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改》公司減稅、員工加薪 這樣的說法你相信嗎?


川普大幅降公司稅,白宮「可讓美國家庭年均收入增4千美元」的說法,引發美國左右兩派經濟學家論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近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將大幅降低公司稅,先是柯林頓其實的美國前財政部長、哈佛教授賴瑞‧桑默斯(Larry Summers)說,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White House 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簡稱CEA)主席講的「公司所得稅降到20%,會給勞工帶來平均四千美元的加薪」一席話,如果是學校報告的話,他會打個不及格。

川普降稅,引發左右兩派經濟學家大戰

接著白宮首席經濟學家哈塞特(Kevin Hasset)也不干示弱,回敬了桑默斯一句「胡扯absurd」,再接下來就引發了一場大牌經濟學家的大混戰。

左派的經濟學家如柏克萊的Brad DeLong等桑默斯的徒眾,忙不迭的罵右派經濟學家數學白痴,公司減稅,最好會給員工加薪。但哈佛的Mankiw接著在部落格上,推導了數學給這些人看,他「證明」了,不但減稅可以加薪,減的一元稅,還會有超過一元的加薪。

這下不得了,在左派眼裡,右派經濟學家已經被意識型態綁架到,不但無法用經濟直觀推論,數學也不會了。「左派良心」克魯曼(Paul Krugman)也出來罵Mankiw數學搞錯了。但芝加哥大學的Casey Mulligan、John Cochrane,還有Scott Summers這些右派,拿出更多的佐證,說左派才意識型態衝腦,才不會做數學。

經濟學界一時之間,好不熱鬧。

其實公司是不繳稅,繳的是股東、管理階層、員工跟客戶

我不想講他們的數學爭論,但我覺得這爭論,搞錯重點了。把減稅的動機,押注在勞工加薪上,根本就不對。要了解為什麼這樣說,先讓我講一個重要的觀念,也就是,不管稅率多寡,「公司是不繳稅的」。繳稅的是股東、管理階層、員工、供應商和客戶,不是公司這個非人的法人。

一個獲利的公司,政府抽取營利事業所得稅,政府拿走的部份,就是這些人少分到的錢,也就是公司所得稅,是這幾個利益相關者所繳的。公司稅付得越高,就越少薪資可以給員工,越少股利分紅、股價上漲給股東。

在一個競爭激烈的貨品市場、勞動市場和金融市場裡,管理階層得小心的分配獲利給這些人,給股東、高管多了,留不住員工的,給員工多了,金融市場集資有問題。

減稅所省下來的錢,還是要這樣小心的分配,一個不小心,客戶搞丟了,減再多的稅都沒用。

所以我是不相信4千美元這個加薪數字的,這世界這麼複雜,最好是CEA有辦法估算出這麼漂亮的數字。而這爭論忽略了減稅的最重要意義,即,「新資本的投入美國經濟」。

我再講一個觀念,「股票投資人是不管公司所得稅率的」。

稅改不是劫貧濟富,是改變世界經濟平衡

舉例來說,在股票市場買蘋果股票的投資人,眼前有好幾個選擇,但到最後面臨的就是「風險」和「報酬率」的計算,蘋果付完公司所得所後的純利,可以用兩種方式變成投資人的收入,「股利」或是「股價上漲」,投資人算好相對於風險應得的報酬率後,決定要不要買蘋果股票。

今天如果美國突然減稅了,蘋果每年可以分給股東的錢變多了,但「搶進」的投資人,立刻就會把股價推升,而讓未來的投資報酬率又回到相對風險的應有程度。接下來蘋果的任何股票交易,又都看不到公司所得稅率的計算了。所以次級市場的投資人是不管公司所得稅率的。

但如果是全資擁有的私人公司,或是外國資本,那公司所得稅率的大小就影響甚巨了,因為這關係到要不要來美國投資,從35%降到20%,影響到的是這些投資人可以放到口袋的獲利大小,美國政府抽得少,他們拿得就多。

有這樣的誘因,加上美國的龐大市場,和美國健全的法律制度、金融市場,川普的減稅會帶來驚人的投資效應。鴻海的郭董、軟銀的孫董,這些人的計算大家都還看不明白嗎?

這不是劫貧濟富的減稅,這是改變世界經濟平衡的稅改,怎麼會在那邊胡扯什麼「4千美元的加薪」呢?

本文已獲作者授權轉載,轉載自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