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差距+內部對立 台灣當前最迫切需要做的其實是這件事


政府長期依賴大企業,變得眼光只看往有錢人,但弱勢族群卻越來越沒被照顧到。(圖片來源/Flickr@Blowing Puffer Fish)

我想寫這個題目已經很久了。

現在國家對立嚴重,經濟、人口、勞工、貧富差距、內外壓力備至,台灣社會面臨轉型跟整合,我認為現在是該戮力進行內造的時刻,而我們要讓國家社會成為甚麼樣的國家社會,怎樣形成共同的意識,是一件值得我們努力與擘劃的事情。

人民被迫移往都市,卻無法改善貧窮現況

好人運動今年到40多個眷村煮水餃,一方面我感受到外省二代的焦慮與茫然,但同時我也覺得,如果我們以照顧榮家、榮眷的的態度來照顧我們的人民,那麼許多人民也就不會對眷村充滿羨慕而幾近嫉妒了。

許多有能力的眷村戶買了眷村房子,自己住在外面,卻轉手就把房子讓渡,賺了一筆。同時也有許多人生活無以為繼,進而把國家唯一給他們賴以為生的房子賣掉,租屋住到較便宜的地方。

將近20年的時間我在災難發生時盡量扮演民間志工中心的角色,發動志工參與救災、募集物資輸送災區,發現許多災區同時與貧窮、產業失調畫上等號,而且越窮而偏遠的地方越危險。因為近幾年各級政府、各單位開始流行「警告施政」,動輒將公路警戒性封路、撤離居民或者限制人民行動。

為了保育、水源保護,人民依山林維生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農耕收入太低,以及缺乏工作、醫療,形成變相將人民趕到都市,同時也像是在懲罰留守在鄉村的人民。

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國家對有錢人的依賴越來越深,形成一種政府極力服務有錢人,卻不是培養廣大稅基的怪異現象。

人口追逐工作機會擠進都市,都市過度擁擠、發熱,耗盡能源與資源來解決人口聚集所衍生的問題,又再進一步的耗盡資源。人民的效益被房地產綁住,輸送給操弄房子的人。政府卻不做資源整合,讓人民可以得到生活與幸福的基礎條件。

頭痛醫頭與放煙火作秀耗掉民力與智慧

我想組織好人運動各地分館、分會,建立城鄉互助組織。建立氣候變遷與災害嚴重化的大型家具與物資輸送系統---物資輸送車隊與家具銀行。
一方面幫助崩盤蔬菜,一方面進行平時與受災的城鄉物資互助系統。

我想組織農村與部落工作隊,進行適應社會處境的鄉村建設、規劃與實作。將人浮於事的的博士、資深經理、水電工、泥水工、木工、通信技術人員組成農村工作隊,去修理農村居屋、發展社區產業農作、社會服務。

現在一日生活網已經建立,將青年導入鄉村建設,把鄉村整建成適合人民居處的地方,正是許多人民夢寐以求的事情。像搶救貧窮大作戰一樣,一邊解決問題,一邊看重人民眼中的希望。

我曾經創辦蒜頭銀行。落果嚴重時以救災、濟助的急迫性組成城鄉互助的落果酵素銀行。雇用失業者組成臨時工班,利用崩盤高麗菜製作酸高麗菜。一方面創造價值,一方面緩解賣壓。

國家有好多事情可以做

我們應該提出內造國策,把人民的小事看重、做好,把人民的小事看做大事。那怕是把人民家中的馬桶更新,都可以提升成像蓋高速公路一樣。

現在高鐵蓋好了,航空業者失業,連帶工程人員不知道後面要做甚麼。勤勞、認真、有技術、有專業的人民變得茫然。有資本、有條件、有組織的社會,掉入對立拉扯。彷彿不能走進國際的競爭市場,我們就沒有辦法活下去。

我不這樣想。

我們的社會還有許多地方參差不齊、許多地方景色宜人,我們應該提出內造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