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燦府會關係緊張? 客家事務局長蔣絜安被驅逐出場!


桃園市客家局長蔣絜安(右二)被議員請出議場,這會讓鄭文燦的府會關係緊張嗎?(圖片來源/蔣絜安Facebook)

在棒球場上常見的驅逐出場,這回發生在政治的議場。桃園市議會5日進行質詢時,客家事務局長蔣絜安被國民黨議員林正峰、劉茂群2度請出會場「休息」,他們對於蔣絜安個人風格與客家事務局內員工調動頻繁有所微詞,並認為蔣見面時都不打招呼,儼然高高在上,局內人事不穩定,領導風格有問題。

蔣絜安出場,古梓龍面壁

9月底,國民黨議員黃婉如質詢社會局長古梓龍時,要他「面壁思過」,結果古梓龍真的照做,讓外界感到驚訝。黃婉如指出,內政部北區兒童之家院生安置有雙重標準,桃園籍滿18歲就必須離開自立等,古梓龍回答說,「這個資訊是錯的」,氣得黃婉如要把他趕出去,隨後改口要他面壁思過,等到黃婉如質詢完畢才回到座位。

在蔣絜安被請出議場之後,輪到民進黨議員陳志謀質詢,他說,市長鄭文燦日前才宣示,局處首長備詢時,無需配合民代演出,勉勵蔣絜安「有做事、對良心有交代就好」,「不能隨便被趕出去,要維持市府尊嚴」。

但此話引起議長邱奕勝的關切,因而暫停時間,他表示「議員有權可要求列席官員不得進入議事堂接受質詢」,若議員有越權的情況,主席會做適當修正,並緩頰說「以和為貴」。

蔣絜安則說,尊重議事規則及議員質詢的權利,客家局如果有做不好的地方會虛心檢討改進,希望議員回歸理性問政。客家局剛獲得客委會推動客語發展全國第一名特優殊榮,也向中央爭取多項前瞻建設經費,都帶動桃園客家新氣象及能見度。

鄭文燦面對朝小野大勢必艱困

短短幾天內,就有2位桃園市政府首長「被懲罰」,府會關係頗為緊張。事實上,在古梓龍面壁思過之後,鄭文燦就說,備詢是政務官的責任,但「不必配合演出」,未來遇到不合理要求,應該一律拒絕,以建立府會正確關係。沒想到,蔣絜安還是「配合演出」。

比起其他民進黨的直轄市長,鄭文燦的「處境」是比較坎坷的,雖然取得執政,但是在議會卻是絕對少數,只有19席,國民黨擁有29席;台中市長林佳龍也面臨綠少藍多的情況,不過民進黨有27席,國民黨28席,雙方旗鼓相當。而台南市、高雄市,民進黨或泛綠陣營都占有穩定多數,施政上阻力較小。

台灣的地方議會或鄉鎮代表會,就經常有許多讓人大開眼界的時候,從問候語、質詢內容、肢體動作、道具等,無奇不有,有的人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只是這回發生在人稱「笑彌勒」、「胖周瑜」的鄭文燦市府小內閣,確實讓人起疑,一向與人為善的鄭文燦,與國民黨議員的關係,即將一觸即發了嗎?

桃園府會關係緊張是陰謀論?

府會關係不佳,也不是只有鄭文燦一個案例。早年蘇貞昌任屏東縣長時,府會關係就非常緊繃,選舉時國民黨議員集體反輔選,導致政績不錯的蘇貞昌落選。1994年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府會關係也不佳,國民黨從議長到議員,全面反扁及小市府,結果阿扁連任也挫敗。

蘇貞昌後來擔任台北縣長,府會關係就弄得相當不錯,尋求連任時,還有國民黨議員甚至立委暗助蘇貞昌。前台南縣長陳唐山與議會關係也是很融洽,以前台南縣有山派、海派,後來都被納歸為「唐山派」,從此台南縣由藍轉綠,現在是民進黨最牢不可破的地盤。

鄭文燦的情況比較特殊,而這也與前幾任縣、市長的風格有關。許多藍營議員在朱立倫縣長時代、吳志揚市長時代,還保有一些舊習慣;有些議員認為泛藍奪回桃園指日可待,畢竟這裡「藍大於綠」,因此問政上就展現強悍姿態;有的議員希望藉由與局處長的交鋒,營造市府與議會關係緊張,以打擊鄭文燦連任,各種陰謀論、想像說等,也在地方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