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宛如槓時力抄襲? 抄同事也抄前朝 立法院頻爆「抄法案」爭議


余宛如日前批評時代力量黨團提出的稅改方案,其他委員已經提出,此舉是在作秀,類似的「抄法案」爭議三不五時就在立法院出現,只能看法案審查時,人有沒有出現才能見真章。(攝影/蕭芃凱)

­行政院長賴清德宣示稅改是這個會期的優先法案,而主審的財委會也磨刀霍霍,民進黨財委會立委余宛如日前就在臉書上批評時代力量黨團「幸福稅改」方案內容,許多提案內容已經有許多立委提出,此舉是「硬要作秀作過頭」。這已經不是余宛如第一次批評時代力量立委提出的法案,而「抄法案」的爭議三天兩頭就在立法院出現。

余宛如槓時力不是第一次

時代力量黨團在17日黨團會議後召開記者會公佈了黨團版本的「幸福稅改」方案,在「薪資所得特別扣除」、「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營所稅率」、「股利所得課稅」都有所調整,不過當方案公佈出來之後,立委余宛如在臉書上批評,「時代力量在兩稅合一廢除的這個時候,硬要做這些政治動作,到底想博取什麼利益? 若真的要提法案競合,大家的提案都一讀了,時力才想到要提這些東西,其實跟不上大家沒關係,多看看別人在做什麼就好,硬要作秀作過頭,人民的雪亮眼睛還是看得出來的。」

余宛如在臉書貼文之後,也引來時代力量黨團助理留言回應,時力黨團助理吳秉儒表示,並不是所有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都一讀,關於「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的部分,不僅立委余宛如曾提過,國民黨的立委賴士葆、盧秀燕與親民黨團都有相關提案,表示是具有朝野高度共識的提案,但這只是時力稅改版本的其中一項,還有搭配其他修法,兼顧可行性、合理性與公平性。

這不是余宛如第一次批評時代力量立委抄法案,去年底徐永明提出《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也被指控是收割余宛如的提案。

「大家都說時代力量是時代鐮刀,只有刀砍在自己身上時,才真的感受到痛啊」,當時余宛如在臉書上寫下這段話,質疑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收割」自己的《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余宛如當時表示自己只是先開了記者會,還來不及提出法案,就被其他立委「抄」走,當時時力黨團辦公室主任陳惠敏也在臉書貼文下留言,當時並未有任何相關法案已經一讀,而徐永明的提案也還在連署階段,只能說是有共同關心的法案,不能說是抄襲。

除了抄同事,最狂的還有抄前朝法案

除了在同個會期中,不同立委提出相似的法案之外,還有一種狀況是翻出前朝的法案,重新提出。

立法院因為有「屆期不連續」的規則,所以每屆4年的立委任期結束後,沒有審理完竣的法案,就不會處理,若要在新的屆期重新審查,必須由新任的立委再重新提出。立委段宜康就曾經批評,藍委黃昭順、馬文君在2016年提出的「反恐怖行動法」草案,都是抄襲民進黨2003年的版本。

段宜康怎麼抓到抄法案呢?因為民進黨2003年版提出時還沒有成立通傳會,所以法規當中的機關仍寫「由交通部電信總局協助之」,轉眼通傳會已經成立10年,代表兩人不僅是抄襲,「連抄襲都打混,你説恐怖不恐怖?」前幾屆的法案或有重要之處,必須重新提出來在立法院審議、修法,不過沒有與時俱進,的確會引來「抄法案」之議。

抄法案這件事,不只余宛如批評過,立委林淑芬早在2013年審查《勞工安全衛生法》修正法案時就指出,「應付公督盟提案加分,提案、抄法案的人一大堆,來審的只有2人。」許多法案的改革方向其實都有諮詢過相關民間團體,也具有高度社會共識,甚至朝野之間看法也趨於一致,所以難免看起來法案十分相像。

細緻比較,比起國民黨黃昭順、馬文君一字不漏的抄曾經在立法院一讀過後的提案,時代力量這兩次被指出的「抄襲」,都不是將其他立委的法案照單全收,只改「提案人」名字,而是提出不同的見解。以這次被批評為是提出來作秀的各類扣除額提案來說,其實賴士葆也有類似提案也是在同一時間於院會通過一讀,而時代力量的版本並不是只有修改「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是把所得稅法當中需要修改的部分,提出整部修正草案。

不過法案在委員會審查時,多半會讓提案委員先陳述修法意見,也幾乎會全程待在委員會全程參與審查過程,這時候誰有來、誰沒來,才真的看得出誰才是為了評鑑抄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