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10位新娘就有2人穿他們家的婚紗 世界第一婚紗集團在台灣!


新名企業目前平均每年推出2千款新款、生產約60萬件婚紗,全球市占率高達16至18%,是現在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婚紗廠。(攝影/蕭芃凱)

頭上戴著鑲滿碎鑽的頭紗,身著落肩的水晶珠繡搭配合身剪裁群身,緩緩走向紅毯彼端那即將陪伴著妳一生的人。穿上一件白色婚紗走紅毯,是許多女人一生中最期待的時刻,但你知道嗎?這一襲象徵著愛情、象徵著幸福的婚紗,竟然絕大多數出自台灣的新名企業。

全球最大婚紗集團,竟然隱身在台灣的新北市

推開新北市新莊一間毫不起眼的商辦大樓內的辦公室大門,只見師傅們正專心打版,再往裡邊走去一些,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件件閃耀著低調光芒的婚紗。不論是一字領、桃心領,還是宛如公主的網紗膨裙、合身性感的蕾絲魚尾裙,琳瑯滿目的婚紗樣式讓女人為之瘋狂,新名企業董事長黃文仁在一旁,像是正在摸著最珍貴的寶貝一樣,忍不住發出讚嘆,「真得很美吧!」

身著吊嘎、Polo衫和休閒長褲的黃文仁,一再露出憨厚的笑容,外型相當樸實的他,實在很難讓人跟時尚婚紗產業做出連結。不過,創業已經28年的新名企業,目前平均一年推出2千款新款、生產約60萬件婚紗,全球市占率高達16至18%。換句話說,全世界平均每10位新娘,就有近2人是披著新名一針一線手工打造的婚紗,完成人生大事。

堪稱正港台灣「隱形冠軍」的新名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的婚紗集團,在海外已有十多間工廠,連全美最大的平價婚紗連鎖品牌David’s Bridal、到西班牙的頂級皇家婚紗品牌Pronovias,通通都是新名的主要客戶。

事實上,要打造如此規模的婚紗王國,「勇敢冒險,才有機會成功」這句話肯定是黃文仁的最佳寫照。1955年次的他,出身於務農家庭,家境非常地貧困,他回憶起小時侯家裡因為沒有錢買鞋,都只能光著腳丫走四十分鐘的路程去上學,當踩在芒草路上那如針刺般的痛,至今仍然都能感受得到。

創業第十二次才成功,敢拼、敢冒險是關鍵

也因為成長過程都被窮困鞭策著,黃文仁很小就立定要擺脫貧窮,而「出國看看」成了他當時改變命運的最佳選擇。骨子裡流著和外表截然不同的冒險因子,黃文仁決定就讀中國海專(現為台北海洋技術學院),並在畢業後開啟了遠洋貨運的海上人生。

但俗話說「行船跑馬三分鐘」,每當黃文仁要去跑船時,他的母親總是哭哭啼啼反對,叫他不要再去了,因緣際會之下,一名朋友引薦他到西北航空任職,他遂而轉換跑道,一做就是7年,而在西北航空貨運部的這段時間,讓他全盤了解到出口業的遊戲規則,成為奠定日後他從事貿易的基石。

雖然黃文仁在西北的表現相當突出,收入也不錯,但他眼見大公司對學歷不佳的他來說,並沒有很好的升遷機會,因此他開始決心要創業當貿易商,但創業並不如想像容易,黃文仁回憶起過去的辛苦表示,「我當時嘗試過開很多公司,也賣過運動器材、電子琴、髮飾品,前前後後總共失敗了十一次!」

「國父總共也才失敗十次,但我卻到第十二次才成功,」黃文仁自我調侃。直到一次他嘗試做新娘禮服,並把手上的婚紗樣品照片,寄給美國客戶,沒想到客戶竟然非常滿意,還很快地下訂25件,這讓失敗多次的黃文仁趕緊抓住難得機會,並創立新名企業,訂單開始蜂湧而至。

每件婚紗都是一個女孩的夢,任何細節都不能忽視

黃文仁個性務實,也勇於衝撞,才能在最後抓緊機會成就世界第一的婚紗廠。(攝影/蕭芃凱)

雖然確定了事業方向,但這二十餘年中,新名也曾經經歷過不少危機。1990年代,台灣的婚紗產業發展到達巔峰,當時全台大約有四十家左右的婚紗廠,然而這是勞力密集的產業,面臨對岸勞力便宜,台灣廠逐漸失去報價優勢,不少廠商都選擇外移,黃文仁也不例外,他當機立斷到中國設廠,接著廠房還逐步擴及其他國家到越南、緬甸、斯里蘭卡,甚至英國也有零售店。

不過,飲水思源的黃文仁,一直惦記著台灣的老員工們一同打拼的歲月,即使海外廠都已經能夠獨立作業,甚至規模、設計、產線都較台灣更為完整,他仍然沒有將台灣廠關閉,而是仍以台灣為事業的管理總部,成為目前全台唯五家婚紗廠的其中一家。

黃文仁有著台灣中小企業家務實的個性,但早年在外商公司任職的他,也深受外國企業重視創新的影響。如今新名即使已經是世界第一,但內部仍無時無刻不在調整管理模式和製程,像是採購、生產、產檢、包裝做到一條龍的方式,讓客戶不用擔心有色差問題,「創新」的標語也布滿了整間辦公室。

「我們做的每一件婚紗都代表著一場婚禮,把每一件婚紗做得完美,是我們的義務和責任,」黃文仁感性地說。盡心盡力完成每個女孩的夢,成為打造一個婚紗王國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