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權鬥再起 長庚醫院最大的悲劇是..悲劇不會有終點


長庚風暴從急診醫師集體離職作為起點席捲醫界,這場風暴看來還會掃蕩一段時間。(攝影/蕭芃凱)

林口長庚醫院自今年6月發生急診醫師集體離職事件之後,除了院內連續發生醫療事件之外,醫療財團法人董事會中,所謂的「當權派」與「非當權派」之間的權力爭鬥,也並沒停歇。

一位可以說是最資深的董事雖然被集團領導人委以革新小組召集人一職,希望能協助長庚醫療財團法人走出陰霾。沒想到連這位共同創辦人也無法推動革新。他在10月初的辭職,讓長庚醫療財團法人董事會與董事長再度成為媒體注意的焦點。

昨天的最新報導是,集團的領導人似乎不再力挺自己的女兒,控制著超過3000億股票資產的財團法人董事會領導人,也許真會換人了

有朋友問我的意見。我的回答是,就算換人也無法解決長庚醫院的問題與悲劇。

董事長換人,然後呢?

今天有這位看來一言九鼎的大家長,但如果沒有這位領導人,那怎麼辦呢? 而且就算這次真的換了人,下一次再有爭議的時候又該怎麼辦呢?

今天長庚醫療財法人的問題,其實有幾句話可以描述:

他們認為是遺產。
社會認為是捐款。

因為有錢,才有現在。
因為太有錢,才沒有未來。

有錢可以作好事。
有錢也可以不作好事。

長庚醫療財團法人有兩個最大的問題:

一、先人捐贈了太多的股票,而這些股票又太值錢了。控制這些股票就控制了市值千億萬億的公司,既有錢也有權。任誰都想擁有這個明明是非營利,明明是用捐款所成立的基金會控制權。

二、最麻煩的問題是,這些股票,他們認為是遺產,社會卻認為是捐款。
他們認為是遺產,遺產就是他們家的,干你們這些外人什麼事? 但是社會認為是捐款,捐款就是回饋社會就是社會的,社會當然就可以發聲。

因爲不但有錢,而且有權。所以誰擁有了基金會的控制權,誰就能既有錢又有權。這和幾百年來流傳華人社會,各種小說劇本不斷演繹的「康熙王朝,九王奪嫡」其實完全相同。而且更慘。

因為九王奪嫡,可能只會上演一次。但是對可以存續百年的基金會控制權爭奪戰,卻幾乎是每年都會一直不斷發生。而且就算董事會一切都作得好,都平靜無事,也會有有心人讓它出事。

因為如果一切都天下太平不出事,那10年前沒奪到權的人,又怎麼可能一直永遠甘心呢?

因為我認為長庚醫療財團法人,已經不是遺產。
因為我認為長庚醫療財團法人,已經是台灣醫療體系中最重要的一部份。
因為長庚醫療財團法人的治理與作法,將可能深刻地影響台灣健康醫療與生醫產業與研究的未來。

所以我們不能用看戲的眼光看著這個財團法人的種種爭議。

根治醫療財團法人惡習解方:只能有錢不能有權

我認為換人只能解決眼前的小問題。

對於長庚醫療財團法人,以及它所影響的台灣醫療體系,甚至生醫產業的未來,必須要讓它,「只能有錢不能有權」。

我的具體建議是:

一、醫療法修法中,對醫療財團法人,應該加上醫療財團法人所持有之股票,有關股東權益的十年為期的落日條款。讓未來醫療財團法人所持有的股票,不能再選舉董事或監察人。

二、醫療法修正案中,對醫療財團法人董事會,如資產超過50億或100億時,必須選任一定人數的獨立董事及監察人。但這些獨立董事與監察人,不應由衛福部派任,而是由財團法人選任之後,報請主管機關同意。也就是說,衛福部只有否決權,但無權派任。免得衛福部藉這個機會,完全把手伸到全是民間資金捐助而組成的基金會務中。

三、對於醫療財團法人董事會中的獨立董事的資格與權責,也在醫療法中加以規範。例如獨立董事有權單獨要求主管機關對董事會或附設醫療機構進行調查。例如董事會如有表決事項,但獨立董事不同意時,該次會議記錄在未經主管機同意前不生效力。

長庚成為世界級醫院的機會,是否被自己人鬥掉?

我提出的這些建議,會不會被採納? 我知道機會很小。

我也知道,未來最可能發生的事,就是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但我確定知道的是,如果醫療財團法人制度,以及長庚醫療財團法人董事會,都不作徹底改革、改變的話,光是長庚醫療財團法人董事會的爭鬥,未來的幾十年甚至百年中,每年都會上演。就算一切平靜無波,也始終會有一些人,天天在那邊想著,要把現在的掌權者拉下來。

長庚醫院如我之前所說,是台灣最有機會成為世界頂尖卓越的醫療機構。但就算有人才有經費,還得先有個殫精竭慮為這個醫院努力奉獻,希望這個醫院成為世界級醫院的董事會。

一個把屬於社會的,認為是屬於自己家的。然後為了權力與權力帶來的錢與影響力,明爭暗鬥無日無之的董事會,又怎麼可能會為了這個醫院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以後的未來殫精竭慮呢?

長庚醫療財團法人的悲劇是它太有錢又太有權了。如果不能讓它只有錢沒有權,那不但將是這個財團法人董事會的悲劇,也會是整個台灣健康醫療界的最大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