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陽剛味! 至今只出三位女將軍 瑞典徵兵不分男女


改變軍隊等同於培養與展現男性陽剛氣質場域的文化,才能促成真正的平等。(圖片來源/全球中央提供)

­明年起,瑞典將恢復暫停七年的徵兵制,不分男女,每年徵召4,000名青年入伍。此外,為吸引更多女性人才,國防部也祭出更多宣傳手法,改變民眾對從軍等於男性工作的傳統認知。

女性在瑞典軍隊僅占少數, 至今只出現過三位女將領,但近來瑞典國防部力圖透過量變與質變,促進軍中性別平等。明年起,瑞典將恢復暫停七年的徵兵制,不分男女,每年徵召4,000名青年入伍,預計女性在軍中所占比例將由目前的13%上看至30%。

至今只出三位女將軍,重啟徵兵吸納女性人才

此外,為吸引更多女性人才, 國防部祭出更多宣傳手法,改變民眾對從軍等於男性工作的傳統認知。然而,也許改變軍隊等同於培養與展現男性陽剛氣質場域的文化,才能促成真正的平等。 

目前瑞典的三位女將領皆出身空軍。其中一位是現年56歲的蓮娜.霍茵(Lena Hallin),她於1980年間分別在烏普蘭以及斯堪斯卡的空軍聯隊服役;後來擔任耶姆特蘭空軍聯隊司令; 2011年至2013年間擔任駐倫敦武官。

擁有豐富閱歷的霍茵2013年獲得准將頭銜,並被任命為通訊與指揮系統總司令。霍茵有著幸福的婚姻以及三名小孩,去年赴英國進修國際軍事策略。她的繼任者安娜.艾瑞克森(Anna Eriksson)同樣也是女性,擁有豐富高階管理經驗,也獲得准將頭銜。

瑞典女性在軍中仍被侷限在被認為是比較陰柔的工作,如炊事和作戰策畫等,更別說爭取軍中的領導地位,這是一條漫漫長路。以空軍為例,女性自1980年才被允許加入空軍;再過九年才被允許加入防空戰鬥行列。直到1991年,瑞典才出現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的戰鬥機女機師安娜.黛漢(Anna Dellham)。

女軍官用實力說話,贏得男性同袍敬重

雖然女性將領皆出身空軍, 但海軍及陸軍皆有非常優秀的女軍官。筆者很幸運訪問到一位曾於瑞典海軍潛水艇擔任軍官的安雅.卡林(Anja Kalin)。安雅現年47歲,擔任大學講師, 育有兩名可愛的孩子。

瑞典在1990年實行不分男女的徵兵制,她是當時第一批、也是極少數被徵召入伍的女兵, 徵召過程非常不容易,通過層層的體能和心理測試,最後才如願以償進入她的第一志願─海軍潛水艇服務。

當筆者問她:「為何選擇海軍?」她笑著回答:「我很喜歡大海,在海上工作是我的夢想。」當年20歲的她,花了兩年完成基礎訓練,之後到專業軍事學校受訓成為軍官。1994年到2000年間,大部分生活皆在潛水艇裡度過。每次任務所需時間約兩到三週,之後返家兩週,再返回潛水艇出任務。這樣的生活持續到安雅30歲,她決心從軍中退伍,轉換人生跑道, 去圓另外一個夢,之後到大學學習設計、擔任設計師以及成家生子。

安雅辦公室前掛著兩幅她曾服役的海軍潛水艇照片,進入辦公室,很快就被她豪爽的笑聲所感染。筆者問她:「軍中對男女的體能要求都一樣嗎?妳感受到壓力嗎?」安雅說:「原本不一樣,但到了我這年代,男女的標準是一樣的。我並未感到壓力,因為軍中的男性並不是個個都勇猛強壯,也有體能比我弱的男性。」

安雅描述在潛水艇的生活, 每艘潛水艇裡約有20到28人, 這是一個狹小的生活空間,大家生活非常緊密、感情非常好。筆者問:「那麼妳和這些男性生活在一起有任何不便嗎?他們都尊重妳這位女長官嗎?」安雅說:「因為空間狹小,衛浴只有一間,大家輪流使用,並沒有任何問題。一開始,性別的確是個焦點,大家會緊盯著我女性的身分,但一起工作一陣子後,性別不再是焦點,大家一起合作, 不分性別。」

筆者問:「在軍中擔任女軍官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妳如何克服?」安雅認為,女軍官必須要更努力工作,用自身實力和態度證明女性也可以不輸給男性,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這樣才能贏得大家信任。安雅所展現的氣度和態度,令筆者非常敬佩, 在海上生活近十載的歲月裡, 她巾幗不讓鬚眉的精神,克服了性別之間的不平等,更贏得了男性同袍的敬重。

軍隊打破性別窠臼,去除從軍「陽剛味」

安雅的經歷是美好的,但與其他工作相較,女性在軍隊裡遭遇性騷擾的問題似乎更加嚴重。瑞典SVT電視台2015年引用1999年的調查揭露,95%女軍人曾被性騷擾,內容包括男性主導的軍隊語言、和性有關的髒話、以及在共同生活場域中的色情刊物。

這十幾年來,軍隊致力於性別平等,軍人皆須參加性別平等教育課程。哥特堡大學去年出版的調查顯示,2 013年至2015年間,有27%女軍人曾被性騷擾,換言之,每四位女軍人至少就有一人曾被性騷擾,而曾被性騷擾的男軍人為4%。這數據雖較1990年代有顯著下降,但仍有許多待改善的地方。

女性該不該當兵?女性當兵後是不是只能從事「陰柔的工作」,無法從事戰鬥職?許多人將之歸咎於女性的「先天限制」,女性主義者彼此間亦有不同的論辯,到底是強調與男人的「平等」或承認「差異」。然而, 女性當兵真正的問題也許是: 為何軍隊等同於展現或培養男性陽剛氣質的場域? 

瑞典國防大學教授羅伯特. 艾格奈爾(Robert Egnell)指出,「過去人們常常認為從軍有助於男孩成為男人,這是基於從軍等於培養男性氣概的刻板印象。未來將從改變國防部的內部文化開始,努力去除這種大眾印象。」增加女性從軍比例僅能達成表面上的平等,真正的平等也許需透過內在文化的質變才能達成。

原文作者為黃齡儀,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欲看更多精彩文章請至:https://goo.gl/KgPFq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