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艱難的時刻在你身邊的永遠是家人 劉品言的車禍回憶錄


劉品言表示,這場車禍影響了她的一生,到現在臉的兩邊都不對稱,而當年她痛得食不下嚥時,是阿嬤拿著裝滷肉飯的便當盒一口一口餵她,讓她有勇氣度過這一關。(圖片來源/四塊玉文創)

作者簡介

劉品言

暱稱為言言,臺灣全方位女藝人,2002年十四歲時就出道,以歌手出身,為兩人歌唱團體Sweety成員。因外貌與另一女藝人天心相像,故有「小天心」之稱。

2011年8月6日,劉品言宣布成立自己的經紀公司鴻言娛樂。投資一百萬新臺幣,多名藝人前來祝賀。其中,好友安鈞璨以零簽約費加盟,以示支持。公司旗下栽培眾多新人。

每個人都有害怕的事,有人怕鬼,有人怕蛇,我怕過馬路。

小時候的一場車禍,讓我對過馬路有一生的恐懼,直至現在每回過馬路,都有從心臟麻到手指的緊張,走不到對岸的焦慮,也許只是短短三十秒的時間,但都是必須挑戰的心理障礙。

一陣天旋地轉後,看到的是媽媽緊張過度而漲紅的臉

那場車禍,記憶猶新,說起來連溫度我都感覺的到,是台北盛產有點悶的冬天。

讀大安國小一年級的我,被太后牽著準備坐公車回家,其實我一直都挺享受著這個路途,太后很美,每次中午來接我下課時,都剛好是她從髮廊出來,吹個蓬鬆的波浪法拉頭,經過的地方都留下了香水味,路上行人無不回頭對美女行注目禮,視線也會往下看看我這小蘿蔔頭,雖然我穿得很不美,太后都用一種「妳媽覺得妳冷」的狀態在打扮我,每天都有驚人的數件衣服在我身上,從背心到短袖還有長袖的衛生衣,再加上長袖鋪棉上衣兩件,最後再穿上棉被一樣厚的外套,就完成了我人形肉球的造型,外加一個斜背塑膠水壺,跟橘的可以的國小制服帽,我看起來很「安全」。

敦化南路、基隆路口當年能穿越的地下道還在蓋,很多跟我們一樣要跨越過去敦化那頭的路人都在等紅綠燈,然後要在秒速很短、車速超快、車流超多的狀況下,穿越六線道的路口,在當年我眼裡看來,彼岸像籃球場兩頭的距離一樣遠,每次綠燈一起步,我都是被太后半拉半舉的才可以加快腳步在紅燈來臨前走完,今天也是一樣,還差兩線道的距離就要紅燈了,我決定放開太后的手趕快跑起來,跑過這台大公車的車頭前,我就到安全的島上了,就在我快到的時候,從公車旁衝出來一台要紅燈右轉的摩托車,速度好快。

我被撞上了,好像被一個巨大的怪物撞飛在空中,挨了一劑怪物出的上勾拳,感覺好久好久才掉落到地面,臉朝下靜靜地趴著,我沒有動,我好像沒有想要動。

太后衝過來把我翻面,我睜開眼睛,看見她嚇的臉色漲紅,用她的右手使力的頂住我下巴,手指幾乎快把我嘴遮起來了,嘴巴不斷的安慰我說:「沒事喔,媽媽現在帶妳去醫院,妳不要哭喔,沒事媽媽在,不要怕喔!」又再回頭叫那個撞上我的快遞男生去叫救護車,「你!快點!快去叫救護車!」

恰巧路過的劇組人員成為救命恩人

旁邊的路人也幫忙維持秩序,因為我跟太后就這麼在馬路上,可是已經綠燈了,所有的車都開始動,車速一樣都好快,我躺的柏油路都在震動,身體冷冷的,好像是水壺破了,可是怎麼聞起來有血的味道?

這時好像才回過神來問太后:「媽,我是不是流血了?」

太后:「對,但沒關係,妳不要動,媽媽壓住妳的傷口了。」

她講話好抖,我感覺她很緊張,我想抬頭看看我到底留了多少血,但她用更多一點的力氣把我抱住說:「妳不要看,沒事,媽媽壓住了。」

我想讓她不要緊張,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開口說:「媽,我沒有想哭。」

太后說:「妳好棒!好棒,再等一下下,我們就到醫院了。」才一講完,我就看到她的臉色劇變,我突然流了好多血,衣服感覺更濕了,她扯破喉嚨死命的大叫:「計程車!計程車!」路人也幫忙攔車,但就算有空車經過,卻一台都沒有停下來,甚至還有停下一看我躺在那就開走的,救護車依舊還沒來。

一台黑色的車,在經過我們後放慢速度倒車回來,搖下車窗問:「需要幫忙嗎?」

太后:「拜託拜託,可不可以送我們去醫院?」我聽得出來她快崩潰了。有兩個男生在車上,副駕駛座的人下來幫我們開後座車門,我依舊被抱著,只是移上車時,我下巴的白骨已經暴露在太后的眼裡,她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我已經濕透的外套上,右手還是不放棄的對我的下巴加壓,我對她說我有點痛,其實好痛好痛,痛到我不得不開始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看看這車上的人,一個很壯一個很瘦,車上的東西,車尾頂斜斜的,放了好多雜物,一些板子,一些鐵架,還有黑黑的箱子,看著看著終於到了急診室門口……。

我得救了,在急診室總共縫了二十一針,陪著太后的,是撞傷我的快遞小弟,而兩位善良的人,離開時跟太后說,他們要去拍戲了。冥冥之中,一個要瀕臨死亡的人,居然被拍戲的救回來了。

阿嬤:愛你的人都在你身邊,不免驚

在車禍恢復期安慰言言的是,阿嬤滷肉飯的好滋味,以及來自家人滿滿的愛。(圖片來源/四塊玉文創)

醒來已經是兩天後的事,我的脖子跟頭都被固定了,左手及右手臂都有不同的點滴插著,太后告訴我,我的下巴會有一條深深的疤,下嘴唇也是,我開始好用力的哭,好用力的想哭到再醒來一次,會不會發現這些都沒有發生,我不會這麼痛,不用打針,不用住醫院,不會變醜。

只可惜,哭哭醒醒了好幾次,每一次醒來我還是一樣在病房裡,我還是受傷了,能吃東西的時候我也不想吃,醫院的飯菜總是只會讓人更沒有胃口,阿嬤來了,今天她沒有帶著爽朗的招呼聲,只是微笑靜靜地走到我的床沿,摸摸我的手、我的頭,一收到阿嬤的心疼,我的眼淚如豪大雨,啪拉啪拉的把滿腹委屈都哭出來,我一面哭,阿嬤一面拿出了那個熟悉的雙層鐵便當盒,我哭得更大聲了,抗議的大哭大吼:「我不要吃!我什麼都不要!」

阿嬤往我床沿一坐,勸誘的說:「哩先呷一嘴再說,不然阿嬤要回家囉!」我還是在哭,但只好把嘴張開了,阿嬤俐落的把手一伸,湯匙就在我嘴裡,是阿嬤的滷肉飯,還是熱熱的飯跟從小吃到大的滷肉味道,不鹹不膩,沒有油油的味道,有一點甜,有一點洋蔥香。

阿嬤又再餵我一口,我吃了,怎樣都比醫院的飯菜好吃,我還是拗拗的一句話也不說,跟全世界賭氣,阿嬤說:「言啊,妳沒有不一樣,妳還是大家眼裡那個漂亮的小公主,大家看妳也都一樣,沒有人會在意妳臉上有沒有疤,妳下巴有沒有歪。」

「可是我變好醜,大家會怎麼看我?」抽搐地看著阿嬤。

阿嬤說:「妳變醜妳就會對別人不一樣嗎?」

我搖頭:「不會。」

阿嬤又說:「那妳都用心對每個人一樣,妳怎麼覺得別人會不喜歡妳嗎?阿嬤揪不甘誒,妳受了這麼大的車禍,愛妳的人都在妳旁邊,不免驚!不免驚!」

我還是嚎啕大哭,任由自己被太后跟阿嬤給緊緊抱住,阿公走過來,把充滿力量的手放在我頭上為我禱告,禱告多久我就哭多久,但哭得不反抗、不賭氣了。

因為我知道,今天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