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吹哨者」各自表述 顧立雄查案慢半拍,說好的真相呢?


針對永豐金解任王幗英一事,顧立雄向媒體表示他相當「不滿」,會盡快查明。但永豐金證工會指出,早在半年前就向金管會陳情,希望盡快釐清事情真相卻毫無回音。(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隨著永豐金控前董事長何壽川等人遭起訴後,外界原本以為延燒了大半年的永豐案將慢慢落幕。不料兩周前、10月20日,永豐金卻悄悄於深夜發布重訊,公告解任永豐銀行資深副總、永豐金證前財務長王幗英,頓時輿論再掀波瀾。

對此,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在媒體前撂下重話,「請何家放手永豐金!」強調將會親自監督此案,於一個月內完成調查,了解永豐金是否對「吹哨者」王幗英秋後算帳。

工會不認為王是吹哨人,向金管會陳情大半年過去毫無回音

不過,《信傳媒》記者發現,早在今年4月,也是王幗英向周刊爆料不久後,永豐金證工會不但已經迅速要求資方一同召開會議以釐清事件經過,隨後也經工會理監事會議決議通過,發函向金管會陳情,表示「不具工會會員資格的主管人員擅自對外爆料,影響所及的是廣大基層會員權益」,懇請金管會務必迅速查明事實。

永豐金旗下工會向來以強悍於業界聞名,會向主管機關陳情完全是2000名基層員工已經不堪其擾,希望真相能夠水落石出。然而這封陳情函就像石頭丟進水裡般,大半年過去毫無音訊,對比顧立雄近期大破大立的發言,看在工會眼中只有深深地無奈。

「如果今天她說的都屬實,公司願意概括承受,但如果不屬實,為什麼我們(基層員工)得承受這些負面壓力?」永豐金證工會理事長許奇逢忿忿不平地說,「集體工會共識,認為她(王幗英)並不是吹哨者,我們要有真相,而不是一直懸在這裡。」

王幗英之所以被外界認為是吹哨者,在於其今年4月具名向金管會舉報並對媒體爆料,指出永豐金證子公司永豐金證(亞洲)握有今年3月被停牌的中國輝山乳業7.27億股,市值從新台幣80億元暴跌為12億元,顯然涉有弊端,接著當自己想調查這件事時,卻突然被無預警調職。

真相究竟如何,金管會能不能盡快說分明?

後來證明,永豐金證(亞洲)持有之輝山乳業股票,為客戶以融資或質借方式的部位,非直接持有,雖然對單一股票曝險過高,業務發展太過積極,但直接被定位為弊案恐怕太過苛刻,這也讓許奇逢對王幗英的指控相當不以為然。

他指出,王幗英在擔任永豐金證財務長的期間,其實也是永豐金證(亞洲)的董事,同時更是永豐金證風險管理委員會的委員之一。換句話說,王幗英不僅本人就是公司經營決策的主事者,況且她在過去多次相關會議上,完全沒有提出異議或是強化風控的建議,何來有「多次向高層書面及口頭示警」的說法?

據了解,永豐金證券在2016年6月,早於作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12月出具報告前,以及之後在2017年1月,分別針對永豐金證(亞洲)的融資業務,和輝山乳業融資集中度過高問題,召開過會議進行專案討論。

許奇逢痛訴,「前財務長身為公司高層,又長期參與事件其中,她真正做了什麼?媒體輿論也一面倒,真正受傷的是耕耘基層的員工,工會希望金管會能給個說法,因為向金管會陳情也不了了之,金管會到底有沒有去查證?」

具體揭弊還是挾怨報復?吹哨人保護法保障雙方權益 

至於永豐金為何調職、最後甚至解職王幗英?據透露,由於王任職永豐金證期間,金控正在實施減法專案,然而王領導之部門員工數量卻不減反增,且增幅相當大,其他部門主管也多次向公司抱怨王效率不彰。

此外,人資部門調查後也發現,王的管理方式較為情緒化、高壓,種種情況在金控考量之後決定將她調職。沒想到這反倒成為王幗英之後逕自向外爆料的導火線,進而演變成最後永豐金將她解職,並依背信、毀謗等向她提起自訴,雙方正式對簿公堂。

現在,這究竟是勞資爭議,還是永豐金違法秋後算帳,顯然已經愈來愈撲朔迷離。長期關注吹哨者議題的民進黨立委江永昌認為,若吹哨者保護法能夠趕緊訂定,將內部檢舉管道、第三方外部檢舉途徑建立起來,其實不僅能有效保護公益通報者,也能避免現在這樣各說各話,反而變成多方皆輸的局面。

江永昌表示,從國外的經驗來看,若案件明顯虛偽不實、或沒有具體內容,其實受理揭弊的機構也不會予以受理,但同時吹哨人也能獲得「三保」,也就是身分、工作和人身的保全,如此一來對於吹哨人,以及被檢舉單位都能獲得一定程度的公平對待。

「金管會若不咬緊牙根處理現在的問題,未來只怕會付出更大代價」,江永昌說,金融業是屬於高度專業的行業,確實不易被外界所了解,吹哨者保護法建立之後,才能真正做到金融監理的全面性,他呼籲金管會趕緊動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