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長榮及對岸手中搶下黃金拍檔 台塑化與科騰合資內幕


一次環評未過,台塑化差點丟掉與科騰合資機會,雙方最終仍順利設廠,未來產品單價是母公司台塑化的3、4倍以上,將成為國內石化高值化成功案例。(攝影/ 鄭國強)

這一家全球化學大廠3M公司30年的供應商,目前吃下全球3成氫化苯乙烯嵌段共聚物(HSBC)市場,凡舉汽車的機油、廚房裡面的保鮮膜、嬰兒的奶嘴、經過美國FDA認證的裝血袋都是它產品的應用,這家公司叫科騰公司(Kraton),是美國紐約證交所上市公司,也是國內各大化學廠積極爭取合資的對象,然而最終與台塑化合資成立台塑科騰,經過多年努力,終於在今年開始試俥。

台塑科騰生產經理鍾東霖表示,試俥完要到今年底,希望年底前可以拿操作許可,正式投產。台塑科騰所生產的HSBC將全數銷售與母公司美國科騰,屬於高值化材質,混合在合成機油內可以增加其耐高溫度、應用在醫學用導管、血袋、奶嘴可以增長其耐用年限,而且產品毛利非常的高。

美國科騰,各方爭取合資

HSBC使用來自台塑化等供應原料,但台塑化的主流產品丁二烯一頓市價2000美元、乙烯每噸1200美元,HSBC每噸單價則是4000到5000美元(12萬到15萬元台幣),比丁二烯、乙烯還要高3到4倍,也因此,台塑科騰未來的毛利率將是台塑化的2倍以上,未來每年至少創造45億元產值,美國科騰規劃未來產品將輸出中國搶市場,台塑科騰將成為台塑化的金雞母。

「然而台塑科騰之所以能夠走到建廠、試產這一步,看起來是台塑化從李長榮化工手上搶來的,但也有點運氣,因為科騰差一點就跑到中國去設廠。」一位石化業總經理說。

一切要從2012年開始,經濟部於當年12月設立石化高值化推動辦公室,「推動石化業轉型升級,朝向高值化發展」,要打入石化業裡面的LV、愛馬仕市場,並協助台、美兩國石化高值化產品的在台投資案,美國科騰是全球高值石化HSBC的最大供應商,在全球擁有5個廠,為各方爭取對象。

台塑化動作最快,2011年就和科騰簽下合作意向書,將興建年產能4萬噸HSBC的廠房,本來在2012年將通過建廠需要的「六輕四期擴建計畫第七次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有過關,沒想到接下來的環評竟然沒過關,一位科騰派駐在台灣的巴西籍董事還因此丟了工作,但雙方仍很有誠意的在2013年3月合資成立台塑科騰公司,共投資78億元,雙方各出一半,並於4月1日召開第一次董事會。

然而有了不愉快的環評結果,美國科騰公司也同時和李長榮化工接觸,雙方洽談甚歡,在與台塑化合資成立公司的隔年,科騰也和李長榮化工簽下合作意向書。

2014年1月,正當台塑化和科騰在麥寮六輕打算啟動興建廠商時,李長榮化工宣布,將榮化旗下美國Baytown廠、中國大陸惠州廠及台灣高雄小港廠等橡膠事業群重組後移轉予科騰,與其組成新合併公司Kraton Performance Polymers plc.;雙方持股各半,該項計畫預計於2014年第4季完成,同時新公司將在紐交所上市。

「但是科騰公司在看李長榮化工的帳目時覺得看不太懂,又沒辦法獲得合理的解釋,雙方陷入僵持。」一位石化產業分析師說,雙方1月份簽訂合作意向書,沒想到當年7月底,李長榮發生高雄氣爆事件,雙方破局,8月8日李長榮化工公告終止與科騰原簽署交易契約,並依契約規定,向科騰要求支付2500萬美元終止費。

李長榮出局了,讓台塑化重燃希望,但事情沒有照劇本走,科騰當時考慮到中國市場未來需求龐大,打算赴中國設廠念頭未斷,但許多外資在中國都有不愉快的經驗,例如申請書一直遞交,不斷地修改各種方式,還沒申請完卻發現中國當地廠商已經在原址隔壁蓋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廠房,因此科騰當局陷入猶豫。

環評未過,差點被榮化搶走

「後來台塑科騰環評過了,台塑化再向科騰招手,美方馬上回頭。」一名石化同業說,自科騰董事會正式通過投資案、環評到完工,花費時間約3年,董事長由台塑化總經理曹明兼任,總經理則由美國科騰指派,一個副總來自台塑化,另一個副總則是科騰指派,2016年已順利完成排放量認證階段,也使得台塑化首度有機會布局高階熱可塑性橡膠市場,邁向高單價的銷售。

鍾東霖興奮的指出,台塑科騰是利用台塑化煉油產生的副產物為原料,生產更高等級的氫化苯乙烯嵌段共聚物HSBC,除了年營收預計可達45億元以外,並可帶動下游產業150億元產值,增加320人的就業機會,他舉例說,本來包裝的鈔負重紙材必須從美國進口,在六輕內的廠區完工生產後,紙材的部分便委託國內廠商生產,帶動國內其他產業。

他預計還要5到10年才能損益兩平,然而好消息是,台塑集團已開出條件,若台塑科騰營運表現良好,五年內有預留另一個廠區供擴建第二廠所用。然而鍾東霖眼前的願望還不敢太貪心,「我只希望今年底前可以拿 操作許可,那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