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聯盟季後賽》洋基迷留言:吉拉迪是嘸路用的人


連紐約媒體《紐約郵報》與《約約每日新聞報在頭版與背版都不約而同都用整版來罵吉拉迪。(圖片來源/翻攝紐約報紙)

洋基球迷在「終結者」查普曼(Aroldis Chapman)的IG(instagram)上留說:洋基教頭吉拉迪是「嘸路用」(台語,complete imbecile)的人,並要求洋基季後不與吉拉迪續約,沒想到,查普曼在這則留言按了「喜歡」,這代表,洋基球員也不認同吉拉迪於對印第安人第二戰沒有提出挑戰的決定。

不僅僅洋基迷在社群媒體訐譙吉拉迪(Joe Girardi)於第二戰的離譜調度,就連紐約媒體《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與《約約每日新聞報》(New York Daily News)在頭版與背版(見圖)不約而同都用整版來罵吉拉迪,在第二戰領先五分玩到最後輸球的不滿,洋基在對印第安人五戰三勝的分區系列,原本有機會1-1扳平,最後處於0-2隨時打包回家的淘汰邊緣。

《紐約郵報》先在頭版位置用標題:Say it ain't Joe!(這不是吉拉迪),再於通常是運動頭版的背版用標題:JOE BLOW(吉拉迪搞砸了),來狠狠批評吉拉迪的決定,讓洋基錯失5分領先,並且陷入了0-2落後的絕境。

《約約每日新聞報》沒有將洋基兵敗一事上頭版,在運動頭版的背版同樣全版伺候用標題:REVIEWLESS JOE!(沒有挑戰的吉拉迪),同樣在指責吉拉迪於六局下,對於印第安人代打奇森霍爾(Lonnie Chisenhall)那記擦棒尾的界外球變成觸身球保送上壘,洋基捕手桑奇斯(Gary Sanchez)第一時間還向休息區的教練團傳達了要看重播,並且提出看錄影重播挑戰改判的動作無動於衷,並認為這個決定,將是吉拉迪教練生涯永遠的污點。

吉拉迪白白錯失取得第三個出局結束六局下,洋基原本8-3領先五分,由於沒有挑戰在面對下一棒林多(Francisco Lindor)時,被拉成滿貫砲追成7-8只落後一分,《紐約郵報》甚至在賽後跑去採訪奇森霍爾,奇森霍爾再補一刀地說:

“I’m not the umpire.”(我不是裁判)
“With the amount of challenges we have, it was surprising.” (相較於我們提出這麼多挑戰,洋基沒挑戰讓我很意外)
“On the video, apparently you couldn't tell yes or no. If it would have gotten overturned, I don't know I'm not the umpire.”(看重播,很明顯也無法告訴你是或不是,能不能改判,我也不知,我不是裁判)

面對於那一記是觸身球,還是擦到棒尾的界外球被捕出局,奇森霍爾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也因為這種說法,留給洋基更多想像空間,洋基迷對於第二戰從領先五分,先被林多滿貫砲追成只落後一分,八局下再被布魯斯(Jay Bruce)陽春彈追平,最後於延長13局下被戈梅斯(Yan Gomes)敲出再見安打,洋基怎可忍受原本在天堂最後跌落地獄的不堪呢?

吉拉迪於2008年接下名人堂教頭托瑞(Joe Torre)兵符,洋基於該年季後在自由球員市場砸下5億5000萬美元合約金,帶回了沙巴西亞(CC Sabathia)等外援,一舉在2009年再抱回世界大賽冠軍,洋基在吉拉迪領軍下,2008-2017年共10個球季,交出了910勝710敗成績,並於2010-12年連續三季殺入季後賽,以及2015與今年共七次取得季後賽門票,成績不可說不輝煌,只是,吉拉迪的帶兵風格與投手調度,常常引來子弟兵的不滿。

洋基於2013年10月與吉拉迪續了一張4年1600萬美元合約,這張合約將於本季結束,洋基會不會與吉拉迪續約呢?或是趁著今年再度兵敗結束賓主關係呢?拭目以待。

○後記

如果說,洋基教頭吉拉迪沒有在第二戰六局下提出挑戰應該:切腹自殺,那麼,洋基總經理凱許曼(Brian Cashman)於季中交易,堅持不願意全部吃下大都會外野手布魯斯剩下370萬美元薪水,才讓布魯斯被交易至印第安人,並於前兩戰總共射出兩發全壘打,並打回四分是致勝英雄,凱許曼應該:捏破自己的LP。

季中交易時,洋基與印第安人都表達了對大都會布魯斯的高度興趣,洋基提出的交易籌碼優於印第安人,但是,為何大都會最後選擇印第安人呢?主要在於洋基不願吃下布魯斯最後幾個月薪水,面對節省成本,大都會選擇與印第安人交易。

洋基與紅襪打線很明顯是右打充斥的打線,都很需要左打大砲,這也是洋基在外野人滿為患狀況下願意上桌談交易,從季中交易到第二戰,洋基迷心中有兩個:千金難買早知道,永遠無法忘懷的悔恨。

很巧的是,凱許曼的合約也是今年季後到期,凱許曼+吉拉迪很明顯是命運共同體,這個體制繼續延續,還是拆夥換人?只要洋基季後賽之旅一結束,老闆很快就會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