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銀髮力大調查:台灣老闆不愛高年級生


法拉利車廠回聘退休資深技師,留住其維修跑車的豐富經驗,值得借鏡。(圖片來源/商業周刊提供)

「音樂家是不會退休的,除非他們心中的音樂停止,而此刻音樂仍在我心中流動著。」電影《高年級實習生》中,年過七旬,由勞勃‧狄尼洛飾演的班希望重返職場,為此拍了影片介紹自己。憑藉這股熱忱,班不僅成功被一間網購公司錄取,以人生智慧化解了老闆茱兒的婚姻與經營危機,成為她最信任的工作夥伴。

調查現況》五成五台企沒有高齡員工

但現實生活中,有多少銀髮族能和班一樣,自己心中流動的音樂可以再次被聽見?面臨銀色海嘯撲面而來,台灣的老年人口將在10年後突破20%,成為世界「老最快」的國家,為數眾多的銀髮族還可能在職場實現自我,將長壽化為真正的祝福?

10月20日,高齡化政策暨產業發展協會(簡稱高發會)將公布全台第一份「企業銀髮力大調查」,由《商業周刊》搶先曝光。針對五千大企業的抽樣調查顯示,高齡雇用在台灣仍在原點踏步,65歲以上的員工,1家企業平均只有3位,甚至五成五的企業聘用人數為零。

進一步分析聘用銀髮族的企業,高齡員工卻是以從事「3K任務(髒亂、危險、辛苦)」居多,且每週工時必須達40小時以上,與一般正職無異。一家知名金融業代表坦言,企業大多希望朝結構年輕化發展,聘用高齡員工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一項值得花費的投資。

衛生署前署長、現任亞洲大學教授的楊志良自己就是銀髮族,在兩年前成立的高發會擔任理事長,目標是讓每位銀髮族「圓夢、終身學習、活得愉快。」老化不只不是「退化」、「無生產力」,更可以老得充實、老得健康。不只老年人需要重新體認「活躍老化」(active aging),將來年輕世代人人可活到100歲,更要扭轉過去對老的負面印象。

借鏡日德》把長壽變紅利的老人軍團

「台灣還沒體會到缺工的嚴重性,所以企業現還看不見高齡雇用的效益,但台灣的企業夠聰明,很快會走到這一步,」面對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楊志良並不擔憂,反倒認為成本效益遲早會被企業看見。

《經濟學人》今年的老化特別企畫,以「長壽紅利」(longevity dividend)一詞,督促「年輕老人」(young old)再度展現他們的「經濟生產力」。

德國車廠BMW為長者員工推出專屬工廠,以人體工學設備留住資深人力與經驗;日本化妝品Pola保有1,500位70歲以上的員工,由他們維繫同樣年齡層的長期顧客;韓國科技新創EverYoung甚至組成「老人軍團」,只雇用55歲以上的員工,設計出每天4小時的工作節奏。只要提供更彈性的工作方式,長壽紅利就能被有效運用,進一步減輕年輕世代的經濟負擔。

缺乏know-how》逾65歲勞參率輸日韓

此次銀髮力的調查,反映出台灣高齡聘用最棘手的困境:企業真正缺乏的,是聘用高齡員工的know-how。就連金融等高知識型產業,建立退休留用制度的甚至不到1成。相較台灣65歲以上的勞動參與率只有8%,日、韓透過法規規範,至今持續維持20%以上。

「高齡雇用的最終目的,還是要串聯起銀髮族與社會的連結。」長照殺人事件頻傳,關鍵還是歸咎於弱勢的照顧者求助無門。楊志良認為,銀髮族多一分社會參與,就能多一分身心健康,結果是少一分醫療支出與長期照護。拉拔一個孩子尚且需要一個村莊,扶持一位老人,又何嘗不需要同樣的精神與力氣?

哈佛大學去年發表了一項人類史上歷時最漫長的研究計畫──時間長達75年,含括724位研究對象。這項研究,只致力回答一個問題:究竟什麼樣的人,最能獲得人生幸福?

答案是「良好關係」。即使高齡伴隨的病痛難免,人際關係帶來的幸福感,卻是千金難買的止痛劑。高齡雇用的核心,不僅僅是金錢效益,更重要的,是希望從工作中串聯起社會連結,重新定義人生的價值。

「每10年要調整人生與財務規畫,改變自己的角色身分。」《100歲的人生戰略》一書認為,在人人活到百歲之前,是時候打破對生命階段的認知,開始拓展對老年的想像。讓長壽不再是詛咒,而是人人共享的恩賜。

原文作者為吳怡寬,本文轉載自《商業周刊》。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商業周刊》,全文連結:https://goo.gl/xooQ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