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案》其實去年6月市場上就開始有人兜售慶富股票3萬張....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第一排中間)政商關係良好,承攬海軍獵雷艦案一路都有藍、綠「有力人士」力挺。(圖片來源/淡江大學)

海軍獵雷艦得標廠商慶富造船弊案持續升高,聯貸案主辦行第一銀行25日接近午夜的11點突然宣布,因為慶富公司包括積欠銀行利息在內的3.1億資金,遲遲無法籌足到位,而先訴求的債務協商破局,同時正式認定慶富聯貸案違約,最嚴重全民將買單125億元。

一銀宣布慶富聯貸案違約,125億債由全民埋單

根據第一銀行統計,整體聯貸銀行團目前已經撥款154.1億,若國防部獵雷艦專案不繼續執行,扣除掉備償存款29.1億元後,最嚴重聯貸銀行團得認列125億元損失。其中,一銀最大損失約35.5億元,若再加上自貸損失10億元,總損失金額高達45.5億元,若以一銀今年1至9月的稅前盈餘170億元換算,等於直接吃掉近3個月獲利。

至於其他8家聯貸行,若按照比例計算,合庫銀、華南銀、台企銀最大會有約17億元損失,台銀、土銀約為12億元,彰銀及農業金庫有6億元,輸銀則有接近2億元損失。但把話講白一點,由於9家聯貸銀行通通是公股銀行,這125億元最後豈不是債留全民,「最大苦主」並不是一銀,而是全體國民。

糟糕的是,慶富的子公司慶陽海洋公司因承攬基隆的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案,於2013年10月獲得以土銀為主辦行,包括高雄銀行、農業金庫、合庫銀和新光銀行在內的5家銀行,聯貸共9.5億元,據了解,已經動撥近6億元。但目前海生館不僅已跳票,母公司慶富又有破產危機,這些錢恐怕又是另一筆債留人民。

慶富3萬張股票、每張51降到45元,「有沒有興趣?」

近來猛追慶富弊案的時力立委黃國昌就在臉書上痛批,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家族洗了一堆錢到中國,現在於義大利建造的船又不屬於我國,「至少」留下150億元的債務給全民埋單,「請當初的決策者與主事者,出來給大家一個交代,並請行政院組成的專案小組與法務部檢調,務必徹查到底,給全體國人一個交待。」

確實,弊案演變至今,到底哪些人該負責?今日上午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爆料,一銀董事長蔡慶年已經口頭請辭,奇怪的是,蔡慶年隨後仍透過公關體系強調,「雖然慶富違約,但只要國防部有意願走下去,本案還是有機會完成,」對於請辭一事不否認但也不證實,再加上財政部、金管會也都接著指出,並未接到相關訊息,讓人懷疑是否又是一樁「被請辭」事件。

其實重新回顧整起聯貸案,慶富詐貸似乎早有預謀。國民黨立委馬文君早在2016年7月的國防委員會上質詢,慶富應該於去年第一季增資的10億遲遲無法湊齊,導致聯貸案從去年2月拍板後,一銀卻延遲到6月底才敢撥款,「這樣的拖延,也令人不禁合理懷疑,慶富造船是否採取金融犯罪手法不實灌水增資,左手口袋進、右手口袋出的手法欺騙9大官股行庫聯貸案。」

好巧不巧,一位不願具名的金融圈人士也向《信傳媒》透露,去年6月初左右,開始有不少「政、商各路人馬」出面向他探詢,「慶富3萬張股票、(1張)51元降到45元,還可以直接和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對口,有沒有興趣?」換算下來總金額高達13.5億。

只是去年6月慶富跟一銀的聯貸案才剛撥款下來不久,陳慶男就急著想要出脫慶富持股,時間點很不尋常。「若說剛拿到銀行大筆聯貸金額的慶富,一下子財務就陷入困窘,也是相當的奇怪,合理猜測可能是當時銀行聯貸的錢撥下來後被特定人拿走,才會出現慶富財務出現問題的情況。」一位金融人士說。

金管會副主委鄭貞茂當時也是聯貸銀行團總經理之一

這也可以見得,慶富趁著政黨輪替的交接時期,到處找金主借錢或入股的事情,早在去年政、商圈就已經逐漸傳開,奇怪的是,這一年多來卻沒見任何相關單位有具體作為,難道聯貸銀行團、財政部、國防部甚至行政院真的全部後知後覺,連「行政調查」都沒做,抑或這又是另一起像尹清楓案查下去會「動搖國本」的案子?

目前看來,蔡慶年恐怕率先被推出來止血,但是若再往前回推,據一銀指出,聯貸案從2015年9月開始規畫,到2016年2月簽約,當時9家公股的董總幾乎都還在位子上,甚至聯貸銀行團之一的農業金庫總經理鄭貞茂,還是現任的金管會副主委。

除此之外,包括前朝財政部長李述德、某藍營南部極重量級又藍綠通吃的資深立委、藍營大老,以及綠營立委通通被指涉或多或少和慶富承攬獵雷艦案有關,就看行政院長賴清德是否真有魄力處理爭端,還全體國民一個公道,如他在國會殿堂上所承諾,「調查結果有問題絕對嚴辦,不管是誰,該移送就移送、該撤換就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