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豐銀聯貸TMT案遭質疑涉弊 立委要金管會調查


TMT在2010年開始向以兆豐為主的銀行進行聯貸,在2013年4月15日繳息不正常,民進黨立委蔡易餘質疑兆豐銀行為何要以極端方式一次處理全部債權。(攝影/孫偉倫)

TMT(台灣海陸運輸公司)在2010年開始向以兆豐為主的銀行進行聯貸,在2013年4月15日繳息不正常,兆豐銀為保全債權,以「連帶交互違約」方式,讓所有32艘船隻做為抵押品的貸款全部到期。民進黨立委蔡易餘質疑銀行為何要以極端方式一次處理全部債權,中間是否牽涉不合法的仲介,甚至洗錢,要求金管會進行調查。

兆豐處分TMT船隻債權,遭疑賤賣

蔡易餘14日舉行記者會指出,TMT向28家銀行聯貸總貸款共282億元,其中7艘船的造價280億元,貸款與兆豐有關的金額是165億元,TMT從2010到2013年陸續還款34億元,比例達到21%,但兆豐銀卻將債權以85.6億元的低價轉讓出手,約是原來貸放金額的65折。

而且,在TMT違約後的同年12月,兆豐銀就迅速將聯貸債權全部轉讓售出,以法院拍賣第一拍至少8折的慣例來看,兆豐銀的做法令人懷疑。蔡易餘質疑,合理的做法大可只賣掉一艘船的債權,不需要以全部違約方式處分掉全部的抵押船隻。

債權處分金額兜不攏,恐全民負擔?

蔡易餘說,兆豐銀貸款165億,減去已回收的34億及轉售得到的85.6億元 中間還有足足45.4億元的落差,兆豐銀是官股銀行,他無法接受讓全民分攤這45.4億元。他也質疑,兆豐銀當時為何選擇先取得船隻所有權,全部貸款165億元,加上違約金和利息,透過處分所有權方式,相信可回收金額會大於債權。

蔡易餘指出,TMT其中一艘船的債權被以3.8億元賣給SC Lowy公司,在不到5個月內就又被以6.65億元轉售給韓國現代海運公司,轉手獲利超過一倍。而且SC Lowy是香港一家資本額不高的新成立公司,能和兆豐接上線,買到這麼低的債權,是不是中間有透過其他不合法的關係。債權銀行當時賣出債權的判斷是否正確,也有待質疑。

在兆豐銀提供的公開資訊中,這艘船的債權出售價格是1080萬美元,而原始貸款金額損失660萬美元,但TMT集團在美國有對兆豐紐約分行提起訴訟,兆豐銀卻在美國的法庭上說,債權處分金額是1250萬,而口頭又告訴法官大約損失100萬美元,這中間500萬美金的落差又跑去哪裡,他懷疑這可能洗錢。

除了SC Lowy外,兆豐銀還將債權轉賣給JP Morgan公司,蔡易餘說,在台灣的負責人錢國維是最典型的官二代,而JP Morgan在美國法庭上宣稱自己只是債權買賣的中間人,沒有實際拿出款項,所以是誰實際拿出款項;而其他債權銀行也在訴訟中說明,沒有一筆交易款項是從JP Morgan的帳戶中匯到銀行要回收債權的帳戶,這樣的程序是否符合銀行法的法規?

兆豐銀前董座蔡友才被提告

TMT負責人蘇信吉委任律師表示,兆豐在帳權轉讓的後半部有重大人為疏失,而且推定是經過精心策劃的,過程中浮報了500萬美元,目的是什麼,甚至在債權轉讓的實際交易和公告交易日期有明顯差異。目前已在10月6日已提出告訴,希望檢方調查交易對象是否涉及國際金融犯罪。

蘇信吉目前已委託律師,針對包括時任兆豐銀董事長蔡友才在內的三位相關人士提出刑事告訴。

蔡易餘說,蘇信吉回憶這段過程是「養套殺」,他本來不需貸款,在蔡友才的「鼓勵」下,將TMT32艘船全部貸款,獲得金額也遠比船舶造價要低,也就是船的抵押價值是族夠的,但兆豐卻選擇一口氣賣光債權,再由第三人處分債權,利用NPL不良債權的轉賣,中間是否有圖利買家? 中間是不是有門神,官二代牽線?

兆豐銀副總經理傅瑞媛表示,因為TMT以在海外申請破產保護、重整,相關船隻財產也遭到海外債權人扣押,所以無法轉賣擔保品,而且因船隻在世界各地停泊、人事費用都需要債權銀行負擔,所以才需要迅速低價的轉賣債權,如果不快點進行,台灣所有銀行一毛錢都拿不回來。

傅瑞媛說,兆豐銀並非這筆聯貸案最大的債權銀行,所以每一筆債權出售,都是經過28家銀行決議,一切都是依照金管會規定透過公開的拍賣程序,沒有牽猴這種事。至於蘇信吉指控蔡友才「養套殺」要他低估擔保品貸款,傅瑞媛則說,2010年時蔡友才還沒到兆豐服務,她否認相關指控。

銀行KYC不夠?

傅瑞媛說,過去在媒體上已經非常了解蘇的海運世家背景,所以銀行才願聯貸。蔡易餘則質疑,在TMT4月違約之前,兆豐銀已與另兩家主辦銀行中信銀與第一商銀在3月8日開會,決議只要有狀況就處分債權,若已事先做好KYC(Know Your Customer)程序,了解TMT的狀況,也許可以不必以全部違約的方式,將所有債權全部處分,他要求金管會進行相關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