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農的心正在淌血 台北的「瘋情」農村嘉年華是在嗨什麼?


北市府上周舉辦瘋情農村夢想嘉年華,卻讓真正務農的農民感到有些詫異。(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

辦公室的大卡車一大早出發往旗山去載香蕉,焦急的農民正等著政府伸出援手。

但何止是香蕉農,這幾年好多農民都苦不堪言。有人兩年沒收入,有人三年沒收入。前年颱風兩千多公頃土地受災、去年兩萬多公頃土地受災。兩次颱風後冬季蔬菜同時成熟,菜母高麗菜帶頭崩盤。連續兩年受災農民賺不到錢。去年颱風重創台東,台東荖葉倒成一片,荖葉是台東農民最重要收入。但因為不是健康食品,政府補助處處限制,許多農民想放棄荖葉檳榔,轉作其他作物,但是前途茫茫不知道望向何方。

吳郭魚已經兩年低價。今年又逢桃園病毒事件,造成嚴重滯銷。魚一直沒人買、一直吃飼料、飼料就是錢。嘉義、台南、屏東甚至花蓮、台東養殖漁民沒有收入,還必須一直投飼料。嘉義縣政府政策性採購後,到處拜託人吃,竟被一些單位直接丟到垃圾桶。雞、雞蛋。現在正走入危機中的火龍果。

時空錯置的活動是在消費農村?

這是農村這幾年的處境。受颱風、寒害,形成損失。災後復耕又因為產期撞在一起而價格暴跌。加上大陸政策性採購、政策性限制,讓我們的農產進退失據。

昨天下午正要趕去市場,看到總統府前台北市政府率領全國許多農村、社區舉行「瘋情瘋情農村夢想嘉年華森巴女郎熱舞嗨翻」簡直時空錯置、搗亂。

整個活動豪華、熱情,甚至許多偏遠、貧窮、沒有工作的、甚至求助的鄉村、部落都盛裝遠道來參與森巴舞與鼓的表演。

這樣的活動好奇怪,不知民間疾苦,更不知在農民痛苦時找對方法幫助農民。是在消費農村?讓真正務農的農民詫異,讓社會剝離成台北和非台北。農村的青年、小孩背起鼓,練習好久,是不是遠離了自己家裡正遭逢的困難?和在田裡忙的親人揮手再見北上參加嘉年華。

奇怪!政府帶頭「瘋」什麼?

也許提案的民間的基金會熱衷藝術與夢想,但透過政府提出企劃,動用公共資源資、稅金,就成了政府的活動與施政。政府應該與人民疾苦在一起。農村苦、政府帶頭「瘋」。瘋掉了執政的「敬意」。

台北市政府是首善之區,如果能不自外於農民,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例如在農產爆量時舉行果菜公司現有通路以外的更多市集,開放更多假日據點。甚至協助蔬果店家進行助農活動,幫忙飯店舉行各種旬菜嘉年華。

真奇怪呀!在慶祝嗎?柯P慶祝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