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至少3萬元? 辛炳隆建議賴清德這樣做


為了替企業解決「五缺」問題,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一連串政策,同時也呼籲上市櫃公司調高起薪,「至少要到3萬」,想藉此給年輕人、勞工一點「回饋」。(圖片來源/行政院)

為了替企業解決「五缺」問題,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一連串政策,同時呼籲上市櫃公司調高起薪,「至少要到3萬」,想藉此給年輕人、勞工一點「回饋」。但被問到是否直接提高基本工資時,賴清德僅說「徒法不足以自行」,被認為是「只有道德勸說,而無實質作為」。

賴清德10日對外說明解決企業「缺工、缺才」對策,除了希望企業加速投資台灣,也呼籲企業落實利潤分享員工,特別是上市櫃與國際級公司,希望「起薪高一點」,尤其是很多公司的起薪「不到3萬塊」,他認為太低了。

盼企業提高起薪,要不要直接調高基本工資?

賴清德幫企業解決五缺問題,但希望企業要幫員工加薪,特別是上市櫃大公司的「起薪」要高一點,而且在3萬元以上。然而這些公司或許有能力給予較高起薪,所以才給予較多加班費或分紅,因此起薪較低,如果能提高起薪,對年輕人是鼓勵,也讓社會對產業發展有信心。

有媒體問到,是否考慮直接將勞工基本薪資定在3萬元以上,賴清德說,「徒法不足以自行」,行政院積極解決5缺問題,當企業發展事業有成績時,相信會反映在勞工的薪資上。

賴揆11日出席「2017台灣醫學週」的演講前再次強調,幫企業解決五缺,不是要企業在員工薪水上做反映,「不是這樣的對價關係」,行政院本來就有責任解決企業反映已久的五缺問題,但因為是在檢討五缺問題成因時,看到薪資是對留才、攬才的關鍵因素,才呼籲有能力的上市櫃國際公司這麼做,相信對招聘人才有幫助,有些事是要政府與企業合作才能達到目標。

學者:賴只有道德呼籲,無具體方法

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說,薪資的確是自由經濟市場決定,政府若要介入,必須以非經濟手段改變,從各國的做法來看,解決低薪問題都是從調高基本工資下手,但賴已說「徒法不足以自行」,可見賴內閣只有「道德呼籲」,沒有具體方法。

他認為,賴清德在一例一休的修法上被認為是傾向資方,所以現在回過頭呼籲企業給勞工一些回饋,但很明顯的沒有具體手段。

若賴揆真的要針對上市櫃公司提高員工加薪提出具體政策作為,辛炳隆建議可從既有機制如獨立董事、薪酬管理委員會進行改革;若相關成員可加入勞方代表、勞方推薦的外部委員,並調整職掌,將可更有效提高勞工權益,發揮提高企業將盈餘分配員工的功能。

解決五缺要回饋?工商大老不埋單

對於賴揆的公開喊話,工商團體領袖的回應又是如何?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說,起薪3萬元是高是低,要看企業條件才能決定,因為各企業規模、運作能力、人才供需狀況等條件都不同,無法一概而論。

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則坦承,起薪3萬以下是過低,但薪資是市場決定,而非政府,若政府能訂定中長期的規劃,拉升台灣整體經濟,自然會出現較優渥的薪資。

賴揆9月初在宣布軍公教加薪3%時也呼籲,希望企業可以跟進加薪,當時工商界樂見軍公教調薪,因為可以進一步刺激消費,帶動經濟發展。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說,企業界也會跟進加薪,他還認為調薪3%有點少,因為企業界每年都調3%到5%。

不過,據說當時很多傳統產業在今年2、3季就敲定調薪,也許因為如此才會爽快呼應政府的喊話。相較之下,現在賴清德再向企業提出呼籲,企業領袖的回應就顯得有些保守。

­許勝雄表示,企業轉型升級面對的問題複雜,包括企業在產業界是否占有領先地位,是否能利用創新機制改善產品及營運,增進經營效益,因此不能以起薪這類單一項目,來評定是否有助台灣經濟及產業發展,但全世界都在搶人才,如何塑造更好的留才環境,的確是企業應該用心去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