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森、林萬億被輕輕放下 亞泥案到底是誰坐在權利上睡覺?


監察院針對亞泥案做出調查報告,並提出糾正,但被認為是關鍵人物的政委張景森、林萬億卻被輕輕放下。(攝影/蕭芃凱)

監察委員於7月17日到亞泥實地勘查之後,於12日公布調查報告與糾正案,52頁的調查報告比過去許多調查報告份量都還要來得多,並且在報告中直言花蓮縣政府是「坐在權利上睡覺」,除了糾正花蓮縣政府之外,經濟部、農委會也都被認為失職。不過監察院針對亞泥案糾正一堆行政機關,關鍵的政委林萬億、張景森都不在列中。

張景森召開的關鍵會議發生了什麼事?

環團與立委多次記者會都提到,政委張景森早在去年亞泥礦權展限案送審之前,就與林萬億召開了「研商礦業案件踐行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規定之時點會議」,會議做出了「限縮原基法第21條的適用範圍」的結論,意思就是說亞泥的礦權展限不需要踐行與原住民族的諮商程序,而這紙會議記錄一直被奉為圭臬,經濟部以此來作為亞泥無須踐行原基法第21條的「法源依據」。

監委林雅鋒指出,去年11月的會議裁示礦權展延無需踐行原基法21條,使得原基法保障原住民族土地及自然資源權利的目的無法達成,已經有未依法行政的違失。在監察院的調查中,原民會的承辦人員還原了會議過程。原民會科長吳秉宸表示,「當天會議過程,本會代表多次發言表明立場,但常常發言到一半,張政委就會打斷,質疑原民會自己工程都不踐行諮商同意,為何要求別人做。」

原民會土管處處長杜張梅莊也說,「當天氛圍感覺,我們建議事項的表達,張政委不太認同。……當天會議主席回應的方式,比較強勢,還問我『處長我這樣會不會太兇,有沒有嚇到你』,感覺不像協商,科長當天有兩次發言,後來氛圍不對無法充分說明,我們就沒再多做說明。」監察院的調查也證實立委高潞以用過去所稱,原民會的立場一直是礦業權申請礦業權設定或展延時要經過族人的知情同意,這個會議擺明就是在為亞泥解套。

孫大川:沒看見政委高度

監察院這次雖然僅糾正經濟部、農委會、花蓮縣政府等機關,但是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也指出,原基法作為原住民轉型正義的基礎,本來期待兩位政委對原住民事務能有好的處理,然而卻沒看到他們的高度。孫大川也說,以前對他們也都很尊敬,認為他們是對原住民族有更多了解,應該處理上會有更高的高度,然而在這次的亞泥案的處理中發現,政委仍然應循過去的法條,沒有高度。

根據調查報告,張景森表示,「原基法第21條部落劃設及傳統領域公告範圍等還有疑義,配套尚未完成、執行有問題。經濟部也提出若行使諮商同意權,在現行相關程序與配套措施不明確現況下,將對產業面及在地經濟產生衝擊。……因此,若要把原基法第21條之踐行認為要在第一階段礦權核定,將有執行問題。」

孫大川自己是卑南族,他對此也回應,多人都認為傳統領域、原住民保留地等概念都還不夠明確,其實是很大的誤導,從日治時代的理蕃政策,只要看看楊南郡先生翻譯的台灣各處的踏查報告,就可以看到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和保留地這些資料都是非常明確的,但現在有很多誤導讓這些變得模糊,所以他也能理解在這個傳統領域的議題上為什麼會有些原住民表達了強烈的反對和不滿。

經手的人都沒事很奇怪

法律扶助基金會專職律師謝孟羽表示,既然在監察院的調查中發現有違失,那表示相關機關長官與公務人員有疏失,不去彈劾經手的人,的確有點奇怪。但這也反映出行政院一直說自己合法,不過調查結果是發現有違法疏失,除了希望行政院應該依照糾正案做修正之外,也應該要主動撤銷亞泥的礦權展限,回復到正常程序。

不管是張景森還是經濟部,都不斷宣稱,「展限不涉及實質開發,是權利的延續」,監察院也直接打臉,指出「展限」需要主管機關重新核准,並不是既得權益。立委高潞已用也認同監察院的見解,並質疑張景森、林萬億兩位政務委員透過會議決議形成法律意見的正當性。這次調查,僅糾正了行政機關,並沒有糾舉或彈劾,到底誰「坐在權利上睡覺」?或許不斷被稱作「紙老虎」的監察院也該記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