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維加斯大屠殺後 美國槍枝管制爭議依舊無解


在拉斯維加斯曼德勒海灣酒店旁發生的槍擊事件,已造成至少59人死亡。(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美國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在賭城發生的事情,就讓它留在賭城吧。(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 in Vegas.)

然而對於那些在2017年10月2日晚上參加在拉斯維加斯(Las Vegas)舉辦的91號公路豐收節音樂會(Route 91 Harvest concert)的2萬多名群眾來說,這一晚發生的事情,恐怕將會成為他們心中永遠無法抹滅的一場惡夢。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在這天的音樂會即將進入最後尾聲之際,從舉辦音樂會的露天場地旁的曼德勒海灣酒店(Mandalay Bay Hotel)上方開始傳出持續性的槍響,當長達數分鐘的自動步槍射擊聲,夾雜現場群眾的尖叫聲與哭喊聲,好不容易隨著兇嫌的自盡而轉趨沉寂時,現場只遺留下了難以計數的屍體與大批等待救援的受傷民眾,以及每一個人心中不解的疑問:「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截至最新的統計,這場發生在賭城的大屠殺,總共已造成至少59人死亡,以及525人受傷,成為美國歷史上死傷最慘重的槍擊事件。

根據警方調查,兇嫌是一名64歲的退休會計師,是內華達州當地的居民,生前沒有任何的犯罪紀錄,沒有精神疾病的病史,與國內外的武裝團體或恐怖組織也沒有任何的聯繫,不過警方卻在他行兇的酒店房間中找到16把槍枝,並且還在他家中搜出另外的18把槍枝以及數千發彈藥。

於是,這起事件很自然地再度在美國社會與政壇引發那一項爭論已久的議題:美國是否有必要制定更嚴格的槍枝管制措施?

涇渭分明的立場與態度

不過就和過去每一次在談論到這項議題時一樣,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國會議員照舊在事後展現出涇渭分明的立場與態度,民主黨議員大聲疾呼應該要立法做出改變,而共和黨議員則是堅持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合法擁槍的權利,而這也讓美國的槍枝氾濫問題似乎在可預見的未來還是看不到解決的曙光。

在拉斯維加斯大屠殺發生後的隔日,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相繼對事件表達哀悼之意,並呼籲全體國會議員與全國人民一起為死傷民眾及其家屬進行禱告,不過除此之外,他們顯然不願進一步觸及有關槍枝管制的問題。

在另一方面,民主黨籍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則是在自己的推特帳戶上批評,當這一個星期將有更多父母必須親手埋葬他們的子女,並且有更多小孩將被迫在無父無母的環境中長大的時候,光是思考與禱告顯然並不足以解決當前的問題。

民主黨籍的康乃狄克州參議員墨菲(Chris Murphy)也表示,如今已是美國國會應該要起身採取行動的時刻,接下來他打算要在國會中推動一項針對槍枝購買者的背景實施更嚴格審查的立法。

2012年康乃狄克州山迪胡克小學槍擊案

然而墨菲的提案其實並非沒有前例可循,早在2012年康乃狄克州發生山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槍擊案,並造成20名學童與6名成人死亡之後,美國國會便曾經針對是否要實施更嚴格的槍枝管制一事進行過激烈的辯論,不過當時的立法行動在共和黨議員以及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等利益團體的強力杯葛下,最終還是在2013年宣告失敗落幕。

在上個月接受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專訪,並談到如何降低美國槍枝暴力事件的問題時,眾議院議長萊恩表示,過去所發生的許多槍擊事件,往往都是由那些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所犯下,因此國會將會確保政府有足夠的預算來處理這些精神疾病的問題。

「但如果你是談到由共和黨掌握的國會是否會侵害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人民的權利,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萊恩緊接著強調。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

在1791年制定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條文是這麼說的:為了確保各州的自由,受到良好規範的民兵乃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因此人民持有並攜帶武器的權力不可受到侵犯。

事實上,當初美國的開國元勳之所以會訂出這樣的條文內容,有其當時的歷史背景因素存在,由於美國實際上是在經歷與英國政府之間的獨立戰爭後才得以建立,加上在早期的美國邦聯制度下,州政府其實並不是很喜歡受到聯邦政府太多的管轄,於是便形成了一種認為聯邦政府不能絕對信任的理念,因此為了要讓人民在面對政府迫害時能夠擁有自衛的能力,才會在憲法中明令保障人民的擁槍權利。

不過隨著如今美國國內槍枝氾濫的問題日益嚴重,持續不斷發生的重大槍擊事件一再考驗著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合理性與適用性,也讓越來越多人開始思考是否真的有必要繼續死守著這條古老的條文。

在10月2日當晚也有上台演出的樂團Josh Abbott Band的主吉他手Caleb Keeter,事後便在自己的推特帳戶上寫道:「我終其一生都是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堅定支持者。直到發生了昨晚的事情,我實在無以表達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