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成為「共匪」?《葉盛吉日記》用文字見證白色恐佈


成大都計系教授葉光毅每每在出席相關活動時,都會穿著父親就讀仙台二高時期的西裝與帽子出席,他終其一生都在探索父親的信仰。(攝影/蕭芃凱)

­天真可愛的光毅兒:

見了你的照片,我的心中不知道怎樣高興。在當天的夜裡我睡不著。

我不信,毅兒,大漢,眼睛、鼻子、嘴都像我嗎?我很幸奮……

要努力用功進到醫學(系)……你乖乖在你媽懷裡睡吧!……

這封信寫在1950年11月12日,這是台大醫院醫生葉盛吉留給兒子葉光毅的最後一封信。葉盛吉在當年5月被抓,11月被槍決,而兒子在10月出生,葉盛吉在寫完遺書的17天後就在馬場町被槍決,終生不曾與自己的兒子相見。

加入共產黨是不得不的選擇

1950年5月,27歲的葉盛吉被控涉「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學委會李水井等叛亂案」遭逮捕,同年11月在馬場町遭到槍決。葉盛吉的日記自1938年的學生時代開始書寫,一直寫到1950年5月28日,也就是他被捕的前一天,內含了前後長達十二年的生活點滴,用文字見證二次大戰、日本戰敗、二二八事件,以及國民黨敗退來台與白色恐怖年代初期。

國家人權博物館主任陳俊宏表示,他在閱讀日記時對於葉盛吉人生經歷有很深的感慨,葉盛吉以文字分享考試的挫折與落榜的經歷,和當今學生並無不同;不一樣的是,葉盛吉的年代是白色恐怖肅殺手段最為劇烈的時期,他在日記中所呈現的真性情,對比出國家暴力加諸人民的斲害顯得多麽殘忍。

主編《葉盛吉日記》的中研院台史所所長許雪姬在書序中指出,「在國民黨政府的暴力下,為了改善台灣的政治、社會環境,一批有理想、有志氣、有勇氣的年輕人,被迫只能挑選共產主義的紅色祖國,卻在紅色叛徒的出賣下被一網打盡,令人不勝唏噓。」

葉光毅說,「這是一個時代青年一定會選的路,有理想、有志氣、有勇氣的年輕人只能被迫挑選共產主義,這是被時勢催迫,是無可奈何。為什麼被催迫?日本話叫『犬死』:死在那裏也沒人知。有人要曲解,說成因為年輕不懂事而參加共產黨,那也沒辦法。」

解讀受難者日記留下忠實見證

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1993年在《台灣紀行》提到葉盛吉時,用整章的篇幅來介紹了葉盛吉,稱這位青年好像活在「榮光世界」。葉光毅每每在出席相關活動時,都會穿著父親就讀仙台二高時期的西裝與帽子出席,他終其一生都在探索父親的信仰,「我是戴著他的在天之靈,在此向大家道謝。」葉光毅認為自己的父親已是「公共財」,不論是否偉大,「他不是一個人,後面還有至少1萬2千個受難同志,有些是有意但有些無意,有些是被曲解,有些是被誤解。」

《葉盛吉日記》原文由日文寫成,在編輯團隊努力下翻譯成中文,有許多當年流行用語,都經過多次的校正與研究。協助翻譯日記的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說,他其實無法改葉盛吉的稿,但許雪姬跟他說去天國以前做一點有意義的工作,並自問自答,「天要給我那麼久的時間嗎?我會繼續努力的。」葉光毅也期許各界共同正視文化、生命、人權及公民的議題,追求真正的轉型正義,而不是扭曲的社會制度。

國家人權博物館與中研院台史所從2015年開始進行長達5年的日記翻譯解讀出版計畫,2017年出版的1、2冊《葉盛吉日記》是1938年1941年的日記部分,未來2年內,預計將葉盛吉的所有日記出版完成。陳俊宏表示,希望社會大眾,能夠透過日記上細膩與生動的文字,仔細的閱讀葉盛吉醫師的生命歷程,讓讀者與未來世代的所有人,能以這些故事作為對於過去歷史的反省,並更加珍惜現在得來不易的民主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