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入共產黨青年的盤算 北京台生一句話揭穿王裕慶真面目


北大博士班台生王裕慶日前表示,明年兩會後將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圖片來源/王裕慶@FB)

北大一位博士班台生王裕慶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大膽地表示明年兩會之後,將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台灣幾乎所有媒體都有關注,某報甚至作頭版頭條,媒體普遍稱這為「盧麗安效應」?其實沒有盧麗安,替王裕慶撥撥算盤,也知道王裕慶並非一股腦熱,而是自有盤算,「事實上,王在盧麗安事件之前就公開表示要入共黨,」可以斷言,台灣未來也將有更多的王裕慶,光罰罰錢實在沒什麼嚇阻力。

北大台研院鷹派李義虎是王裕慶指導教授

首先,王裕慶是一個已經結婚的三十九歲大齡青年,還在全職讀博士班,可以料想家境應該還算寬裕,他的中學與大學均部分是在移民地加拿大念的,估計也沒當過兵,也至少該有加拿大的居留權,甚至公民身份。能不能處罰還是個問題。

而王就讀的北大國關學院,下轄國際政治、外交學與外事管理系等7個系所,其中不乏對台灣事務涉略極深的兩岸關係學者,又以國際政治系教授李義虎最為台灣民眾所熟悉。身兼北大台灣研究院院長的鷹派李義虎,正就是王裕慶的指導教授。

一個台灣人跑到大陸去念兩岸關係,可以想見的他政治傾向本來就偏紅。一如他所表示,他們全家是痛恨李登輝的台灣化,才憤而移民,顯見他們一家是對大一統的中國有所認同的外省家庭,會想入黨並不為奇。

全家移民海外,妻子是大陸河南人,料想不跟台灣有所瓜葛,同時如果沒服兵役,回來台灣就業的麻煩是可想而知,反而王的台灣關係在中學就已經斬斷,不能回台長期居留對他也是沒有什麼成本。打著第一個申請入黨的台生,反而有「指標性價值」的紅利。現在中國推派代表台灣的黨代表、人代大多是移民中國的台二代、台三代,王裕慶這個台一代想撈個代表當當並非難事。

打著首位申請入共黨的台生,應可撈到代表位子

而念政治學這種的純學術博士,本來出路除了任教,本來就窄,他頗有體認地說,台灣教職早就飽和,他根本沒在台灣找教職的打算,他的出路剩下就是去海外任教與中國的學術單位找工作。

台灣目前教職飽和,大陸也將在這幾年飽和,海外學術工作又難找,筆者在大陸讀博士班的朋友,紛紛搶著三年畢業,希望可以順利早一步在中國卡位,王裕慶若有著第一位共產黨台生的背景,無疑可以讓他在中國找學術工作,增添許多分數。斷了台灣連結,無害,多了共黨身份,有利,該怎麼作,不言自明。

北京台生:王裕慶本來就是台奸

北京的台生圈,老早就覺得王裕慶跟特立獨行,一般台生在對岸跟當地人士交流,必然須說一些場面話的,私底下在網路群組、聚會還是會吐苦水跟說真心話,王裕慶則不然,任何場域都極力吹舔中國,即便全是台生的場合也是如此,其他台生不少不以為然,可不是像王所說的「許多台生都認同中共而有入黨的念頭。」

據可靠消息北京台生圈反而是罵:「王裕慶本來就是台奸。」北京台生現在是等著看笑話,但王裕慶自我感覺頗為良好,在媒體報導之後,臉書上大言不慚已經在媒體版面蓋過蔡英文鋒頭;對大陸媒體放話,台灣政府要罰他五十萬,甚至有北大台生透露:「王裕慶這兩天忙著到處打電話找媒體採訪他,」

政治認同,本來就是個人的自由,必須給予尊重,但在盧麗安、王裕慶之後,想在大陸謀教職、落地生根的台灣人,誰都說不准有沒有可能「被入黨」,王裕慶說盧麗安是一個「典範」,在大陸也趨向謀教職越來越困難之際,即便沒有親共,台生也恐因現實考量,可能不得不就範,「典範」已然出現,台灣當局實在應該未雨綢繆,不能再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