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名」綁架的馬英九 他在慶富案的錯誤決策比貪污更嚴重


重視名聲多於金錢的馬英九,因為過度愛惜羽毛讓自己成為沒有政治影響力的前總統。(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看過大陸劇「走向共和」(又稱「滿清末代王朝」)這齣戲的人,都認識一個人叫翁同龢,他是光緒皇帝的老師,由於是「帝師」,所以備受尊崇;加上官至戶部、工部尚書、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更是權傾一時。

劇中有個橋段,翁同龢不貪錢,所以有人想獲得工程標案,知道送錢沒用,就想幫翁出版書法集。因為翁非常喜歡書法,卻一直沒時間整理自己的墨寶,也因當時文人的矜持而不好意思自己出版。結果書法集一出,翁非常滿意,認為自己的書法在當時已成翹楚,就大筆一揮的把工程包給此人,當然引發了嚴重的貪腐。

此事讓光緒知道後非常生氣,他告訴翁,「名利,名利,名在利前」,你翁師父怎麼就因為一本書法集就把自己給賣了?從此就把翁打入冷宮。
這凸顯一件事,有些人不愛財,卻愛名,馬英九就是這種人。

「馬習會」馬英九被消費了

例如他在第二任期開始就積極推動「馬習會」,希望與習近平能在2014年的北京APEC見面,以建立他在歷史上的名聲。為此,他積極推動兩岸關係,例如「服貿協議」,結果事與願違,一場「太陽花學運」打亂了一盤棋。

最後,雖然「馬習會」還是在2015年11月於新加坡舉辦,但看得出這是習近平的政治需要,因為當他覺得蔡英文在2016年當選總統已經是大勢所趨時,必須與馬英九見一面,一方面獲得歷史地位,另一方面也增加對台工作的成果,因為他擔心黨內有人批評他的對台工作在「太陽花學運」後就一事無成。

所以可以發現,他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中有關對台講話的一開始,就提到了「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晤」。由此可見,「馬習會」是馬英九被習近平徹底消費了,難怪馬當時向習提了一大堆要求,但習都毫無回應,因為習在意的只是那一張與馬握手的照片而已。
當然,馬英九也是心甘情願的被消費,因為他看重的是那個「名」,所以也不敢在習近平的面前提中華民國與「一中各表」,甚至還脫口說出「一個中國原則」。

另一方面,就是因為馬英九在意「名」,所以愛惜自己的羽毛超過任何事。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慶富案

我與馬英九沒有仇,也沒有恨,不討厭他也不喜歡他。我從來不認為馬英九會貪污,因為他不敢貪,怕玷污他的名聲。很多反馬的人說他會貪污,那是一廂情願。

「慶富案」還在調查,但從目前事證來看,就是個世紀大弊案。馬英九作為三軍統帥,如果知情此事,那是上下串通,圖利貪腐;如果被欺瞞,那是顢頇無能,愚蠢昏君,因為他讓「慶富」這個詐騙集團,有辦法打通各種環節,藉由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進行「權錢交易」,在公股銀行中大撈特撈。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該先向全民道個歉。因為「慶富」最後如果倒閉,所有銀行聯貸都將成為呆帳,由全民買單,台灣的國家安全更是不保。

「絕緣體」讓他成了沒政治影響力的卸任總統

但馬英九面對質疑,只有一句話「對於自己清白有信心」,他只在乎自己的名聲。可是眾所皆知「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馬英九在「慶富案」的錯誤決策,比貪污更嚴重。

因為愛惜羽毛,因為謹小慎微,所以他任何事情都會找個人當「擋箭牌」,當「絕緣體」,避免火燒到自己,這是他小聰明的地方,也是他發揮法律人特質的地方。例如「特支費案」中的余文、「洩密案」中的黃世銘、「三中案」的蔡正元、「大巨蛋案」的李述德,到「慶富案」中的簡太郎。但也因為這種「不沾鍋」的個性,讓他成為一個沒有肩膀的領導人,「洪仲丘事件」後,貿然就廢了軍法,迄今後患無窮;而他過於保護自己,使得始終沒有真正的政治盟友,也沒有人願意幫他說話,成為沒有政治影響力的卸任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