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機場是「交通幫」囊中物? 賀陳旦請政風介入協助招商


桃園機場有上千億利益糾葛,黑函滿天飛,賀陳旦只好請政風單位協助順利招商。(攝影/蕭芃凱)

換黨執政之後,為了政權安穩過渡,蔡英文總統選擇衝撃最小的執政路線來走,但「維持現狀」一路走來,愈走前途愈是無亮,而且「維持現狀」時間拖久了,大家會開始懷疑小英是不是共犯?其中最被詬病的,就是在各領域中盤根錯結、不分藍綠、永遠執政的萬年舊勢力,成為某種「政權租借地」,繼續坐擁分配的權力,而且有權不必負責。

無論是財政幫、金融幫、交通幫、司法幫,這些專業領域自成小宇宙,都有專業性和排他性,而且人際關係堆疊交錯,彼此相互幫忙。只是他們有的很保守,抗拒接受新觀念、新知識作改變;有的很邪惡,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交叉掩護,利益與共;有的則在那個封閉的世界裡沉默度日,睜一眼閉一眼,不擋人財路。正因如此,人民望治心切,所以要換黨、換人執政,要新陳代謝、世代交替。

桃機免税店商戰開打,黑函滿天飛

像最近桃園機場一連串的標案,因為利益太大,就讓人再次領受「交通幫」的威力。

由於桃園第二航廈免稅商店合約年底即將到期,新合約一次長達12+3年,推估約有300億的市場規模,而且這次不用採購法,是援引促參法公開招標,只要在台灣有對等的投資,就有機會爭取競標門票,所以吸引國際、本土各相關業者躍躍欲試,一場台灣免稅商店大戰看似一觸即發。

日前,全球第一大免稅店瑞士的Dufry亞洲區總裁Andrea Belardini,特地前來台灣拜會桃園市長鄭文燦、市議長邱勝奕,大動作昭告世人,他們對台灣很有意思。此外,全球排名第二的韓國樂天集團、排名第三總部在香港的DFS,甚至本土的新光三越、新東陽、富邦媒體科技、統一超,加上現任廠商昇恆昌和采盟,紛紛各憑本事爭取機會。

不過,了解內情人士分析,由於中國海航集團已完成收購Dufry 16.2%股權,根據路透社報導, Dufry最大股東已經是中國海航了,光是「中資」這一點,恐怕就會讓Dufry叩關時要解釋半天;至於樂天集團,也因涉入前韓國總統朴槿惠的不法政治獻金而爭議不休;其他有意新加入的本土廠商,則對免稅商店的業態和經營模式並不熟悉,目前競爭最激烈的,就是DFS跟昇恆昌了。

全球第一、第二大免稅店搶進台灣

其中,DFS因為在台灣長年找理律法律事務所當法律顧問,有理律的王牌大律師陳長文不遺餘力協助DFS與交通部溝通,雖然目前負責DFS的是理律特約首席顧問李光燾之子、也是理律的合夥律師李耀中,但在「交通幫」眼中,「前國師」陳長文還是很有影響力。

在台灣的免稅商戰中,DFS一直是個關鍵角色,陳長文也一路相陪。

1998年機場免稅店開放競標,原本與藍營關係不錯、經營台灣市場12年的DFS,因投錯標單,意外輸給昇恆昌,並在1999年,因二航廈機場提貨區業績不佳而撤銷合約,陸續退出台灣各大小機場免稅店經營,形同放棄台灣市場。

2008年藍營再度執政,兩岸關係急速升溫,DFS看上陸客商機想重回台灣市場,而請陳長文幫忙溝通,希望能依《免稅店管理辦法》規定,先在機場內設立提貨區,才能在台北市區投資設立免稅店。但機場免稅店是採委託經營模式(OT),昇恆昌得標,依交通部合約規定,其他免稅店業者不得進入經營,否則視同違約。

陳長文是DFS「大護法」

即使陳長文找時任交通部長的毛治國等人多次疏通,但合約白紙黑字寫得清楚,毛治國也不敢違約。為此,陳長文還給毛治國寫了三封信,要求回電或面談。跟交通部「政策溝通」不成,他進一步投書媒體,批評公務員心態保守。

陳長文的大動作,被當時的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批評是「關說」,質疑陳長文「是馬英九的國師,身兼行政院政務顧問、中央廉政委員會委員,卻幫自己的外商客戶向政府關說,破壞遊戲規則,有嚴重的利益衝突。」

但當時陳長文敢如此不避諱,直接了當溝通政策法令,也跟「交通幫」當權有關。

馬政府主政時代,總統欽點重用的兩位行政院長劉兆玄、毛治國,都被劃歸交通幫,「國師」有建言,總統愛將多少必須認真聽一聽。甚至到蔡政府上台已一年多的現在,陳長文還是「監察院諮詢委員會」的委員,繼續發揮他的影響力。

「交通幫」你幫我、我幫你

雖然在交通這塊又肥又重要的領域,小英重用六親不認的賀陳旦擔任交通部長,但底下負責國道、公路、機場、港口、高鐵和捷運的核心人物,幾乎還是「交通幫」徒子徒孫。

「『交通幫』包天包地包山包海,說穿了就是世曦和鼎漢這兩個系統,鼎漢搶鐵路公路工程,世曦爭機場標案!」了解交通部內部生態人士表示,從毛治國、張家祝、濮大威、曹壽民……,一整串都是「交通幫」,連現任交通部長賀陳旦、次長王國材,也因曾任鼎漢董事長,而被說成是鼎漢幫、交通幫的一員。

對於賀陳旦40多年的職涯中,早年曾經任職鼎漢2年,就因此被說成是「鼎漢幫」一員,這讓賀陳旦核心幕僚為他叫屈不已。

至於曹壽民在台大土木系教書二十多年,桃李滿天下,雖未曾在鼎漢任職,但妻子胡以琴曾任鼎漢董事長,而使曹壽民也被歸為鼎漢幫一員。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曹壽民出任中興工程顧問董事長,更讓鼎漢幫勢力從交通運輸規畫,一腳跨進國內監造工程領域。

世曦變世襲,國產當家產?

根據媒體統計,從2001到2016年4月為止,鼎漢拿下政府493件大小標案,決標金額突破千萬元的有20件;而中興工程顧問從2008年至今,已標下近280億元的監造標案。官商人才交流難免,但現在是球員跟裁判身分完全混淆,在灰色曖昧中造就交通幫驚人的政商實力。

再以桃園機場排水系統和第3航廈跑道為例,狀況不斷,但都是世曦負責。而桃機公司前董事長尹承蓬卻是現在世曦母公司、中華顧問司的董事長,讓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提出質詢,指世曦與中華顧問高層大多是退休交通部高官,甚至安排子女進入就職,近親繁殖讓「台灣世曦」變成「台灣世襲」,連交通部所屬事業單位內部也大搞「世襲」。

他指出,之前高公局長石中光退休後,擔任中華顧問工程司董事長,並安排女婿、女兒進入該公司;現任台灣世曦副董事長張萩薇,以及世曦轉投資的海外公司副總經理鄭台隆,兩人的兒子也分別在中華顧問與世曦內任職;桃園機場公司前董事長林鵬良的兒子也進入華航,「這些人把『國家當我家,國產當家產』!」

利益太大擺不平,請政風介入協助

交通部內部人士指出,正因工程、標案利益龐大,未來桃園機場第三航廈後續有800億左右的工程要發包,還有二航廈局部整修工程,再加上免稅店合約快到期、新一波商戰開打,桃機公司黑函滿天飛,「交通幫」影響力大發威,加上桃機公司董事長曾大仁和經營團隊看法不一,所以交通部才會讓政風單位協助,特別針對重大投資招商召開廉政交流座談會,並邀請法務部廉政署與調查局官員與會,希望降低外界諸多臆測。

「桃機公司需要舉債才能做機場後續建設和改善工程,站在國家的立場,就是希望能從獲利較佳的免稅店這一塊多拿一點回來補。」交通部核心幕僚表示,或許因為這樣,利益又環環相扣、錯綜複雜,才會讓情況失控到必須讓政風單位一起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