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長庚醫院可能成為世界級的卓越醫院,只要…


接二連三有「內部人士」爆料,顯露出長庚內部制度管理出了大問題。(攝影/蕭芃凱)

長庚醫院從今年6月的急診醫師離職事件之後,接二連三有「內部人士」爆料。雖然我不了解這些爆料者的動機,但是單單只從一向保守的醫界裏,有這麼多內部人士想爆料敢爆料來看,長庚醫院或許真的出了一些問題。

長庚醫院有擠身一流大學醫院的潛力

長庚醫院具備了成為世界第一流大學醫院的兩個基本要素。這兩大要素分別是:一、優秀的人才。二、豐沛的資源。我甚至認為,全台灣只有長庚醫院,才有可能真正躋身世界一流的大學醫院之列。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是長庚醫院呢?

因為長庚醫療財團法人,不但醫療業務量早就是全台第一,每年光是股票股息收入,就高達100億以上。簡單的說,醫院根本不必擔心醫療服務作得多不多,醫院根本不會有任何財務問題。

要成為世界一流的大學醫院,要在研究上出類拔萃,就得要有足夠多的尖端醫療研究人才。再加上不虞匱乏的研究經費,才能不斷吸納人才,提供最好的研究環境,讓所有的優秀人才,在這個環境中作出突破性的世界級研究與貢獻。

試問全台灣除了長庚醫院之外,還有哪一所醫院有這樣的條件呢?

如果連續20年 基金會每年投入100億元作為研究基金...

如果長庚醫療財團法人今年底決定,財團法人的基金規模已經高達2000億元,而且醫療本業每年仍然有近20億以上的獲利。因此不必再一直擴大。所以從2018年開始,連續20年,將把基金會每年因為持有股票的股利與股息收入,就假設每年100億元,全部作為研究基金。

針對目前醫院內既有的強項與已有的人才(例如整形外科、肝臟移植…),或是未來將有重要發展的重要領域(例如基因編輯、人工智慧醫療),成立三到五個頂尖研究群,用這些經費來招募國外與國內的優秀生醫人才,用這些經費來添購所需的研究設備。

這些優秀人才與先進設備,加上早已在臨床醫療上有卓越成就的醫療人員們的參與與投入。再把長庚醫院一向最令人稱羨的行政管理能力,也運用在給予研究人員適度壓力,又同時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地投入這些尖端研究領域。而且重要的是,連續20年的投入。

我相信如果長庚醫療財團法人,真的這麼作了。長庚大學與長庚醫院,五年之後就能初見成果,十年之後,一定卓有成效。二十年之後,就有機會成為世界一流的大學醫院。如果投入資源的時間更長,如果長達五十年,一百年,長庚醫院有一天,變成與現在美國的哈佛、史丹佛大學有同樣份量的醫院,也不是不可能的夢想。

寫了這麼多,我相信很多人會說「嘸可能」。

雖然我自己相信,即使是掌控著長庚財團法人資源的大家族成員的心中,同樣也希望能把先人所傳承下來的偉大公益醫療事業,能作得更好更偉大的。

長庚=家族股票控股機構 成為前進世界級卓越的阻礙

但我也同時知道,我以上所描述的一切,會發生的機會微乎其微。因為,成就今天如果規模與成就的長庚醫院的豐富資源,也正是它無法進一步成為世界級卓越的原因。

長庚醫療財團法人在成立之初,創辦人為了避免分家可能衍生的各種問題,把它設計成家族股票的控股機構。經過三十年的不斷發展,基金會不但早已變成最大的控股者。但這個控股者,卻又是以基金會這種不想解散,也不可能解散,又無法大量處分資產的型式存在。

這種設計我認為最糟糕的一點是,掌控基金會的家族,自始至終,根本就認為這些資產,本來就全是他們家的。只是換個戶頭存放而已。當然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沒錯。

但可惜的是,一旦有了這種「基金會本來就是我家的錢捐的。而且每年賺的這麼多錢,也全是我家的。」想法之後,王氏家族在觀念與思維上,理所當然地將基金會視為私產。更何況掌控基金會,就是掌控家族四大公司的多數股票,也就等於掌控四大公司的董事會與所有的權力。

所以對於基金會,當然是要永遠掌控的。既然要永遠掌控基金會,那每次基金會董事們的改選,就永遠只會是形式。董事會也永遠只能是橡皮圖章。

當董事會的成員,只能是橡皮圖章時,董事會的成員,是否聽話與能被控制或是能自我控制不會「來亂」與「亂來」,就成為最重要的選擇標準。這樣的董事會,不必也不可能是讓這家醫院成為世界卓越的一時之選。

董事會很難做出對醫院最好的決定

當董事會成員,在作所有的決策時,並不是以如何來讓長庚醫院更偉大作為最優先考量。而是以如何維繫與控制家族私產與權力來考慮時,這個董事會勢必無法一直作出對醫院最好的決定。

如果我們拉長時間軸來看,這個董事會成立之初,可能只有一股力量。現在可能已經有三、四股力量。等到五十年後,當資產膨脹到現在的二倍、三倍甚至十倍、二十倍的時候,家族繁衍也將帶來希望能掌控這麼龐大資產的更多家族不同力量。

可以想見,幾千億的資產,能任命的高階經理人,以及所衍生的各種好處將難以想像。屆時的醫療財團法人董事爭奪戰,勢必更為激烈,外人更難置喙。這樣的董事會,會可能天天想方設法,來讓這個公益性質的財團法人醫院,向更偉大更卓越的世界級一流醫院的目標邁進嗎?

一座醫院,就算有人有錢有設備有資源,再加上同心協力一起努力的員工,還要有睿智無私的董事會。
就算萬事俱備,要能成為世界卓越,我想總要五十年,甚至一百年。

但要把一個已經卓然有成的醫院毀掉,卻不需要太久的時間。

長庚醫療財團法人的龐大資產,造就了今天的長庚醫院。但也正是財團法人太有錢,掌控太多資源,讓所有的既存權力者,既得利益者,甚至是未來的可能掌握權力者,都不捨得放棄繼續掌控這些權力。

只能避免分家帶來的不合 無法帶領台灣邁入世界級一流醫院行列

長庚醫療財團法人的創辦者與制度的設計者,想到的可能是避免分家所帶來的不和。但他們可能沒想到的是,這種設計本身卻也正是讓長庚醫院在未來的五十年,很難帶領台灣邁入世界級一流醫院行列的最大原因。

如果,一切只是如果,醫療法修正案規定,財團法人所擁有的股票可以分享收益,但不能分享權力。可以在股東大會上投票,但不能指派各公司董事。雖然可以改善這個問題,但也會帶來財團法人所持有股票的權益被傷害的衍生問題。而且要作這種修法,一定會被既有的相關基金會誓死抵抗。所以也不可能成真。

所以,我的結論是,一切的一切都不可能。長庚醫院,雖然已經是全台最大醫院,也的確在許多醫療領域上是全台第一。但也只能是這樣了。雖然有人才,有資源,但是缺了同心協力的同仁與無私為公益的董事會,它想要成為世界級的第一流醫院,真的很難很難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