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藏鏡人?慶富案背後的那隻黑手已經呼之欲出.....


公股銀行一向聽命行事,通常「上面」的人交代什麼,才會有動作,到底是誰能夠讓一銀急轉彎,成為「慶富案」連帶主辦銀行?(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一齣戲要能夠引人入勝,讓戲本身的投資者以及觀眾都願意買單,好劇本是最主要的先決條件。

同樣的一家資本額6億元的漁船公司慶富,可以承攬國防部350億元獵雷艦標案,然後公股行庫還願意雙手捧上幾百億、幾乎九成無擔保的錢借給這家公司,這要不是有一套寫好的「超完美劇本」,然後一夥人披上「國艦國造」華麗外衣一路的配合演下去,實在是很難做得到。

6億資本額漁船公司,吃下國防部350億獵雷艦標案

現在大家看「慶富案」,一下陳慶男、一下獵雷艦、一下又爆出第一金蔡慶年、土地銀行,今天黃國昌出來講、明天又是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然後是國防部長馮世寬、再來又是財政部長許虞哲出來講,到底主角是誰?誰是整件事的關鍵?一般民眾看得一頭霧水,而背後的那隻黑手,也正好可以躲在後面笑呵呵。

一般要了解問題、抓住解決問題的核心,要先綰住肉粽頭,找到最主要的那條線後,下面所有的問題就會像一顆顆綁著的肉粽,可以循序漸進解開了。 慶富案也一樣,表面上消息混亂、訊息複雜,但是只要抓出那一團混亂毛線的線頭,整件事情的輪廓,幾個關鍵點就會一個個浮現出來,解開謎團的密碼,自然就可以清楚浮現出來。

其實要糾出慶富案這整件事情的幕後黑手,只要抓住兩個主軸往下去追,十之八九的疑點就可以釐清,其中一個主軸是獵雷艦標案本身,另一主軸就是公股行庫的聯貸問題。

首先是標案本身。一般大家都知道,要做軍火生意是有特殊管道的。一家資本額6億元的慶富漁船公司,為什麼可以打敗台船,承攬到國防部350億元獵雷艦標案?當時在評分上,慶富跟台船是同分,最後是抽籤決定的,而慶富之所以會得高分,應該是因為慶富找到IM+LM這兩家義大利與美國大廠一起造艦有很大關聯。

軍火生意不是人人可做,誰是慶富搭上美、義造艦廠的牽線人?

陳慶男就算藍綠通吃,他如何有這麼大本事,輕易就接觸到這兩家國際級造艦公司,還讓兩方都願意與慶富這麼小的公司合作,讓這兩家公司埋單?這中間牽線的是哪些人?

標案有了,再來自然是需要錢,不然這齣戲也演不下去,但誰要配合來演出呢?那就是公股銀行的聯貸案。

一般人如果創業或是投資需要資金,想透過銀行貸款,銀行就算把你身家全部都翻出來查了一遍,說不定都還不敢借錢給你,這情況在保守的公營行庫更加明顯。

一位不願具名但曾擔任過公股及民營金控董事人士依照他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了「公股」跟「民股」董事會差別在哪裡。他表示,公股永遠在等「上面」的指示,所有的決定都是「上面」決定的,所以一個大型的聯貸案過不過?通常都是看這個「上面」的人,有沒有指示。

如果以慶富這個聯貸案來看,首先,就可以來檢視一下這個案子核貸的時候以及撥款的時候,當時的財政部長是誰?因為像這種公股銀行開聯貸的會議,大家為了躲避以後如果出包要背負責任,都會儘量把做決定的權力推出去。

公股很被動,通常要有「上面」的人指示才會有動作

「這樣的狀況要不要貸?大家會在哪裡討論很久,但是都沒人會決定,都在推,所以這樣有高度疑慮的案子最後會過,絕對是『上面』指示下來的,但是可以指揮得動公股銀行董事長的人,在政府中是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的。」這位董事說。

如果從時間序來看,慶富是在2014年拿到獵雷艦標案的,第一金是在2016年2月綠營贏得總統大選勝選,政權輪替的空窗期核貸這筆款項的,這整件事都是發生在馬政府時代,當時總統是馬英九、行政院長是毛治國、財政部長是張盛和,只不過是兆豐金經過評估不敢主辦這個聯貸案,最後主辦銀行才會落到第一金的手中。

有趣的是,兆豐、第一金同樣是公股銀行、兩家金控的董事長同樣都是官派的,且財政部長都是張盛和同一人,為什麼結果會不一樣?而第一金為何評估近一年,最後才在2015年10月的常董會通過這一起聯貸案?「 這時候會出現這樣的變化,通常就是有外力介入了,一般來說,可能是有其他更大的長官交代了,才會讓案子過關的!」一位了解官股運作的金融界高層說。

這位金融界高層透露,官股行庫的運作跟一般民營金融機構不一樣,董事長都是財政部派的代表,所以能指揮得動官股行庫董事長的,只有財政部長而已,不過財政部長要公股行庫做什麼,很多時候也是「更上面」的人下的條子交代的,因為這些金控的董事長之所以可以坐上這個位子,一般都是要報到行政院,且要總統府點頭同意才可以的。

蔡慶年是李述德提拔的

當年馬政府裡頭到底誰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製圖/蔡云瑄,陳慶男圖片來源/中山大學)

10月26日立法院質詢慶富案時,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就曾爆料,有一銀的員工告訴他,馬政府時期的財政部長李述德曾為此事找過蔡慶年,而李述德與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又是「學長學弟關係」,綠營立委莊瑞雄也提及,外傳當年行政院內部為此開過會議後,一銀就急轉彎願意擔任主貸,過程中更曾「有位南部立委關切」,當年馬政府裡頭到底誰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可以讓一銀說轉彎就轉彎?

第一金董事長蔡慶年原本是財政部國庫署署長,2008年馬政府上台,李述德當上財政部長,蔡受到李的提拔,一路從土銀總經理轉換舞台到台灣中小企銀擔任董事長,接著很快又到期交所擔任董事長,2010年又到第一金、一銀擔任董事長至今,李對他的提攜,在金融圈大家可是人人都看在眼裏。

一位曾在政府任職的金融業高層就說,當年蔡慶年一直在財政部體系裡頭,後來李述德當上財政部長的時候,一路提拔蔡慶年,蔡變成李述德他們那一群人的救火隊,而李述德上面的老闆就是馬英九,所以馬是信任李述德的。

至於馬為什麼信任李述德?這位金融業高層解釋,馬金團隊在金融領域主要有四根柱子,第一根柱子是馬,而馬本身以外就是金溥聰,另外兩位重要的人就是李述德(財政部長)跟陳裕璋(金管會主委)。

馬金李是馬政府時代金融鐵三角

李述德是一路上就跟著馬,從台北市財政局長一路做上來,後來馬第二任,陳裕璋從金管會下來之後裸退,但李述德卡到了更棒的位子,就是從財政部長轉換舞台到證交所當董事長,「所以李述德是馬金體系裡頭最重要的財經大將,旁邊才是圍繞在李述德身邊如蔡慶年等這些人。」這位金融業高層說。

現在當朝野立委以及外界不斷質疑主貸放款給慶富造船的第一銀行,是否曾被「有力人士」關切時,蔡慶年不僅一再否認,還不斷強調該聯貸案是出於商業考量,並非政治性貸款。只是若真的是出於商業考量,面對慶富這樣的小公司,正常程序下一定會要求擔保,而不是這種九成都無擔保就把錢貸出去,蔡這樣的說法顯然邏輯上說不過去。

至於後來是哪一個外力進來,且一定要讓慶富這個案子過關,這才是整件事情的關鍵所在。但是誰可以指揮得動官股行庫全部買單?這應該已經是屬於政府極高層才能這麼夠力了,照這個線頭持續往上追蹤查下去,相信躲在第一金控背後的那一隻黑手,很快就會呼之欲出了。

馬政府9月發出密件,一銀10月常董會通過慶富案

針對此案,黃國昌2日上午繼續提出質疑,他指出,馬政府時期總統府曾為慶富聯貸案,在2015年9月以密件行文行政院,再轉給相關部會,要求財政部當日下班前,釐清是否收到該密件。財政部長許虞哲回應,初步了解沒收到公文,但會再進一步了解。

至於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則證實,當時確實有2密件從總統府發出,經行政院函轉金管會,但他無法回應為何當時總統府、行政院會以密件處理,這問題應該去詢問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及時任行政院長的毛治國。

由於一銀先前發布的新聞稿中就已經明確表示,慶富聯貸案是在2015年9月份就開始規劃,2015年10月常董會通過此案,至2016年2月4日聯貸簽約,對照2015年9月突然有兩密件從總統府發出之後一銀就開始規劃這個案子,是不是總統府這兩封密件起了作用才讓一銀對慶富借貸案的態度出現180度大轉彎?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