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危機處理 看中信兄弟冰風暴


遭質疑打假球,中信兄弟球員林智勝在記者會上聲淚俱下說明澄清。(圖片來源/擷取自記者會直播)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句有智慧的話,沒想到套在中信兄弟最近爆發10名球星被冰的「冰風暴」事件也非常合適,這個事件想要收場,可能只能寄望「權益受損」球員們到法院按鈴申告,讓法官來做最後裁決,斷定誰是誰非。

當然,按鈴申告這個動作在記者會上,掉著眼淚說說很簡單,哪名球星做了,都要有落個曹錦輝一樣下場的心裡準備,曹錦輝法庭上沒有定他任何罪責,只是,那過程足以讓他得接受,終生遠離台灣球場的殘酷制裁。

黑襪事件,你還記得嗎?

大聯盟1919年發生了放水球「黑襪事件」,被指控的8名球員一開始是認罪的,最後因為關鍵證據遺失,加上球員翻供,法官最後裁決無罪並當庭釋放,只是,這8名球員卻遭到了聯盟終生禁賽的處罰,後來也有本艾斯諾夫(Eliot Asinof)寫的書《八人出局》(Eight Men Out)問世,紀錄著當年這個醜聞的始末,中信兄弟最新決定是開除7名球員,由於還有一年合約在身的林智勝,暫時仍保有兄弟身份,林智勝下場有可能跟洋基A-Rod最後一年合約一樣,無法獲得再上場機會。

這裡無意討論球團與球星誰是誰非這個嚴肅問題,台灣並非第一次爆發放水球醜聞,若是球星們執意要捍衛個人清白與工作權,全體台灣人一定也都站在力挺的立場,只是,有沒有做更過份違反「操守」行為呢?答案若是肯定,球星們也應該接受失格對待,球星們要先想清楚,另外,法院若是最後裁定球星們沒有更嚴重失格行為,球星們也要有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因為,想要透過法院爭取個人工作權,即使最後勝利了,恐怕這些球星們也到了打不動的年紀了。

這裡要討論的是中信兄弟球團的危機處理優劣問題,在討論前,先回到大聯盟今年季後賽,洋基總教練吉拉迪(Joe Girardi)對印第安人第二戰,沒有訴請裁決挑戰,最後被逆轉輸球的動作,《紐約郵報》專欄作家薛曼(Joel Sherman)第一時間曾說,若是在老喬治時代,吉拉迪鐵定賽後就被開除了,只是,目前由老喬治小兒子海爾當家,海爾一定會等到球季結束後,再用各種理由,不會只是因為沒有挑戰而輸球的原因,終止與吉拉迪的賓主關係。

事實上,賽後吉拉迪第一時間還是死不認錯,隔天休兵日時,吉拉迪才正式出來開記者會承認自己的疏失,這個認錯舉動多半來自於球團高層的壓力,也先透露出吉拉迪的可能命運,洋基結束球季後也對外宣布,不與吉拉迪再續新約。

中信兄弟的危機處理不恰當

很多不是跑職棒或運動的大前輩,都跑來問筆者,其問題都在不認同中信兄弟球團的危機處理能力,筆者也只能舉洋基老喬治與小海爾的例子來說明,有可能是老闆辜仲諒在接獲情資後,直接下令要球團馬上處理,最後也衍生了10名主力球星,在季後賽這麼關鍵時刻也得乖乖做壁上觀無法上場,否則,以球團經理人的職權來看,應該會拖完季後賽再來處理這10名球星。

如果沒有記錯,應是《蘋果日報》W記者率先獨家報導這個新聞,等到10名主力球星季後賽確定無法上場,球團又以「私德」與「紀律」等理由,做為10名球星無法上場的主因,這個不尋常的舉動,以及無法服眾的理由,就像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並且很合理指向這10名球星,可能有更嚴重「操守」問題,不得不讓老闆與球團用霹靂手段來處理。

若從危機處理的角度來思考,中信兄弟在季後賽時刻做了冰人舉動,是非常不及格的,這也難怪《聯合晚報》有「熊媽媽」美名的資深記者黃麗華,於11月7日發表了一篇文章:若是私德問題 中信球團何需下重手?《聯合報》的報導中提到很重要的一個重點:「...球團不想說明白,關鍵球員不想為自己說話的結果,很容易讓事件的聯想方法走偏了,也不禁讓人回想起過去中職涉賭的非常時期的操作模式,很多事就是說不清,也講不明白,球團常是默默的處理掉有問題的球員,深怕多說了,對整個環境造成更大的傷害。...」

放水球常見,真正上版面的卻不多

「熊媽媽」何許人也?中華職棒自從第一次爆發時報鷹「黑鷹事件」放水球醜聞以來,職棒記者常常私下傳出要中華職棒停賽的呼聲,正式搬上檯面形之文字印成報紙只有兩次,第一次是「黑鷹事件」一爆發,曾經貴為中職副祕書長,之後接下《自立晚報》職棒版副總編輯的資深棒球人林將,在《自立晚報》頭版頭大大呼籲停賽,只是自晚畢竟是弱勢紙媒,若是《民生報》在頭版頭做此呼聲,中華職棒也不會放水醜聞不斷連環爆。

第二次就是出自「熊媽媽」之手(時間點應是和信鯨再爆放水醜聞),用一篇鏗鏘有力的文章,要求職棒聯盟先停賽自清再說,由於出自發行量較大聯合報系的網站,引來兄弟象老闆洪瑞河高度關注,並且親自出面安撫「熊媽媽」情緒後,才又不了了之進入放水球Never ending story的循環裡,那些癌細胞並未完全清除,並且潛伏在中華職棒聯盟各隊,最後爆發了「黑象事件」也種下了洪家要全面退出中職的遠因。

「熊媽媽」日前這篇文章發表後,陳鴻文與林智勝於11月8日在聯盟接力開了記者會,會中內容與說詞,當然是相信的人相信,不相信的人也未得到這兩人正面回答,若從危機處理角度來看,中信兄弟球團經理人很明顯是生手,在老闆一聲令下,處理得並不圓滿,否則,依照「熊媽媽」文中明白指出,:「...也不禁讓人回想起過去中職涉賭的非常時期的操作模式,很多事就是說不清,也講不明白,球團常是默默的處理掉有問題的球員,深怕多說了,對整個環境造成更大的傷害。...」應該會循前例來處理。

何謂前例呢?2008年11月11日宣布解散的中信鯨,也曾做了很多主力球星釋出,卻默默不解釋的行為,如下:

黑鯨事件,有問題的一個一個除掉

中信鯨當年涉賭之深,更有傳言指出,連球團經理人也與球星和組頭一起坐下來,一起喝花酒搓奶的離譜傳聞,除了默默釋出還美化理由的經典之作,就是2006年兄弟象投手莊宏亮,當時球團說詞是,送往日本接受日本投手中入伸調整,並伺機挑戰日本職棒,諷刺的是,2009年爆發的「黑象事件」,中入伸有涉入並被正式起訴,莊宏亮改名為莊侑霖,在「黑象事件」裡擔任白手套。

與以前做法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之前主力球星不是一口氣釋出,而是慢慢一個一個處理掉,沒有引起很大反彈與質疑,這次,是先一次讓10名主力球員不打季後賽,最後再釋出七名球星,引來震憾和反彈當然不可同日而語,即使聯盟與其他球團想盡快結束風暴,也不得其門而入了。

2013年傳出兄弟象不玩,中華職棒聯盟有可能解散傳聞時,林智勝打得非常拚命與用心,沒想到才隔幾年,就又捲入「冰風暴」成為風暴中心,現在面臨支持球星們的球迷要球團說清楚講明白,球團面對媒體詢問時,也表示從未指控球星們有放水,「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漩渦裡,雙方想要脫困,似乎只有走上法庭來尋求公正第三方的裁決唯一選項了。

○後記

面對台灣最嚴重「黑球時代」,也常以「情」的角度來為球員辯護的知名音樂人和球評瘦菊子(翁嘉銘),在美國大聯盟結束世界大賽後,11月2日下午就因突發急性心肌梗塞併發心因性休克,造成心臟衰竭、肺水腫、腎衰竭等現象,又因腦部缺氧抽搐,造成目前呈現昏迷狀態,瘦菊子一生為台灣棒球貢獻了不少心力,請各位大大一起為翁老師集氣與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