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的哆啦A夢 邱顯智袂放你一個人


邱顯智總能把這些令人感到絕望的司法案件,轉為笑話,或是以令人易懂的故事,讓大眾更為了解。(攝影/李佳穎)

­「我雖然失去了一個弟弟,但是我多了一個哥哥。」立委洪慈庸多的那個哥哥就是律師邱顯智。洪慈庸憶起當年弟弟洪仲丘過世時,邱顯智與律師夥伴一直陪伴在身旁,「像是一道光,告訴我前頭還有路可以走下去。」卡通「哆啦A夢」有一集的英文片名叫「Stand by me」,大直高中公民老師黃益中說,邱顯智像是「艱苦人的哆啦A夢」,總是「Stand by you」。

就連選舉也不忘鄭性澤

邱顯智曾在2015年代表時代力量參選新竹市立委,與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在同區對打,幫他輔選的陳為廷表示,當時不管選戰再忙,大家都知道週一下午絕對不能排行程,因為邱顯智要去台中看守所看鄭性澤。鄭性澤開玩笑地說,「我比大塊文化的董事長郝明義還大牌,董事長還要親自找邱顯智來寫書,我因為一直待在那裡,要來找我,只能親自到台中。」

大約6年前,邱顯智讀到作家張娟芬所撰寫的《無彩青春》中有關蘇建和案的故事,便寫信給當時蘇案的律師,也就是現今的行政院法務政委羅秉成,表示要去他的律師事務所上班,而羅秉成就這樣答應了。邱顯智工作的第一天,羅秉成就丟給他一包鄭性澤案的資料,並指出張娟芬也認為這是冤案,從此,邱顯智就投入了鄭性澤案的救援當中。

袂放你一個人的的邱顯智

邱顯智將自己救援冤案、處理公義案件的過程,寫成《我袂放你一個人》這本書,書名的靈感就來自於其中一位當事人陳為廷。陳為廷回憶,自從2013年苗栗縣長劉政鴻拆掉張藥房家的隔天,他們一群人到劉政鴻公館潑漆被扭送警局後,這幾年來,每次被抓到警局或地檢署,打給邱顯智求救時,他都是這麼說的,「你放心,我隨到。我袂放你一個人」。

洪慈庸也提及,為了弟弟的案件,當時找了很多律師,但是都被建議「就和解吧」、「不要追究了」,直到去了邱顯智的律師事務所,雖然推開門看到的不是帥氣的、西裝筆挺的律師,但他卻鼓勵洪慈庸堅持下去,而且呼朋引伴,找了更多人來幫忙。羅秉成的座右銘就是,「一臂所及的冤案都要救」,邱顯智繼承了前老闆的工作精神,甚至互相推坑,找人「鬥腳手」。

邱顯智其實是個律師界魯蛇

鄭性澤形容邱顯智有「雞婆性格」,除了鄭性澤案之外、洪仲丘案、大埔案、陳為廷丟鞋案、關廠工人案,都可以看到邱顯智的身影。但是邱顯智笑說,其實自己經手過很多失敗的案件,劉炎國案就是一個例子,還在救援的過程中,劉炎國就被槍決了。他說,有些案子能獲得一定的成果,但是更多的往往是失敗與挫折;最重要的是,在這些人生中最艱難的日子裡,有人可以陪伴在當事人身邊。

除了經手過很多失敗案件,邱顯智還有個頭銜是「立委落選人」。與他在關廠工人案結識的律師曾威凱說,當時他都當邱顯智的分身,總共有兩台宣傳車,邱顯智在火車站的時候,他就在城隍廟,就連民眾看到,都會說「邱律師要加油」,「我們已經兩個人在選,還是不敵柯建銘當時在新竹市的幾十面看板。」

邱顯智選的是新竹市的區域立委,不過他關心的人權議題一直是不分區的。邱顯智提到,律師有「律見」的特權,可以摸到無辜者的手、看到他的表情,這是法律上賦予的權利,「我常常在想,要怎麼讓外面世界知道無辜者的訊息與故事,而《我袂放你一個人》就是一本律見筆記,希望可以引起外界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