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草案將一年 如何不再有下一個畢安生?


台大教授畢安生逝世一週年,同志團體盼望盡快修成婚姻平權法案,不要再有下一個「畢安生」(攝影/蕭芃凱)

­去年10月24日,民進黨團、時力黨團都召開記者會,宣示提出婚姻平權法案,尤其民進黨團的草案有超過4分之1的立委支持,國民黨立委許毓仁也參與共同提案。選擇在去年的同志大遊行前提案,有一個很大的契機便是台大教授畢安生的逝世,揭露了同志伴侶無法繼承財產,即便共同生活35年,也只是法律關係上的陌生人。

別再有下一個畢安生

2016年10月16日晚間,台大教授畢安生在住處墜樓身亡,傳出是因為伴侶曾敬超癌症復發去世後,就一直鬱鬱寡歡,有可能是因此而輕生。

畢安生的故事被揭露之後,在國會闖關多次的婚姻平權法案得以重新進入立法院討論與審查,但也引發了反同方的激烈反彈。法案雖然通過委員會審查,大法官也已經釋憲,近期北高行更判決戶政機關不允許同志登記結婚是違法,但同志情侶之間的配偶關係仍無法被承認。

畢安生的案例不是唯一,婚姻平權大平台召集人呂欣潔提到,酷兒盟秘書長胡勝翔的另外一半確診罹患巨大動脈瘤,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在未完成修法前,他只能提心吊膽的生活,因為他們對彼此仍沒有法律上的身分可以主張相關權益。「這些攸關人民生老病死的權益不能再以『研議』擱置,只要婚姻平權的法律一天不三讀通過,這些落於權利保障之外的悲劇仍可能隨時上演。」

呂欣潔也提到,在過去5、6年間,法務部及相關單位的回應方式已重複多次說要「審慎研議」,這個議題也已做過3至4次法規檢視、並已完成3份法規研究報告,立院多年來也已有數位委員提出不同的修法版本及舉辦公聽會。不斷重複的研議,耗費的不只是時間,更是這些等待保障者的權利與生命。

政院立場反覆不定?

在近期的總質詢中,許多立委也關注政院版的婚姻平權法案,因為政院提出的72項優先法案中並沒有看到婚姻平權法案,賴清德3日回覆立委柯志恩時表示,「行政院支持大法官解釋,並盡快在兩年內通過修法,因為本會期是預算會期,立法院配合上會有困難,會盡量努力。」等到許毓仁5日質詢時賴清德表示,行政院會盡速擬法,以配合大法官釋憲結果,「今年會努力,我們沒有放棄。」

司法院憲法法庭雖然認為民法婚姻章違憲,不過解釋文也明白寫到,「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於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意思就是說,民法違憲,不過要怎麼修法,則交由立法院處理。

而北高行近期對於「同性伴侶至戶政機關登記結婚被拒」一事,也明白表示戶政機關不允許同志登記結婚為違法處置,但也表示「無法源依據」可以讓同志登記結婚,所以戶政機關也無法進行婚姻登記。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曾經在2014年8月號召30對同性伴侶至戶政機關登記結婚被拒,因此伴侶盟律師團開始協助其中3對情侶進行行政訴訟。其中,呂欣潔與配偶陳凌的婚姻登記案件也是3件案子其中之一。陳凌曾說,在實質意義上她與欣潔早就結婚了,無須他人認可、也無人可以阻擋,但之所以要站出來爭取,是為了要求國家將兩人視為合法的「家庭單位」,參與社會生活。

祁家威獲總統文化獎能換得同志結婚登記嗎?

自祁家威於1986年開始要求同性伴侶登記結婚至今,台灣同性伴侶對婚姻平權的渴望與呼聲已經超過30年,近日才宣布祁家威獲得總統文化獎「社會改革類」獎項,不過祁家威卻是「哭笑不得」,甚至希望獎項可以換得同志結婚登記。

賴清德曾表示「相愛的人本來就有權利結婚」,但就現實的狀況來說,沒有立法就無法結婚,這就只是一句空洞的口號。婚姻平權大平台也表示,「畢安生老師的遺憾並非個案,而是同志社群時時刻刻面對的掙扎,呈現的是缺乏法律保障的人民在社會上的折損與憂傷。」

同志大遊行將於28日登場,而16日晚間,婚姻平權團體也將在凱道舉辦畢安生的追思會,挺同團體期待這個會期完成三讀通過法案,及早實現婚姻平權,讓相愛的人真的有「權利」可以生活在一起、別再讓遺憾發生,別再有下一個畢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