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瞬間你的人生就被偷走了 揭秘1970年代北韓恐怖綁架策略


從1970年左右開始,不斷有南韓、日本人被綁架到北韓,至今仍有500位被綁架的南韓人未回到南韓。(圖片來源/)

二戰後,美蘇託管的朝鮮半島爆發內戰,之後南北分裂。1978年,南北韓政經局勢開始反轉,曾經是亞洲最令人稱道的共產主義政權北韓,逐漸步入貧窮。在共產革命化為餘燼前夕,北韓政府開始採取綁架計畫,首要目標便是曾經統治朝鮮35年的日本。而在冷戰時期,北韓綁架事件可視為某個龐大計畫的一環。1970年代晚期以前,北韓綁架的對象主要是韓國人,金正日上台後,他為了讓情報工作多樣化與擴大化,綁架策略便更加精進,綁架的對象也更廣了。  

海邊的綁架事件

1978年7月13日晚上,蓮池薰與女友奧土祐木子騎單車到柏崎海邊觀賞夏日煙火節。當第一朵煙火在空中綻放時,蓮池注意到附近有四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拿著菸走到面前跟他們借火。正當蓮池伸手到口袋時,那四個人突然攻擊他們,塞住他們的嘴巴,蒙住他們的眼睛,然後用橡皮束帶捆住他們的手腳。「不要出聲,我們不會傷害你們。」一名攻擊者向我們保證。蓮池與奧土被分別裝在兩個帆布袋裡,然後送上橡皮艇。從袋子的網縫,蓮池依稀見到柏崎溫暖明亮的燈火漸漸消逝在背景中。一小時後,他被送到停在岸外一艘較大的船上。特工強迫他吞下幾顆藥丸──避免傷口感染的抗生素,讓他睡著的鎮靜劑,還有暈船藥。等到第二晚醒來,他已經在北韓的清津。蓮池沒看到奧土,抓他的人告訴他,他們把奧土留在日本。

從清津開往平壤的夜車顛簸不已,第二天早晨,當火車抵達北韓首都時,蓮池十分憤怒。「這是違反人權與國際法!你們必須『立刻』把我送回日本!」他叫道。當蓮池宣洩怒氣時,綁架他的人只是靜靜在一旁看著。蓮池發現對立不是辦法,於是想動之以情。「你必須理解,我的父母身體不好。」他解釋說。如果他們擔心他,身體可能會變得更糟。想必他的綁架者也能理解這一點吧?

綁架者靜靜地聆聽蓮池的長篇大論。「你知道嗎,」他說道,然後停頓了一會兒,讓蓮池註意聽他接下來要講的話,「如果你想死,那麼這倒是個尋死的好方法。」他的語氣平淡而不帶感情,彷彿已經司空見慣。他向蓮池解釋,他被綁架的原因是要他協助朝鮮半島的統一,這是每個北韓人民的神聖使命。那人又說,畢竟,蓮池的先人為韓國帶來這麼多苦難,蓮池既然享受了日本對殖民地橫徵暴斂的成果,負起一點責任也不為過。他暗示要蓮池訓練間諜假冒日本人,或者乾脆由蓮池自己來擔任間諜,但對於蓮池到底要怎麼促進兩韓統一的詳情,那個人仍語焉不詳。好消息是只要蓮池努力工作並且順從他們,他最終可以被送回日本。

徹底的洗腦和與世隔絕後的北韓人民

綁架者把最令人震驚的主張留到最後──蓮池非但不會因為被綁架而受害,最終他反而能夠獲益。「你看,一旦朝鮮半島在金日成將軍的領導下統一,將會開啟美好的新時代。」他解釋說。北韓的社會主義將會傳遍整個亞洲,包括日本在內。「當那個光輝的日子到來,我們韓國人將過著和平的生活。你會回到日本,你的經驗將有助於你在日本新政權中擔任非常『高』的職位!」蓮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有人說出這種荒謬的言論?

今日的北韓是世界最貧困與最孤立的國家,但在蓮池薰遭綁架的一1978年,北韓卻是亞洲最令人稱道且最繁榮的共產主義政權。1960年,北韓的人均所得是南韓的兩倍。儘管韓戰期間北韓遭美軍轟炸後幾乎夷為平地,但工業為主的北韓依然對農業為主的南韓擁有巨大優勢。對蓮池薰來說,既苦澀又諷刺的是,1978年正好是南北韓地位互換的一年,從這年開始,南韓開始走向全球經濟強權的道路,北韓則逐漸步入貧窮,乃至於陷入饑饉。換言之,這是歷史上最後時刻,北韓的政治與經濟體系仍具有不言自明的優越地位,因此敢於派出間諜擄掠他國的人民,向他們昭示北韓革命的榮耀,並且自信地認為這些被擄者會加入北韓的革命鬥爭行列。

「綁架」是一種統治和侵略世界的手段

為什麼北韓要費事地從海灘與小鎮擄走日本平民?。思索北韓的內部運作成了東京、首爾與華府三地北韓觀察家的室內遊戲。最合理的解釋是,綁架只是某個龐大計畫的一環,這個計畫可能是統一兩韓、將金日成的意識形態傳遍亞洲以及羞辱日本。「不要把綁架當成一個取得語言老師的古怪方法,它應該是北韓試圖透過革命分子來顛覆日本(可能還包括其他亞洲國家)的一個夢想,革命分子的來源則是被綁架者本身或北韓情報員,如此一來,看似毫無意義的綁架行動就會變得可以理解。」史家特薩.莫里斯─鈴木(Tessa Morris-Suzuki)寫道。「這種透過北韓訓練的革命分子進行顛覆,使日本社會陷入混亂的想法,在當時看來並不像今日所想的那麼荒誕不經。」

1974年8月15日晚間,南韓總統朴正熙到漢城國家劇院發表紀念結束日本統治二十九週年的演說,政府官員與外交使節都到場聆聽。從日韓兩國對1945年8月15日這天的命名,就可看出兩國在心理與語言上的疏離,日本稱投降日為「終戰日」,韓國則稱為「光復節」。就在朴正熙發表演說後不久,一名年輕人跳到走道上開槍。朴正熙身旁六個人全逃離位子,其他人則上前壓制攻擊者。就在現場陷入一片騷動的時候,朴正熙的妻子倒在椅子上,頭部中彈。行刺者被逮捕,朴妻被送往醫院,但朴正熙仍堅持完成演說。當晚他的妻子在醫院去世。

這名行刺者是一名二十二歲的在日韓國人,他是朝鮮總聯(在日朝鮮人總聯合會)的成員之一。當時北韓與日本並無外交關係,朝鮮總聯是北韓實際的駐日大使館。行刺者合法入境南韓,隨身帶著他從家鄉大阪的警局偷來的左輪手槍。這次行刺已是北韓第二次試圖殺害朴正熙,於是南韓終於忍無可忍。南韓進一步提升已經加強的維安工作,並且對在日韓國人進行更徹底的身家調查。此次事件也讓日本與南韓的關係趨於緊繃,南韓指責日本忽視朝鮮總聯帶來的共產主義威脅。

韓戰結束的二十五年間,遭綁架的主要是漁夫。當時還沒有全球定位系統,因此漁船經常會不慎越過「北方界線」,也就是海上的非軍事區,但兩韓對於界線的明確位置一直未達成共識。數百艘漁船遭北韓海軍登船攔檢,然後拖回港口。被綁架者在歡迎聲中抵達社會主義天堂,這些不識字的勞工獲得在南韓罕能得到的尊重。李在根是漁民,於1970年遭到綁架,他告訴我他獲得英雄式的歡迎。一下船,六名捧滿了花的女性上前迎接他。「不要回南韓!跟我們一起在北韓這個人間天堂生活。」她們懇求他。大多數被綁架的漁夫會在幾星期或幾個月後被釋放,北韓希望他們回去後可以宣傳他們在北韓受到很好的待遇以及北韓的高生活水準。少數人自願留在北韓,他們相信(或許他們是對的)貧窮的漁夫在社會主義國家可以過得比在資本主義國家好。北韓一直在尋找特殊人才,這些人就算沒受過正式教育,但只要擁有特長,就能發揮用處。許多漁夫,包括李在根在內,都被北韓招募並且受訓成為間諜。他們絕大多數都被交還南韓,只有少數人如李在根自行逃走。至今北韓仍有500名被綁架的南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