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大前看兩岸 卜睿哲:把台灣當成美中談判籌碼「不是好點子」


十九大過後,川普的訪亞行程也將展開,到時兩人會如何處理朝鮮危機、中美問題?(圖片來源/中央社)

­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表示,19大後北京川習會首要議題是北韓, 另外是美中貿易,把台灣當成美中談判籌碼「不是好點子」,也不符合美國利益,美中峰會應不致影響台灣。

卜睿哲(Richard Bush)現任布魯金斯研究所東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過去在美方行政部門長期涉足兩岸議題,他在中共19大召開前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分析兩岸關係及19大後隨即將舉行的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川習會」。關心台灣的他,對美國及中國各有呼籲。

北韓是目前美中最迫切的問題

卜睿哲分析,川習兩人在北京見面時聚焦議題首重北韓,這是目前最急迫的,另外是美中貿易,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就特別強調,將針對中國而來。 相信美國行政部門非常清楚瞭解,把台灣當成美中談判籌碼「不是好點子」,也不符合美國利益,卜睿哲指出,他不會非常擔心美中元首峰會對台灣造成影響。

川普訪問中國,台灣是否預期川普會給台灣帶來什麼樣的意外之舉?卜睿哲指出,預期川普會帶來意外之舉是合理的,因為川普總是出乎眾人預料,這是他本性 之一,「就像我說過的,(川普)曾讓我驚訝」。

至於19大後的兩岸關係,卜睿哲分析,即使總統蔡英文已釋出許多善意,北京仍在未使出全力的情況下壓迫台灣。對於中共19大後的兩岸關係,他認為,要看北京如何看待台灣的政局發展。

北京現有對台政策:暫停相互說服、採行有限的權力不對稱脅迫

卜睿哲過去曾提出兩岸關係的兩種典範,即「相互說服」(Paradigm of mutual persuasion)與「權力不對稱」(Paradigm of power asymmetry)的壓迫。 而總統蔡英文再度提出兩岸應共同尋找互動「新模式」 ,哪種情況的可能性較高?

卜睿哲認為,對中國共產黨而言,很難接納民進黨執政,要和民進黨政府有正常關係,某種程度就是認可民進黨政府的合法性。北京已製造一些困難,儘管蔡總統展現很多善意, 客觀上也沒有威脅的舉動,但北京設置了高標準,兩岸相互說服過程已暫停,並已觀察到某些形式的脅迫跡象 。

他說,包括在外交、經濟的脅迫及統戰活動,「北京並未使出全力,也有所考量」,而習近平是否改變現有對台政策,也就是暫停相互說服、採行有限的權力不對稱脅迫,會是19大上非常值得觀察的事項。

至於兩岸是否能找到解開僵局的方法? 他是否擔心北京在19大後有更多打壓? 卜睿哲指出,這難以預料,但他仍認為,如果北京對台灣再度出現政黨輪替有信心,也就是可能期待等4年或8年後國民黨能重返執政,也許就不該太打壓台灣 ,因為打壓會讓台灣人民不開心,且更加「反中」與「 反共」。

川習會:「美國優先」VS「中國夢」

他表示,上述觀點還包括如果北京有信心國民黨是好的夥伴,但關於國民黨的未來及國民黨的領導人物, 中國大陸方面已經傳出許多不同見解,北京是否知道現在該如何處理這一情況,似乎也不完全明朗。

卜睿哲特別提醒,要減少美中衝突,不會是某些美國人士建議討價還價型的「大交易」(grand bargain ),有人建議川普拿美中貿易問題與北韓交易,但這是 「不切實際」(fanciful)的。

他分析,不管是美中間的貿易、海事議題或北韓, 都是真實但性質不同的問題,各有邏輯與脈絡,應各自單獨處理,在雙方都各自堅定立場的議題上,應以更好 的機制管控衝突。

當坦率直言的川普再度遇上19大後權勢更集中的習近平,讓美國再度偉大的「美國優先」,與追求實現中 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會產生哪些激盪? 卜睿哲說,這兩者都是表達希望、口號式的標語, 不必然是扎實政策,但美、中兩國都各自面臨不同的經濟轉型艱難問題,他提醒,良好的美中關係,也許可以讓川普與習近平兩人在各自的國內政治上更成功。

中國內政上的每個作法,台灣民眾都看在眼裡

卜睿哲長期從事中國研究,也親自見證台灣民主發展,他除關心中國經濟改革的落實程度,也呼籲共產黨為更好的治理,應建立獨立司法制度。 他不只深刻分析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過去5年領導的中國式改革與發展,也不忘提醒中國內政上的每一個作法,台灣民眾看在眼裡,感受在心裡。

卜睿哲說,過去5年,習近平在包括經濟、反腐與軍事改革上,推動一些議題確實有進展,但他仍認為, 展望中共19大、中國的首要任務應是推動法治及獨立的司法制度,而這有助於中國共產黨更好的治理。

卜睿哲表示,貪腐是很嚴重的問題,「對共產黨而言 這就像是癌症一樣」,但最大問題在於習近平這5年來是否創造一個能永續且以公平為基礎的反腐制度,而反腐不必然是以「運動式」(campaign)的方式進行。

習的挑戰:反腐後,如何打破既得利益者的長期壟斷

他建言,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反貪腐上自有一個很好的體制,就是香港,「中國為何不採取香港的制度」? 在經濟改革上,卜睿哲說,對習近平而言,接下來的一大挑戰是如何打破既得利益者長期壟斷的資源。軍事改革對鄰近國家不是好消息,但也一樣是要打破既得利益者的長期壟斷。

他指出,改革付諸執行的力度與程度才是關鍵,這不只牽涉中央層級的執行,也關乎省、市的地方層級執 行,「人們的飯碗受影響,但沒人想放棄(自己的)飯碗」。 所有的改革及解決貪腐問題,最終又回到能否有獨立的司法制度為基礎,中國共產黨是否擔心,真正公平的反腐會亡黨?獨立的司法制度在中國又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卜睿哲對中國提諍言指出,中國共產黨有很多方式能確保掌控政權及黨的存活,而習近平過去5年確實在許多領域建立一系列制度,「當然,你可以每5年就掀起一場運動,減少一些腐敗問題」,但走向有適當法律程序的獨立司法制度與體系是很重要一步,他認為,那一天遲早會到來,「那是為了中國及中國人民的自身利益著想」。

習的考驗:真正的反腐會亡黨?獨立司法制度還要多久?

對於中國民主化的未來,他除寄望於中國年輕人,也再強調法治與獨立的司法,是民主的基礎,中國當前要務是建立法治與獨立的司法體系,而像中國這樣複雜的社會,政府和人民間須有更好的管道溝通聯繫。官方不能總認為自己什麼都知道,且中國一些城市的現代化 ,當地民智已開,北京須創造讓民意能抒發及聆聽的管道,否則會往激進方向發展。

他以台灣為例指出,每一種政治制度,最終都要建立一套能處理中產階級對政治人物不斷增加要求的機制 ,台灣是這樣走向民主化的。1970年代,國民黨推動地方選舉也不是一開始就把選舉制度真當成競爭機制,而是為了解當地民意的想法。

對共產黨領導層來說,如何處理上海、廣州、天津 與北京民意日益高漲的要求,會是個可學習的好方式, 也會讓北京處理得比1989年打破既得利益者長期壟斷時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