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陞案一周年 投保中心38人要如何追回樂陞賠償85億?


投保中心副總趙順生說,樂陞案後續的民事訴訟恐怕還是一段長期抗戰,但是過去其實也有被告在訴訟過程中就來尋求和解的案例。(攝影/蕭芃凱)

10月19日,樂陞科技正式下櫃,對於許多人來說或許只是看到一家公司逐漸殞落,但對於投保中心來說,肩上所背負的是2萬投資人的期望,曠日廢時的法律攻防戰才正要開始。

總計4萬人次求償共85億元,規模是有史以來之最

「真的是勞心又勞力......,」投保中心董事長邱欽庭忍不住感嘆。這樁台灣證券史上首次公開收購「成功」,卻付不出錢的騙局,投保中心代投資人向日商百尺竿頭、樫埜由昭等人打團體訴訟,雖然贏了首戰,但隨之而來是在另一案中,被告已經脫產完成,才獲准假扣押的挫敗。

事實上,若單單以公開收購破局來說,公司主體其實是百尺竿頭及其相關企業,換句話說投保中心只能向其求償,並不能擴及樂陞前董事長許金龍、樂陞的董事,以及尹啟銘、陳文茜、李永萍三位大名鼎鼎的獨董們,因此投保中心一再尋求突破口,最終想到以財報不實的方式向董監事提起民事訴訟。

根據統計,以百尺竿頭公開收購樂陞股票的公開說明書不實部分,共有1萬9700人參加團體訴訟,總求償金額約46億元,台北地院於今年8月判投保中心勝訴;至於樂陞財報不實部分,總共有約2萬人參與,求償金額也高達39億。若以人次合計,等於約有4萬人次申請團體訴訟,人數之多、規模之大都是投保中心成立以來之最。

董監事、獨董訴訟過程進行和解補償,過去有300多個先例

「我們都已經有準備,這是一場長期抗戰,」投保中心副總趙順生分析,雖然明顯可以推敲出樂陞案是同一套資金間在做轉換,然而由於其中有一大部分關鍵金流在海外,從檢調的起訴書中也可以看出這部分並不是非常清楚,證據上的追查有困難,可以預想後續的法律流程還有很長一段。

趙順生老實說,由於法律訴訟現在都才剛開始,沒有人能預想得到究竟會如何發展,尤其民事訴訟通常會先有刑事上的基礎才會開始進行。不過針對投資人、大眾最關心的實質賠償,或許也不用那麼悲觀。

他指出,在三種情況之下,董監事、獨董們會來尋求和解,第一是在法官審理的過程中,通常也會勸被告進行和解;第二是在一審判決出爐後,被告大概就會知道後續如何發展,若較不利於自己,這時候就會來找投保中心協商,更明白說,若民事方面先和解,在刑事上可能也會有幫助,而這也是最常見的狀況。

至於最後一種則是被告若還有東山再起的計畫,卻發現民事訴訟最終有可能判決需要賠償的金額是天文數字,變成自己未來規畫的潛在風險,因此乾脆在自己可負擔的範圍內進行和解。

38人幫投資人討回45億,平均1人1億8千萬

以過去的通案來看,已經有大約300多人,在訴訟期間就來尋求協商、和解,目前累計和解金高達45億,讓人難以想像的是,投保中心實際上的編制只有38人,換句話說,平均每人已經幫投資人討回1億1800萬。

「在處理樂陞案求償的期間,同仁每天加班到晚上10點都已經變成常態,甚至忙的時候我自己也必須下來一起key-in資料,」趙順生笑說,有時候投資人打電話來關心進度發展,自己也要化身為心理輔導老師,安慰投資人不要太過焦慮。

樂陞案之複雜,對於具有法律、會計專業的邱欽庭來說也是一大挑戰,「真的是絞盡腦汁。」因為要如何在時間有限加上社會高度矚目之下,做出對投資人最有利的事,像是跟中信銀、中信證達成補償5億元的協議,就是努力了許久的突破口,雖然後續的法律訴訟沒有人能有百分之百把握,「但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協助投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