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提告簡太郎 「他還有臉說真金不怕火煉」?


簡太郎說大家法院見,黃國昌則認為簡太郎的上頭還有人在指使。(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國軍獵雷艦之慶富案爭議持續延燒,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5日揚言,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和一銀前董事長蔡慶年別以為離職了,就能拍拍屁股走人,亂搞後債留人民,他將對兩人提告究責。

昌神提告觸犯貪汙治罪條例

黃國昌在臉書表示,簡太郎為了幫財務狀況不佳的慶富公司喬出新台幣200多億元無擔保貸款,竟違法濫用職權,傳公股行庫董事長到辦公室,召開無紀錄的秘密會議施壓,導致相關公股行庫違背法規所要求的徵信義務和審核基準,同意放款慶富,讓慶富獲取不應取得的不法利益,進而導致公股行庫損失上百億元,明顯觸犯「貪汙治罪條例」第6條。

黃國昌說,蔡慶年除了與簡太郎存在共犯關係,也觸犯「金融控股公司法」第57條、「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等規定的特別背信罪。

黃國昌今天(6日)於財政委員會結束後,到台北地檢署具狀告發簡太郎與蔡慶年,是否還要繼續撒謊掩護更上位的濫權者,讓他們自己在司法程序中好好想清楚,「別以為離職了,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亂搞後把債留給人民,沒這麼簡單」。

王定宇:簡太郎要當余文嗎?

時力立委徐永明對於簡太郎在召開協調會一事上說法反覆,質疑他先說是陳情、又說接到傳真,後又改口要協調國家重大政策。他指出,若非是遵照時任行政院長毛治國或總統馬英九之意,簡太郎為何要主動召開協調會?

徐永明認為,此案到現在還沒有相關人士遭到收押,恐怕已經開始隔空串證,若檢調不積極偵辦,可能只會以行政疏失作結。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亦質疑,若簡太郎的角色使銀行罔顧風險、放棄專業、放出不該放的款,構成職務上的圖利貪瀆,當然需要調查,「他要當余文嗎?」

簡太郎回答中央社訪問時說,他是本於權責,依法行政,所為均有所本,真金不怕火煉;尊重黃國昌的提告,「大家法院見」。

簡太郎是文官系統出身,曾獲選行政院模範公務人員,1996年以政務官身分當選國大代表,1999年即官至簡任14職等的內政部常務次長。馬政府上台,他還是次長,只是從常務轉為政務。早年簡太郎曾以無黨籍參選立委,但是落選。

簡太郎讓國民黨在屏東趴在地上

2014年,簡太郎獲國民黨提名參選屏東縣長,期間屢屢被綠委質疑他帶職參選、進行資源綁樁、違反行政中立,但即使如此,他與民進黨候選人潘孟安的對戰,得票率僅37%,創下國民黨在該縣史上最低得票的難堪紀錄。

當時國民黨縣黨部協助簡太郎選舉,甚至祭出負面文宣指潘孟安有緋聞,但此舉激怒屏東選民,雙方告上法院,經過2年多審理,國民黨縣黨部主委張雅屏數月前被判有罪定讞,入監服刑。前黨主席洪秀柱還為張雅屏抱不平說,「秘書長曾永權、組發會主委蘇俊賓、被輔選的候選人簡太郎等人何在」、「是否一起申冤?」

今天上午黃國昌回批,要簡太郎應該跟大家好好解釋,有什麼權責可以去喬?面對這麼大的損失,有跟全體國人說一句抱歉嗎?還有臉說真金不怕火煉。黃國昌說,簡太郎跟蔡慶年目前為止好像坦蕩蕩,不相信上面沒人指示他們會做這種事,包括蔡慶年在立法院屢屢說謊,在立院說謊沒事,但進入司法程序,就會是偽證罪,小心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