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台灣與中國之間 苦等10年 吉爾吉斯資安專家終於取得台籍身分證


今年41歲的吉爾吉斯人費爾德已經來台灣16年,講了一口流利的中文,也在台灣落地生根、娶妻生子,卻直到今年8月才正式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攝影/蕭芃凱)

「你們要不要先看看我的身分證!」費爾德一坐下來便興奮地從皮夾拿出這張得來不易的身分證,像是在炫耀著什麼了不得的寶貝一樣。今年6月中,內政部首度宣布五名高專人才通過審查,得以在不必喪失原國籍的前提下,歸化成正港台灣人,取得身分證,而擁有資安專長的費爾德就是其中之一。

想取得台灣籍,連嫁到台灣的陸配都不懂為何他要等這麼久

只是在政府歡天喜地對外宣揚政績,並透露不出一個禮拜,這些高專人才就能取得國籍的當下,費爾德不知又打了多少通電話,跑了多少趟的戶政事務所、移民署,找過多少人幫忙,才終於在今年8月22日取得身分證。這中間《信傳媒》記者為此次採訪等了三個月,但事實上,這完全不算什麼,因為費爾德等這張身分證,已經等了快10年。

為了延攬優秀國際人才,行政院去年10月核定「完善我國留才環境方案」,並在今年3月推出其中一項「歸化國籍之高級專業人才認定標準」,只要被認定屬於科技、經濟、教育、文化藝術、體育,與民主、人權、宗教等領域的高級專業人才,在台灣居留滿五年,就可以申請歸化中國民國籍。

然而回顧這段過程,只因費爾德是第一位吉爾吉斯人歸化的案例,在行政機關少做少錯的保守氛圍下,公文硬生生卡在那,也沒有一套標準的程序作業。費爾德一下子被告知必須再等一年,先成為所謂的無戶籍國民,一下子又被說移民署內部還要再開審查會,原本預期這次的新法規終於能解決他的問題,卻猶如先給予希望再讓其破滅。

「我跟我家樓下的大陸阿姨聊天,她說她嫁來台灣後待了四年(編按:依現行法規應該是六年)就有身分證,她也完全搞不懂,為什麼我就是一直拿不到!」

第一位歸化台籍吉爾吉斯人

費爾德來自中亞的吉爾吉斯共和國,身分證上的出生地印的卻是烏克蘭,不過,他笑說,其實他是俄羅斯人,只因蘇聯解體時他住在吉爾吉斯,於是就成了吉爾吉斯人。像這樣國與國之間複雜的關係所造成的問題,並沒有隨著他出走到國外而消逝,尤其到了台灣,台灣和中國長期的矛盾,更成了他後續取得國籍的一大障礙。

今年41歲的費爾德停泊在台灣16年了。他說,吉爾吉斯因政府效能不彰,人才大量出走已經變成常態,而他也不例外,大學一畢業後就選擇到海外工作。原先他在美國、加拿大都有公司錄取,沒想到光是考托福就要400元美金,這對當時月薪只有50元美金的他來說,根本無法負荷,於是因緣際會之下就先到了泰國從事資安工作。

卡在台灣與中國之間, 娶了台灣女孩,卻不能在台灣結婚

2001年,費爾德服務的公司因為被併購,而有拓展台灣分部的需求,他笑說當時只是想說「台灣沒有泰國這麼熱」,於是就來了。然而,一到台灣沒多久,卻突然爆發911恐攻事件,公司受到波及倒閉,於是他便找了另外2位朋友合夥創業開公司。

好景不常,該公司因接案量愈來愈少,2007年時宣告倒閉,但同時費爾德剛好在處理永久居留權的問題,一時間也找不到人雇用他,他只好先自掏腰包讓公司繼續撐著,接著再用這間公司的名義繼續「聘用自己」,也就是他「自己付錢給自己」,最後才得以留在台灣。

雖然順利留在台灣,但問題還是接二連三出現,與台灣人戀愛的費爾德,甚至無法在台灣結婚。由於外籍人士與國人結婚必須向自己的國家申請良民證,然而吉爾吉斯和台灣之間沒有邦交,再加上吉爾吉斯和中國簽訂了睦鄰條約,規定只能承認一個中國,若吉爾吉斯要和台灣接觸,都得透過北京,這導致他無法取得相關文件,最後只好飛到香港才得以順利結婚。

提到行政部門和相關法規的不完備,讓費爾德相當匪夷所思。(攝影/蕭芃凱)

國際外交的多方角力,害他差點變成無國籍人士

從2012年起,費爾德開始有意歸化,一來是結婚後有了落地生根的打算,二來即使有了永久居留權,對外籍人士來說,在台灣生活仍是非常不便,像是不能買房、不能辦貸款,甚至連信用卡都不能辦。他哀怨地說,記得有一次和太太去越南玩,在機場時海關認為他的居留證無法證明效期,因此把他扣住,「我的老婆在外面大吃大喝,我就在那被關了一整天。」

與過去一樣,費爾德的歸化之路也走得非常不順。當時他若要歸化中華民國,必須先放棄原有國籍,但如同結婚時所遇到的問題,吉爾吉斯並不承認中華民國,所以理論上他只能到吉爾吉斯駐北京的代表處申請喪失國籍證明,然而根據吉爾吉斯的國籍法,他若要歸化「其他國籍」必須要有當地外交部的認證,也就是中國外交部的許可。

不過,當費爾德打電話到中國外交部詢問時,他們給的回應卻是「只要文件上出現『中華民國』幾個字,通通不予驗證。」不死心的他,又尋求海基會的協助,也獲得無法幫忙認證的回應。他表示,當時內政部指出可以提供文件證明他無法放棄國籍,但同樣的吉爾吉斯駐北京的代表處不接受任何沒有經過中國外交部驗證過的文件。

無法取得台籍、妻子又因病過世,一歲小孩竟成為戶長

「我也不敢貿然到北京申請放棄國籍,到時候如果發生什麼意外,我很有可能會變成沒有國籍的人,這後果多麼嚴重!」

問題就這麼拖了3、4年,直到今年內政部推出相關規定,費爾德又重燃希望,但沒想到這是另外一番折騰的開始。在費爾德不斷和內政部、外交部交涉的同時,他的太太於7月時不幸因病過世,在處理太太的後事時,由於他還沒取得國籍,因此他的小孩竟然成了戶長,「我說我的小孩才1歲,要怎麼在文件上簽名,他們說不然你幫他代簽好了,這整件事不是很荒謬嗎?」

最後在多方協助之下,費爾德終於在8月正式取得身分證。事實上,在資安圈被暱稱為「肥阿多」的他在台灣經手過不少金融機構的資安建構,再加上會俄羅斯語,第一銀行ATM盜領事件發生後,台灣的資安圈、駭客圈也靠著他一一了解俄羅斯地下駭客集團的攻擊軌跡,「因為有這些資歷和記錄,我才能獲得科技部推薦,但我知道還有很多外國人都還在等。」

後記

從取得永久居留權、辦理結婚,再到歸化,費爾德在這中間折騰了十年,但其實講得一口流利中文的他,可能比台灣人還要關心台灣。

在台灣生活多年,費爾德非常喜歡台灣的生活環境,基本生活開銷不會太高,再加上健保制度很完善,但是只要提到不少和「工作」相關的制度和文化,就讓他頻頻搖頭。他觀察,像是工程師這個職業在台灣薪資已經算不錯,但若是要跟國外比根本沒有辦法比,也導致很多技術其實很好的人,都寧願當自雇者。

更重要的是,對於台灣要延攬國際人才,費爾德認為法規實在太不友善,像是德國、新加坡等國家都有相關攬才計畫,也確實對海外人才的接受度比較高。除此之外,台灣的一些企業文化,例如老闆非常囉嗦,或是六點一到打卡下班就會被罵等,這些都會讓外國人難以適應,也不利於吸引國際人才。

身為一個孩子的父親,費爾德對台灣的教育制度也很關心,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文言文存廢議題,他也有些意見。他認為,對他來說文言文就類似於歷史,其實有興趣的人就會自己去涉獵,上文言文課程的一些時間,可以挪出來教創業、或其他更實用的事物,「台灣的教育實在太喜歡把小孩綁死,逼他們一定要學什麼,但這對他們的未來幫助都不大啊!」

因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國際外交角力,費爾德還一度有可能變成無國籍人士。(攝影/蕭芃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