?

如果政府不會管理我的錢,朱院士爲什麼要搶我的錢去給政府,為什麼不讓我自己用我的錢去買張忠謀董事長、郭台銘董事長的股票?嘿嘿,我猜可能朱院士也會買台積電和鴻海的股票,兩位董事長的公司管理得很好,股利很高,可是朱院士要課我很多稅,我不會很高興,只好去香港買中國公司的股票。

說真的,朱院士拿張董事長、郭董事長的錢來說自己的道理,拿楚國的劍來斬齊國人的頭,其實很不厚道,你要不要拿院士大使的薪水來說一下?

可是最讓人感到奇怪的還不是朱院士的言論,而是國民黨的立委也跟著起舞。什麼時候國民黨也變成左派了?台灣最讓人昏倒的是,左派的政黨可以隨時變成右派的,而右派的也可以隨時變成左派的,本來從這個階級騙到的選票,可以看風向隨時轉過來背叛原本支持你的階級,你說這樣對嗎?

民進黨、國民黨都忽左忽右

本來國民黨是比較保守右派的,民進黨是比較進步左派的,可是兩黨卻都隨時可以忽左忽右,難怪遇到怪醫柯文哲,兩邊政黨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爲他早就說了,「我錯了就改」,你可以變得比他快嗎?你連認錯都不敢啊!

如果減稅是對有錢人有利,你國民黨本來是有錢人的政黨,現在卻拿香跟拜是什麼道理?社會演進本來就是保守與進步交替前進。如果一下子兩黨都偏左,一下子兩邊都偏右,那這是什麼樣的社會?其實這次稅改反映的就是這樣的迷惘。

這迷惘背後隱藏的問題是什麼?大家都知道是經濟問題。經濟不好,怎麼會高興,不高興,民調怎麼會高?如果想要民調高,就要讓老百姓高興,要讓老百姓高興就要讓經濟好起來,這樣的道理是不是很簡單?政府課多一點的稅,會不會讓老百姓高興、讓經濟好起來?是朱院士比較會讓經濟好起來,還是郭董事長、張董事長比較厲害?我是相信董事長多於院士,要不然你拿個諾貝爾獎給我們大家快樂一下。

有錢才有膽,有膽才有機會成功

為什麼課稅不能太高,因爲投資人要用錢賺錢,這樣資本市場才會活絡,創新公司才能拿到錢,有錢才有膽,有膽才敢失敗、才能從容,不只「從容就義」,更要「從容就利」,這樣才有機會成功。

台灣現在最大問題是無膽,朱院士你是已經上岸的人,你可以懂嗎?你講的道理都對,可是無法解決台灣經濟投資意願不強的問題,既然你用幾位董事長當例子,你要不要聽聽他們的道理?

資本稅是建立在經濟階級的差異上,現在的問題不只是經濟階級的問題,而是貧富不均,但劫富不足以濟貧啊。

廖添丁和好官好政府,你選那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