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3個人的時代力量智庫 要讓公務員「長眼」又「長腳」


時代力量智庫成立半年,規模3個人,包含執行長林世煜、副執行長彭盛韶與研究員吳也民。(攝影/蕭芃凱)

­「我們就是智庫。」當《信傳媒》問及時代力量智庫的規模時,副執行長彭盛韶指了指身旁的研究員吳也民,時代力量智庫成立約半年,加上執行長林世煜,3個人,這就是智庫目前的規模。正是因為智庫規模不大,沒辦法像其他國家、政黨、學術單位的智庫一樣,由2到3個人形成一個小組去對特定議題有更多的鑽研,短期來說,智庫期許自己是一個知識管理的平台,初步診斷問題,再與黨團、委員辦公室合作。

從市政議題摸索「敏捷政府」的實踐

彭盛韶具有資訊專業背景,曾經在新北市府、北市府擔任公務員,習於從市政層次去分析問題,包括勞動、社福、資訊等,而吳也民則擅長產業分析,所以在議題設定上,主要是從市政層次切入,以「敏捷政府」為核心概念,去討論研發法人創新、組織彈性化、採購法規限制等議題,並與外部組織串連。

敏捷政府是什麼?敏捷政府有別於從搖籃到墳墓都積極介入、管制的「大政府」,也不是只將政府權力侷限在保護人民、制止暴力的「小政府」,而是在中央與地方、公部門與私部門之間尋找有效的空間。吳也民表示,「左派」、「右派」、「大政府」、「小政府」這些標籤在當今社會中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反而是從交易成本來判斷,哪些應該由政府來做,這條邊界的移動應該要是敏捷的,可以看到趨勢的變化,適時有所進退。

吳也民舉長照為例,目前傾向是由政府提供長照服務,但他認為若政府與社會能釐清長照究竟是「商品」還是「公共服務」,且有法規建立規範,那麼長照產業不無發展的可能,到時候政府也許就可以退場了。吳也民說,重要的是,他們希望有一個制度,讓政府得以動態發展,這其實與公務改革、組織彈性都有關係,一旦政府角色需要變動的時候,公務員能「長眼」又「長腳」。

吳也民認為,現在已經不能再用左右派、大小政府來思考政府治理,而是要能與民間、私部門合作,尋找出最適合的分工與搭配。(攝影/蕭芃凱)

翻轉治理模式也是「國家正常化」工程

端看時代力量對於「敏捷政府」的想法,似乎與政黨的形象很難連結,時代力量給人什麼樣的印象呢?「國家正常化」是時代力量成立這幾年來重要的倡議與定位,雖然智庫沒有針對國家主權進行進一步的論述與討論,但彭盛韶認為「敏捷政府」是在翻轉由上而下的治理模式,這也是國家正常化的工程之一。彭盛韶說,「我覺得台灣有個很大的問題,是政府所釋放的資源經常被中介組織壟斷,使得末端的市民無感。」

彭盛韶表示,因此,時代力量智庫在政策建議與分析上,把市民、產業的意見拉進來,讓使用者的聲音在前期就被聽到,把程序打開,去中介、去壟斷,讓被中介組織壟斷的資源釋放出來。彭盛韶舉都市計畫為例,目前都市計畫的考量與設計都是以房地產產業為主,而不是有需求的市民,所以時代力量所倡議的,是讓公民參與都市計畫前期,如同目前台北市的模式,不能僅靠官僚、建商、規劃公司的想像來發展。

吳也民指出,時代力量一開始的確是一個關注國家定位的政黨,「只有這樣是不夠的,我們希望與大黨在市政議題上做出區辨,想到的價值是政策參與的模式,把這個價值變成時代力量形象的一部分。」吳也民表示,在以翻轉治理模式為前提的狀況下,公務改革、開放資料都是磚頭,秉持開放透明的精神,一步步去找出務實可行的方式。

從公務員身上找出問題癥結

時代力量智庫在政策的研究分析過程中,經常將公務員當作重要討論對象,這當然與彭盛韶的公務員經歷有關,但也正是過去的經驗。彭盛韶發現研考、主計、稽核如果不鬆綁,有很多事情就無法推展。然而,公務員是政策執行的根本,他們能理解一個政見是否能準確被實踐、達成效果,但在過去政治人物在形塑政見的過程中,缺乏公務員的角色,於是政見擬定出來之後,公務員就去執行,但在業務無限堆疊的壓力之下,很難深度執行。時代力量智庫認為,了解公務員生態,才能誠實的發現問題,找出務實的解答。

以勞動議題來說,智庫並不只是做口號式的倡議,而是從各地方政府勞動局的勞檢員切入。彭盛韶指出,台北市的勞檢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有「陪鑑制度」,不只是勞檢員去勞檢,而是有同業人士陪同,例如檢查醫療機構就會有護士陪同、媒體機構就會有記者陪同,以便於在勞檢時更了解業界生態,而更了解需要蒐集哪些資料。「因為各地方政府治理模式不同,智庫要做的就是把好的案例講出來,形成拔尖的效果,複製典範,希望大家共同升級。」

彭盛韶因過去公務員的背景,在政策研究與分析上,經常從公務員經驗著手,討論實作上的困難。(攝影/蕭芃凱)

市政研究成為2018年選舉彈藥庫?

眾所皆知,2018年的縣市議員選舉對時代力量來說是重要的一役,也為外界所關注。既然智庫的研究是從市政議題切入,那麼研究結果能不能成為選舉時的彈藥庫呢?彭盛韶表示,時代力量在各個議題上的研究成果與原始資料,對外本來就在網路上開放,對內也會把研究問題的背景、數據描述清楚,將資料整理成政策封包,以類似「內部wiki」的機制與各地黨部共享資料,而平時也會投書,與大家分享好的案例。「等到離選舉更近的時候,也有可能召開共識營,幫大家惡補這些地方治理上的環節。」

吳也民補充,這其實就是比較利益上的分工,智庫在台北不一定能了解在地方上的困難,但能提供可行的概念,協助地方黨部在操作上做修改,進行地方工程。吳也民也認為,時代力量因為規模小,組織較為扁平,所以前端第一線執行者的困難,能透過政策流程由下而上反應,以目前智庫的能量及規模來說,雖然無法做到最全面的考量、探討最深的議題,但有散落在各地的在地知識,使得黨內的知識與資源可以互通,比起其他政黨的智庫運作更有效、靈活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