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豐案VS.慶富案 李瑞倉敢?顧立雄不敢?


針對慶富案,黃國昌已多次在立法院財委會砲火四射。(圖片來源/擷取自立法院議事直播)

10月19日蔡英文總統出席「2017財訊金融獎」頒獎典禮,小英總統盛讚金融業的表現,並且表示從金融業身上看到「正向的力量」,也希望金融業做為國家進步的後盾,讓台灣變得更不一樣。

席間一個最重要的獎項,是頒給前第一銀行董事長黃天麟,表揚他對台灣金融界的貢獻,以及許多為後進所稱讚的金融道德堅持。黃天麟也對於他所任職的一銀生涯,立下許多金融政策堅持,有著充滿自信的光榮驕傲。

黃天麟、蔡慶年,一樣第一銀董座兩樣情

只是對比前一天,現任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在立法院財委會因為慶富造船205億元違法詐貸案的答詢,被立委轟得滿頭包,同樣是第一銀行的董事長,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處境。

其實這一年來,小英總統的民調屢創新低,相信她內心一定五味雜陳。她可能會想,自己都已經這麼努力了,幾乎是事必躬親,對於政策議題也都立即反應,為何民調總是毫無起色?其實,慶富詐貸案就是給小英總統一個最好的答案。

因為政黨輪替已經一年多,這些過去暗黑的政商利益結構,依舊躲在光鮮亮麗門面的背後,整天笑咪咪過日子,而這些暗黑勢力不根除,小老百姓怎麼會相信台灣會有公理,又怎麼會相信小英政府是玩真的,小英的民調自然而然提升不起來。

被詐貸205億和被罰57億,孰輕孰重?

尤其慶富案這個標案,詐貸、銀行聯貸通過成立都發生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從去年到現在,媒體輿論早有太多質疑,甚至到今年8月9日,高雄地檢署都已經開始著手偵辦這一起詐貸案,慶富造船陳氏父子也坦承,利用假增資及以不實軍艦設備採購文件,向銀行團詐貸22億餘元,遭高雄地檢署依違反《公司法》及詐欺等罪嫌,諭令陳慶男800萬元、陳子500萬元、陳妻50萬元交保候傳。

慶富詐貸導致聯貸銀行的205億元可能化為烏有,而這樣的重大金融違法,較諸兆豐金因行政疏失遭美國罰款57億元,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卻不見政府對第一金高層做任何處置。

再看到8月15日台電發生大跳電,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因為承包商工程人員,一個不小心的錯誤動作,連帶承擔政治責任,下台負責。而一個205億元的違法詐貸,中間要經過多少承辦人員的審核,要經過多少層級的審查,這其中要蓋過多少經辦、主管、協理、副總的職章,再經過董事會核可?

要多少的鄉愿失職才會發生這樣的金融弊案?

試想,這需要多少的沆瀣一氣,多少的鄉愿失職,多少的黑暗要脅,才會發生這樣的金融弊案?官派的董事長絲毫沒有責任,未受任何懲處和法律處分,而金管會就默不吭聲,要不是黃國昌立委再度提起,一個已經曝光許久的弊案,眼看著就快要被「河蟹」掉了。也難怪老百姓對這個政府一點信任感都沒有。

當我們看到一銀老董蔡慶年,在財委會回答立委陳賴素美質詢,有關慶富案虧損金額,竟然回答「還在可容許的範圍」,回覆黃國昌則是「會核貸慶富造船,純屬商業考量」,那我們就想問蔡慶年:以一銀對慶富授信金額66億而言,倘若全部虧損,是否還在所謂的「可容許的範圍」?

再看到去年此時第一金控下的第一金證券,因為上半年虧損8000萬元,進而大裁員,那些因為貢獻度少1000、2000元而被資遣的員工,要是看到今天他們的老董說賠66億元「還在可容許的範圍」,真不曉得會不會吐血。就是這樣「嚴以律下,寬以待己」的人,霸住台灣各種重要位置,才會把小英政府的臉面都丟光了。

李瑞倉敢?顧立雄不敢?

姑且不論,此一詐貸案是否有貪贓違法情事,光是董事長未善盡善良管理人責任,就非常嚴重地背信於股東。對照永豐金控何壽川,金管會對蔡慶年確實非常寬容。

較諸民營永豐銀行非法放貸給自己親屬的相關公司,公股行庫失職放貸給非自己親屬的公司,在法律上與道德上更加不容。而李瑞倉當金管會主委時敢解職何壽川,號稱要來金融改革的「顧大刀」顧立雄至今沒有作為,這也難怪永豐金控敢將吹哨的副總經理王幗英解職,你政府連官股董事長違法都不敢管了,我永豐金控又何必理你,教訓一下吹哨者也是剛剛好而已。

只是這樣下去,即使新任的賴揆再怎樣日以繼夜拚經濟,再怎麼解決五缺,對這些被暗黑勢力挖破的漏洞不加以彌補,怎麼拚經濟都是枉然。所有的好政策,都會變成暗黑既得利益勢力從中上下其手、中飽私囊的劇本而已。衷心期待那個充滿正義感、糾正不良少年逆向行駛的賴清德,能夠好好管一管這檔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