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該轉汙點證人就轉」 王定宇揭軍方護航慶富案五大疑點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15日展開慶富案大反擊,具體點名多位軍方將領,相信有些人是受到壓力配合,呼籲他們「該出來說明就說明,該轉汙點證人就轉。」(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對國民黨立委馬文君前一天的「爆料」錄音帶嗤之以鼻,對曾銘宗出來開慶富案官司更諷刺其「當年當金管會主委、現在收過公文的人,怎麼還敢出來開記者會」,民進黨立法委員王定宇15日展開大反擊,直接提出慶富案五大轉折疑點,認為從2013年招標到展延慶富造船的資格階段,軍方扮演的角色非常可議,他說「是誰叫得動這些將領?」對幾位海軍將領喊話「該出來說明就說明,該轉汙點證人就轉汙點證人。」

立法委員王定宇15日在民進黨黨團召開記者會,揭露慶富案五大轉折,他質問「是誰可以下這樣的決定?」、「是誰的電話可以叫得動這些高階將領?」,王定宇認為,整個從2013年到2016年慶富取得八大公股銀行聯貸為止,共有五大轉折疑點,每次都讓慶富造船能順利過關,「如果一開始就要求附上輸出許可才能投標,就不會有這些問題。」

招標條件放水,趕時效通過

首先是投標資格的放水,王定宇指出,按照原來投標規定,參與的廠商必須拿到外國廠商的輸出許可(因為很多關鍵設備要從外國進口),但在2013年對獵雷艦設計投標資格階段,5月7日的會議上,計劃處堅持不可以改成「得標10個月後再拿到輸出許可」,海發中心卻說,投標時不需要出示,十個月後再提出就好,雙方吵成一團,後來海發中心某個上校說「不要吵了,我們兩案並陳給公共工程委員會。」

王定宇說「我問過台船,原本在投標的時候就會出具輸出許口證,但那要花錢的,要付500萬美元給人家,對方才願意出去,意思是你在投標時必須有錢,而且有輸出許可證。」

但是當標單出來的時候,條件放寬為可以得標後10個月再出示輸出許可,而且在投標公司的資本額條件上,從法定標案金額的10分之1資本額 35億(獵雷艦是352億元),結果被調降200分之1(只要1.76億元),「結果慶富就活過來了,可以跟台船一起競標。」

條件放寬二百倍,讓慶富「活過來」

王定宇說,「當時海軍司令董翔龍,副司令蒲澤春,軍備副部長高廣圻,誰簽的文?誰在沒有公共工程委員會的回答下決定把資本額降到200分之1?」他質疑背後有更高層的黑手「什麼樣的壓力,大過各位上將而做出這個決定?」

第二個轉折在於決標會議,本來應該改期,後來在正、副召集人沒有出席情況下,本應另擇日期再開會,但卻當日強行通過。王定宇說,會前派人一個一個問出席的人,結果只有七個人可以來,但軍方派駐在獵雷專案中將尚永強原本不出席的,王定宇說「你是不是在辦公室突然接到電話,臨時趕去會場?你本來可以去,為什麼不去?是誰打給你這通電話?」

王定宇指出,拿到合約和借錢是環環相扣的,質疑有人護航那天一定要選出來,「誰決定會一定要開完?連詢問改期都不詢問一定要開下去?」

再者,是誰讓慶富兩次拿不出輸出許可竟然過關?王定宇表示,2014年11月3日海軍和慶富簽約,根據已經放寬的合約慶富造船必須在2015年9月3日前要提出「國家輸出許可」,結果慶富拿不出來,到9月3日拿不出來,附加條約第六條可以展延兩個月,再拿不出來就是違約,最後是到2016年1月16日國防部才看到輸出許可,他質問「誰讓他展延兩次?但是第二次展延都沒有會議記錄?」

呼籲相關決策者,轉汙點證人

王定宇認為第四個轉折就是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竟然替慶富喬公股銀行聯貸案,「如果高雄海洋局長那24億元都被傳成這樣,那簡太郎喬這兩百多億怎麼沒有辦?」他還說,整個弊案如果是燒餅的話,高雄市海洋局那個簡直是芝麻,而且還是虛的。

最後一個疑點就是海軍2016年1月16日才第一次看到慶富提供洛馬的輸出許可,軍方要週知其他八家參貸公股銀行,怎麼可能趕在2月4日就簽約核貸 201億元?

王定宇點名2013年設計投標資格階段當時國防部長高華柱、前軍備副部長高廣圻、嚴明,尤其高廣圻還沒當國防部長前就是負責獵雷艦案,還有決標時當時海軍司令董翔龍、海軍副司令蒲澤春、軍備副部長高廣圻。

「這幕後的決策者範圍已經愈來愈小,而被點名的將領該出來說明就說明,該轉汙點證人就轉。」王定宇認為,現在整個獵雷艦案朝向解約方向走,重新起標,他說,「今天只是抓出一個部分,還會再繼續揭露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