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作弊什麼是作弊」黃國昌為何這樣質問一銀前董座蔡慶年?


立法委員黃國昌在慶富案調閱小組秘密會議後指出,第一銀行作弊協助慶富繼續取得聯貸,並呼籲一銀前董座蔡慶年不要只想著為自己擦脂抹粉,逃避責任。(攝影/資料照片,製圖/蔡云瑄)

到底納稅義務人幾百億的錢是怎麼被慶富造船案搞丟的?第一銀行的一個舉動成了關鍵。立法院財政委員會13日舉行「獵雷艦採購案財政部所屬公股行庫等聯貸案真相調閱專案小組」,全程清場採秘密會議。會後立委黃國昌表示,當慶富造船履約能力不足被要求增資,第一銀行竟然借錢給慶富集團增資,讓它取得聯貸。

「獵雷艦採購案財政部所屬公股行庫等聯貸案真相調閱專案小組」13日舉行第1次全體委員會議,財政部長許虞哲、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及國防部副部長張冠群列席與會,會議不對外公開,因此一開會召委費鴻泰宣布,此次會議不開放轉播、錄音,議事人員隨即清場。

一銀蔡慶年,涉護航慶富聯貸案

會後立委黃國昌受訪時說,公股行庫對慶富公司聯貸契約中要求條件式,若慶富無法在2016年3月底及9月底前分別增資10億元,就無法繼續撥放貸款。但事後慶富公司連續2次逾期未增資,理論上若聯貸就此打住,公股行庫損失有限。

慶富公司為何履約能力不足,亦即還款能力遭到聯貸銀行團的質疑?原因是慶富當時已經有其他貸款繳息不正常的情況,然而在南部地區,慶富或者慶洋等慶富集團公司的支票,已在借貸市場流轉,資金吃緊傳言不斷;而且陳慶男的長子陳偉郎也多次向合夥股東借貸,或者以慶富集團公司的支票向錢莊借貸,還因此鬧上法院。

但令人吃驚的是,黃國昌指控一銀竟然幫慶富作弊增資,使得銀行聯貸得以繼續進行。黃國昌說「放款給慶富的母公司慶洋,再由慶洋增資給慶富(一驗資完錢就馬上又移走了)」,一銀不僅未追究違約責任,還要求其他銀行同意展延並豁免違約責任,「這不是作弊,什麼是作弊?」「其他公股行庫知道嗎?」

借錢給慶富集團,一銀年報不提

他認為前一銀董事長蔡慶年責任最大,但他說「這兩天看到金融財團所豢養的媒體,出來為第一銀行蔡慶年喊冤,試圖幫忙洗白兼帶風向,覺得既荒謬又可笑。」黃國昌呼籲蔡慶年不用一天到晚只想為自己擦脂抹粉,要勇於面對自己的錯誤,承擔應有的責任。

黃國昌還說,一位公股行庫董事長曾當面表示,「真的不知道一銀做這種事情,非常不當。」

然而整個慶富案最大的疑點,是慶富無法符合國防部與公股聯貸銀行的要求,且根據日前行政院的報告,一銀是促成聯貸案能走下去的關鍵因素,當時董事長蔡慶年的角色相當爭議;另外就是在國防部那端,到底又是誰護航慶富造船?最後真相能否大白,就考驗政府在金融改革上的企圖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