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TPP改為CPTPP 看到了​​​​​​台灣的悲哀....


當初為了加入TPP而推動的修法,結果川普決定不加入TPP,因此法也不需修了,台灣人整個白忙一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被美國總統川普拋棄的TPP大復活了。這是一件對台灣影響重大的事。 但卻也因為台無法參與無法發聲,更是一件突顯了台灣與台灣人的悲哀的難過的事。 

台灣都開始修法了,結果美國不玩TPP了

美國歐巴馬總統提出了TPP的構想。台灣當然想加入,也應該加入。 但是台灣沒辦法成為創始國,只能在第二波加入。無論如何,台灣為了加入TPP,作了許多加入修法準備工作。

 即使是新政府上台之後,行政院會也在105年8月11日通過了許多智慧財產法律修正案。為了加入TPP,台灣生技醫療產業的許多法令也要跟著修正。這些修正全是美國強力推動,而對台灣這樣的生技起步國家是非常不利的。

 這些法令要修正時,也引起國內許多業者與學者的抗議。因為這些修正全是為了給予美國大藥廠所開發的生技新藥更多更久的保護而修正。他們認為對於這些原廠藥的保護太過頭了。 只是接下來川普上台了,美國不加入TPP了。 

當初無論如何都要修法的政府該怎麼找台階下?

創始國從12國剩下11國。這11個國家以日本與加拿大為首,昨天把TPP改為CPTPP。雖然因為美國不加入,成員國的人口與影響力大減,但是這11個國家仍然佔了全世界貿易額的13%。

 這11國還同時決定,中止20項談判工作,其中有11項是智慧財產權相關,特別是當初美國一個國家想要全力推動的生技醫療相關的智慧財產權法律,大家就一致決議,美國既然不參加,當然沒必要配合美國再來談判。 
也就是說,當初在國內生技產業引起爭議的修法準備,至少在川普任內是完全不需要了。

只是這麼一來,台灣就很尷尬了。台灣行政當局,已經為了之前加入TPP而討論了半天,要修正的一大堆法案,還要繼續走下去嗎? 

這些法案無論是給予國外大藥廠更久的保護,或是讓國外藥廠可以用各種方式拖延學名藥的出現,都是對目前明明是生技製藥小國的台灣非常不利的作法。

 當初為了要加入以美國為首的TPP,政府說了一堆理由,說什麼也要吞下去。現在呢? 

從今天媒體上的報導看來,台灣仍然要努力設法在第二波加入CPTPP。 TPP都已經改成CPTPP了,創始的11國都已經算了,我們應該不可能硬是要通過,這些全是為了配合老美,而會大大損失台灣全體國民自身利益的法案吧。連日本、加拿大都不要這些保護美國大藥廠的法律,我們總不可能再硬是要保護美國藥廠吧。 

台灣只能當配合的那一方

想創立TPP的11個國家人家在談判桌上,為了自己國家的最大利益大聲為說話是天經地義。 但是台灣因為無法參與,只能被晾在一邊,看著人家談完之後,跟著談完後的結果來作出因應。

 政府為了加入TPP,之前所作的一大堆的準備修法工作,看來至少暫時是不必要了。當初為了想要加入TPP,煞費苦心找出各種說詞要來延長對於藥品專利過期之後繼續給予保護,在專利過期之後,還要讓專利藥廠知道有台灣藥廠已經在製造學名藥,讓專利藥廠光是藉著法律訴訟就讓台灣藥廠不能生產學名藥的這些理由與說詞,一夕之間,竟然全都消失了。

 從幾年前一直忙著開會,一直到去年8月還通過了行政院院會,忙了一大陣。現在卻又不必再談了。

 台灣同為跨太平洋國家,我們絕對有能力,也應該在同樣的舞台上發聲,扮演好我們該有的角色。台灣不能在明明會影響台灣未來的經貿國際會議上發聲,只能被動地因應許多比我們小又落後的國家,所作出的各種決定。看到新聞圖片背景中獨缺的那面旗。真的強烈感受到台灣與台灣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