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度假是方法嗎?解開台灣農業缺工死結的五大解方


可以透過與新南向國家的結合來解決台灣農業缺工問題。(圖片來源/unsplash)

農委會為了要解決台灣許農村存在已久的缺工問題,提出了讓台灣青年打工度假的想法。

如果台灣缺人的都是觀賞型的農業與產品的話,也許可以這麼作。但如果台灣缺少工人的項目,都是希望採收技巧高明,產品品質最好,才能賣得好的農業產品的話,這種每年來的都是新手的「打工度假」。別說不一定有那麼多人,就算真的每年都有人,但農家主人的阿公阿媽,豈不是年年都要教一堆新手。然後還要擔心受怕這些新手,把一年來的心血,在採收的時候全都弄壞了。

青年打工度假 是解決農業缺工問題的治本法嗎?

打工度假可以讓年輕人更了解農村,更願意投入農業生產與經營。但是農村缺工問題要靠「打工度假」,實在不是要提振農業經濟,提昇台灣農業的所需要的一個能長期又穩定的人力來源。

而且更嚴酷的事實是,台灣人口快速高齡化與少子化,年輕人數量大量減少,要讓這些愈來愈少的年輕人,去投入烈日酷暑汗流浹背的農村工作,我認為根本是不可能解決台灣農村缺工問題。

台灣農村缺工,缺少的工人,要從哪裏來? 外籍勞工,尤其是來自東南亞地區的年輕人,當然是大家都會想到的選項。但是目前輸出勞工的東南亞國家,早已明說未來人力輸出只會愈來愈少。

缺人困局五大解方

台灣農村的缺人困局要如何解決?

我所構思的台灣農村人力政策是如下方向:

一、將台灣農村人力資源政策與新南向政策結合一起規劃與思考。

二、由國家結合民間農業力量,成立完全面向東南亞的國家農業公司。國家農業公司的目標,就是選定哪些國家可以投資,哪些農業項目在這些國家有需要與有發展,同時台灣農業在這些農業項目上,已經有很好的基礎,可以在技術、生產、銷售與管理上領先,可以對這些國家的農業帶來實質進步。

三、在台灣成立農村人力資源與訓練中心。當前述國家農業公司已經作好相關農業的投入、投資與規劃之後,就可以開始和這些國家討論。

由這些國家派出勞工,到台灣的農村人力資源與訓練中心,接受相關短期語言與相關農業項目,例如畜牧業、養豬、養殖漁業、茶業、水果種植等等的教育訓練。然後就派往台灣相關農業中缺工缺人的地區與農家去。

這等於是台灣缺工的農家,把所有需要工人的工作,外包給這個農村人力訓練中心。在農村中的工作時間可以是二年、三年或更久。當然也要付給工資。

四、等到相關的訓練期滿,這些來台工作的外籍朋友,就回到母國。這個時候,就是國家農業公司投入資金,也把台灣的農村智慧在另一個國家深耕生根。國家農業公司在這個國家的投資農業,在當地所需要的農村人力,就由這些已經在台灣的同樣農業項目中,受過三年、四年訓練,已經通曉國台語,已經了解如何種茶、採茶,如何養豬養魚的外籍朋友,作為國家農業公司最重要的第一線幹部與小主管。

五、國家農業公司有台灣的資金與農業生產、倉儲、銷售等等的智慧,以及經營管理上的各種經驗能力,再加上這一批語言上溝通無礙的在地農業熟手,當然有機會站穩腳步。不但能為國家農業公司賺錢,更能為新南向政策帶來最長遠的成果。

對新南向國家的投資 換取穩定農業人力

這個農村人力與農業新南向政策結合的作法,等於是我們用對該國的農業投資與所帶入的技術與經營智慧,用所創造的就業機會與商業貢獻,來換得這個國家願意提供該國的年輕人,到台灣農村來工作。

來台灣農村工作的工作者,能學到一身農業技術與經營智慧,而且三年之後回到母國,更有著台灣國家農業公司所提供的工作甚至是管理職的工作機會。

願意派人到台灣的國家,也由於這個友善的人力政策,可以換得台灣國家農業公司的投資,以及對該國農業的技術提昇與資金投入。

而台灣的農村可以因為這樣而有了長期穩定的人力來源,而台灣國家農業公司也能因為這樣在這些國家中的投資與協助提昇,而落實了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至少也能得到比較友善的對台政策。

政府跨部會組織分工整合 持續解決台灣農村問題

農委會提出台灣青年「打工度假」,然後年年有一堆心態上是來度假的年輕人,很難對缺工的農家有多大實質協助。也是很難成功的作法。

只是政府的組織分工中,農委會的長官們可能也很難想到屬於勞動部範疇的外籍勞動人力,可能更難想到屬於經濟部工作執掌的國家農業公司,還要再加上外交部可能也牽涉其中時,相信對農委會就更難想像了。

我認為只有將農村人力政策與新南向政策一起作整體性思考與作法,才能真正的持續地解決台灣農村的許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