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台日差異!從東京開始的甜點師追夢旅程


為了成為甜點師,就算要遠赴他鄉也沒在怕,有夢就追!(圖片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開學第一天,看著離學校愈來愈近,是期待,也是不安。

我邊走邊想說,該不會等一下校長就會穿著仙女裝在門口跟我們打招呼吧!當然,現實總是事與願違,老師們收起見學時露出的陽光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嚴肅,彷彿感受到「威——武——」的氣息。

學校嚴格要求每位在校生的禮儀,必須在每天一到校先前往辦公室,在門口向所有老師們請安,並且鞠躬行禮。對於身為台灣人的我,怎麼樣都覺得彆扭而無法習慣。日本人真的是全世界最愛鞠躬的一個國家,即使眼睛看的地方不對,就算是鞠了最高敬意九十度的躬,也是失禮的!

世界上最嚴格的教育就在日本

學校嚴格要求每一位同學的髮色得是正黑色。對於這輩子沒染過髮的我來說,剛開始很無感,還安穩的坐在位子上等老師檢查。誰知道上天竟然還要磨練我,因為我沒有通過髮色的檢查。

我馬上告訴老師,我沒有染過頭髮,但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完全無法接受。我的純天然髮色頭一次使我陷入了苦難。我為自己找了十足的不染髮理由,想再一次挑戰看看日本老師的權威。

「劉同學,你為什麼沒有把頭髮染黑?我不是跟你說過了!」班導嚴肅的從遠方衝過來對著我說。

「老…老師,我真的沒染過頭髮,這是天然的髮色。」我邊說邊帶著害怕的神情。

「你明天如果再這樣來,就不准進教室上課!」班導回話。

「好…我知道了……」最終我還是屈服於老師的權威下。

日本人對於「遵守規定」這件事,有著非常神奇的堅持。雖然我也認為遵守規定是維持學校安定的好方法,但是過度反應,有時候真讓人覺得壓迫與焦躁。

就這樣,我在回家的路上買了生平第一罐染髮劑,而且還是把頭髮染黑……

隔天,班導總算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對我說:「嗯…很好!」

就這樣,我終於可以安心的進教室上課了。

與日本同學相處的方法

大部分台灣人對日本有很多好印象,日本人禮貌、友善,不管女生、男生總是白白淨淨,衣著有品味,百貨公司的女店員甜美可愛,男店員帥氣幽默,讓人無法不喜歡上日本這個民族。

我相信很多人到日本念書時都會說:「我不想和同國人相處在一起,不然到日本就沒意義了。」跟我同校的外國人也都抱持一樣的想法,期望在都是日本人的環境下可以更深入日本文化,也可以多練習日文。但是在學校,我看過好多外國人努力想親近日本同學,雖然日本同學基於禮貌一開始會親切回應,但時間久了,也許是與外國人溝通困難或是文化差異的關係,漸漸的,某些不會察言觀色的外國人就會慢慢被忽略,孤獨的走在一大群日本人身後,最後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無助。

我想文化差異是造成這種現象的最大主因,畢竟任何一個國家都有讓人喜歡的地方和讓人不適應的地方。外國人往往到最後累了、習慣了、漸漸無所謂了,並開始對日本人的冷漠感到心寒。

我一開始也曾試圖與日本同學拉近距離,但我發現,除了語言的隔閡之外,還有一層無形的薄膜,那就是「禮貌」這個東西。你永遠不會知道一個對你面帶微笑的日本人心裡真正在想什麼,還有在他們禮貌周到的話語中,到底有多少弦外之音。雖然我覺得禮貌是日本人的優點,但是在日本待得愈久,愈發現那其實也是人與人之間最深的鴻溝。

禮貌、和平、不喜歡衝突的民族

不給別人添麻煩、體諒他人,這是日本人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準則,所以不要說他們虛偽,我覺得他們只是講求和平也不喜歡衝突,所以一不小心就口是心非!因此,當日本人都奉行這樣高尚的行儀時,想當然他們也會希望外國人這麼做。

我常常觀察日本同學之間的相處。他們禮貌、守規矩且互助合作。在我眼中還是像孩子般的他們,每個人都像受了極良好的教育,也因為互相尊重禮讓,基本上班上永遠可以維持良好氣氛。

一早與同學見面要說「早安」;穿過別人前面要說「不好意思」;按開了快關上的電梯門要說「對不起」;請同學幫忙要說「麻煩你了」;進入辦公室要說「失禮了」;下課前要對老師說「謝謝」、要對同學說「辛苦了」。不管是真心還是從小培養出的習慣,這種對禮貌要求的精神,不得不讓我對他們豎起大拇指。

而我也在耳濡目染之下,漸漸的把「謝謝」、「不好意思」、「麻煩你了」「辛苦了」這些日本人的慣用句當口頭禪,變得和日本人一樣愛鞠躬。就在我將自己的個性也包裝成一個日本人之後,我發現身邊的日本人竟然開始主動靠近我…

當然很多人還是會說,在日本總是無法交到日本的好朋友,但我想說的是,也許不是日本人不和你當好朋友,也許是日本人對朋友的定義和我們不太一樣。在台灣,我們可能可以認識一天就變成朋友,但日本人所謂的朋友,是需要多年的交情才能到達好友的程度。

回台後,誤打誤撞找到命中注定的工作

相較於在甜點店工作、在網路販售甜點或是在市集擺攤,我的耐心與堅持的個性似乎更適合當一位老師。於是,我決定轉向教學這條路。我在人力銀行查詢到的第一個徵才訊息,就是剛進駐台灣不久的日本烘焙教室ABC Cooking Studio,那也是我唯一投下的履歷。

雖然已經經歷過很多次面試,應該一點都不緊張才對,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兩階段面試可是讓我三魂七魄都飛走一半,或許是因為我抱著非錄取不可的心情吧!

面試當天,我依舊是穿著全套西裝到了面試會場。

「自我介紹一下。」面試官說。

「我叫劉偉苓,畢業於…」早已熟到不行的自我介紹,我可以一邊放空一邊流暢的說出來。

「咦?你去過日本三年,日文不錯吧?」面試官說。

「沒…沒有很厲害,是生活上可以溝通的程度而已。」我回答。

「好,現在開始講日文吧!」面試官微笑著說。

「蛤?!粒供蝦米?我剛剛是說生活上的溝通耶!」我內心衝出的話,又有誰聽得到呢?

我只好用笑僵的臉回答:「喔…好……好啊……」

說真的,就算會說日文,也不代表不準備就可以把面試要說的話直譯出來,我真的不是日文系畢業也不是翻譯人員啊!

就在講了日文之後,我整個精疲力盡。這一場面試讓我感覺似乎長達二十年之久。

經過第一場由經理與人資的面試之後,接著還有董事長與副理的面試。這過程像是好不容易穿越荊棘密布的森林,又要爬上險峻的高山。好險,最後終於登上頂峰。我收到錄取通知了!真的是一場硬戰……

很多人問我:「你怎麼會走向教學呢?你不是要做甜點師嗎?」我想,「甜點師」與「甜點老師」其實只是一線之隔。「甜點師」是用精湛的手藝做出一個個美味甜點,滿足你的心靈;而「甜點老師」是用耐心與愛心,「教你」做出一個個美味的甜點,一樣能滿足你的心靈。作為一位甜點老師,為了給學生最好最新的技術與知識,我也必須不斷進修與練習,這對我來說,是一條更適合我的路程。

說到底,「甜點師」與「甜點老師」的最終目標都是要做出好吃的甜點,不過「甜點老師」又比「甜點師」多了一項任務,那就是老師要把所知道的技術和知識完整的傳授給學生,並且帶給學生滿足與幸福感,這就是每一位「甜點老師」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