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防部長培里:當今世界最大的危險是.....


美國前國防部長培里表示,任何一國真的發動核子戰爭,全世界都會是受害者。(圖片來源/Flickr@總統府)

天下文化編輯部商請了《核爆邊緣》的譯者林添貴先生,於2017年9月17日越洋專訪本書作者威廉.培里博士,深入剖析現今東亞國際政治態勢及核武發展情況。

天下文化:台灣將出版您的新著繁體中文版。請問您寫這本書的本意,以及你希望傳達給全球讀者,尤其是遠在東南亞地區的台灣讀者的訊息是什麼?

培里:我相信當今之世最大的危險是核子災難。禍害最大的將是美國、俄羅斯之間,或是印度、巴基斯坦之間發生核子戰爭,或是北韓和美國之間發生核子戰爭,又牽扯到中國。

這些國家都不希望發生核子戰爭,但全都可能稍有差池就爆發核子戰爭。萬一真的爆發,禍害之大將無法想像,最慘的話,人類文明都將終結。絕大多數人不了解此一危險;尤其是有些核子國家領導人也不了解。因此他們沒有採取可以降低核子戰爭機率的政治行動。我撰寫《核爆邊緣》的宗旨是提供資訊,希望能夠增進世人對核子危險的認識,也能夠知道什麼樣的行動可以大幅降低這些危險。

培里談1996年台海危機

天下文化:您在擔任美國國防部部長時期,於1996年台海危機時,派遣兩個航母戰鬥群巡弋台灣海峽。請問當時兩岸的軍事對立,依您的研判,戰事有一觸即發之勢嗎?

培里: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海峽進行軍事演習,演習期間朝非常接近台灣的水域發射飛彈。中方這些行動發生在台灣舉行總統大選期間,當時的大選有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候選人參與競選。美方相信中方的軍事行動目的,是要恫嚇台灣人民不要投票支持此一候選人;而且美國認為中方的行動違反《上海公報》。

因此美國準備了外交訊息,向中華人民共和國表達美國的關切。但是美方也想要強調中方這種行動的危險,而我們認為美軍若在台灣海峽部署重兵,可以顯示我們的嚴正關切。因此我向柯林頓總統建議,派遣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前往台海地區。柯林頓總統同意了,我當天立刻指示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出動。我不認為這項部署會引起戰爭,但是展現強大武力可以降低戰爭機率。

北韓不斷祭出核武策略是為了延續金氏王朝的威信

天下文化:2017年8月上旬,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揚言將使用核子導彈攻擊美國關島,請問依您的經驗與判斷,北韓此舉的意圖是什麼?美國目前是否有信心與能力阻止金正恩的挑釁及攻擊?

培里:我認為北韓核子計畫的目的,是要維繫金氏王朝的存續。北韓領導人認為,對其王朝的首要威脅來自美國。特別是,他們相信美國有意攻擊他們,也有能力擊敗他們。他們也相信有強大的核武力,可以遏阻美國進攻。我認為北韓不會在未經挑釁下,朝南韓、日本或美國發射核武。北韓領導人沒有自殺的意念,他們曉得一旦發動核子攻擊,會導致國家滅亡,本身也殞命。除非北韓看到有別的方法確保其政權生存,否則他們將繼續發展其核武。

外交斡旋還是有可能,但需要結合兩大因素:如果北韓放棄核武,美國要提供有可信度的安全保證;如果北韓不肯放棄核武,中國要以切斷糧食及燃料供應威脅它。但是要整合出這樣的外交協議,非常困難。

部署薩德已形成重大政治問題

天下文化:美國在南韓境內布署戰區高空防禦系統(以下簡稱薩德),以反制北韓的軍事威脅,卻造成中國的反彈。您認為這會影響中美關係嗎?

培里:薩德的部署產生安全及政治的爭議。從安全的角度看,部署薩德不足以制止大規模的攻擊,因為薩德的數量不足。然而,它的確給予南韓人民某些保證,也在北韓軍方製造某些不確定感,不知道他們發動攻擊的效果會是如何。薩德的部署已經引起重大政治問題。

中國顯然認為,部署薩德可讓美國有能力對付他們的洲際彈道飛彈,因而降低其嚇阻能力。中國已經針對南韓採取政治報復,而且他們可能決定增加洲際彈道飛彈的部署數量,以抵銷薩德對其嚇阻能力可能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