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退休金砍掉檳榔樹 他與女兒種金質紅茶再創事業第二春


種茶達人王景風開心的與小女兒王虹綾深耕屬於自己的紅茶天地。(攝影/郭怡君)

如果再兩年就可以退休,你會撐過這兩年,或是放棄退休金選擇跟孩子一起開創人生事業第二春?

被笑傻瓜,毫不留情砍掉所有賺錢的檳榔樹

王景風有兩個女兒,兩個都國小一畢業就離開南投魚池到外地求學,直到大學畢業都外宿,一家人難得相聚,女兒們幾乎不曾跟父母共度家庭生活。因此大學畢業後,女兒們熱切期盼回到家裡一起幫忙,因為不喜歡父親種檳榔和吃檳榔,再加上政府不鼓勵,認為這行業不適合共同經營,與女兒們協商後,王景風決定種植他熟悉的紅茶。

理想歸理想,但要辭掉工作、砍掉檳榔樹時,王景風的太太還是捨不得!

7年前王景風辭去了再過兩年就退休的郵差工作,為了種植紅茶,王景風毅然決然找來挖土機來,毫不留情的砍掉維持經濟生活來源檳榔樹。當挖土機挖下去那一刻,靠檳榔維生的太太眼淚奪眶而出,當時,旁邊檳榔園主都嘲弄說「傻瓜啊!檳榔樹那麼高,茶種在檳榔樹下是沒有關係的!」

然而,小時候種過茶葉,看過自然農法耕作的王景風心裡非常明白,茶葉很重要的就是「全日照,而且太陽越大是越好。」因此,就算所有人認為檳榔、茶葉可以兩種收益才是聰明作法,王景風卻認為「一個土地一定是要一個作物,不然土地就不用這麼多了!」

品質,決定價值

「我們這一個茶園,去年生產的茶比賽是頭等、今年比賽也是頭等!因為土地、種植方法很正確,履歷茶園都沒有施用殺草劑。」王景風很自豪地說著。

天然有機的台茶18號,顏色非常的清澈。 (攝影/郭怡君)

不施農藥,產量少掉超過一半。人家一公頃產生1000公斤茶菁,沒有撒農藥只能生產400公斤。但以前紅茶有機又自然,是因為每家都沒有施肥、施藥。現在若鄰居噴灑殺蟲劑,就算想做有機,要維持生態要平衡也很困難,除非能劃定一個有機專區是沒有農藥的。為此,王景風時常跟鄰居打好關係。而遇到病蟲害問題,也求助於茶葉改良場。

「從事這行業,本來人家不看好,你如果做起來,別人就會說你眼光很好;若沒有做起來,就完蛋了!人家會說,跟你講說不可以這樣你還這樣。」王景風說。

時間證明王景風是對的,經過6、7年時間,茶樹長大,很多人學他跟進砍掉檳榔樹,但量變多後,品質才是能否賣到好價錢的關鍵。「砍檳榔樹,我是第一個!」再次證明王景風的好眼光。

王虹綾獨到設計,茶店成為可休憩的小庭院

二女兒王虹綾畢業後,未曾在外工作過。也許是獨立慣了,開店之初,偌大的店面只有王虹綾一個人,點餐、作飲料、賣茶、收垃圾...,通通自己來。

 小女兒王虹綾親自設計茶店的每一個角落。(攝影/郭怡君)

「這個環境是寸土寸金,別人總是設計要如何擺產品,但女兒認為佈置用小庭院,讓客人停留時間變長,才會買多一點東西。這是在一般傳統方式中這是無法接受的。」講起女兒王景風很自豪地說著。

現在位於伊達邵碼頭創立的「tea18」茶飲店店面是王虹綾自己買的,畢業於東海景觀設計系的她,親自構思店內該有的氛圍,找工人施工。

偌大的庭院空間,客人卻全擠在櫃台結帳。(攝影/郭怡君)

「其實當初並非想要開店,就是想要回來這邊陪爸媽。其實種茶很辛苦,很多茶農會種但不會銷售、沒地方賣。家裡種茶想說要有自己的管道,自己摸索行銷的部分。」王虹綾開朗笑著說。

產銷履歷96年上路,王景風衝第一

產銷履歷於1997年上路,王景風並沒等1、2年看風向,而是全鄉第一個申請產銷履歷。問起原因,王景風認為「必須跟其他農民做區隔才能走在潮流尖端,高端的客人願意多花錢買更多安全。當產銷履歷市場只有我們一個,其餘人共同一個市場,我就能獨享產銷市場。」

 茶園周圍依舊有鄰居滿滿的檳榔樹。(攝影/郭怡君)

產銷履歷申請時,會來看茶園、周邊環境、水質,看這3條件是否適合。王景風茶園檢定一定是偏低,甚至不會檢測到農藥。

提到產銷履歷,王景風認為「農委會如何把履歷往上推是重要關鍵」官方可以設計一個平台,讓產銷履歷達人能在這平台上展現,不論水果、魚、肉...等各自領域的東西。比起單打獨鬥,更要團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