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案砲火四射 意外扯出陳慶男超越藍綠「高雄幫」人脈


被外界指涉介入慶富聯貸案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主動回擊,表示慶富案的起點根本就是在高雄,呼籲檢調趕快介入偵辦。(圖片來源/陳菊@FB、信傳媒資料庫)

慶富案風波一天一「爆料」,各方人馬放話狂炸一通,屢被外界點名介入公股聯貸案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不甘示弱,在國民黨15日的中常會上爆料,指出「高雄銀行」在慶富案中間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高雄銀行的「負責人」跟這件事情牽連很深廣,呼籲檢調應該主動進行偵辦。

吳出擊:弊案起源在高雄;府回擊:馬吳時代陳五次進總統府

國民黨發言人黃健豪轉述吳敦義在會中的談話,表示現在錄音帶也公布了,大家都在問說,慶富到底到跑去總統府找誰?進出總統府一定都有紀錄,希望府方趕快公布,檢調也能主動介入偵辦。

吳敦義說,民進黨政府原來的「動機邪惡」,一開始先是指控慶富向總統府陳情,事實證明總統府只是依往例將密件轉送到行政院,行政院和行政院前秘書長簡太郎都沒事。現在才發現,原來慶富案的起點根本在高雄,而且高雄銀行扮演了相當關鍵的角色。

就在吳敦義高分貝把慶富案的球丟回蔡政府頭上時,總統府在15日晚間9點多罕見地發佈新聞稿,指出經過清查總統府過去以來的會客記錄,陳慶男父子一共進出總統府6次,其中在馬政府時代,馬吳一共邀請陳慶男父子進入總統府5次,另一次則是在去年520之後,陳主要是與當時總統府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碰面。

事實上,到底哪些機構、哪些人涉入案件,還有待檢方調查。但回顧整起案件,吳敦義倒是對了一件事,與「高雄」深厚的地緣、人脈關係,確實是慶富「打通任督二脈」的利器,身為前高雄市長的吳敦義,似乎也跟慶富案脫離不了關係。

慶富陳家發跡高雄,事業發展超過50年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其實已經是第二代,陳慶男的父親陳水來出身高雄旗山望族,在1963年和幾位同鄉仕紳共同創辦了光陽機車,占三分之一股權,全盛時期光陽機車一年可賺 50億元;之後又先後成立了豐國水產漁業公司及豐國造船廠,是當時台灣最大的漁貨外銷和代理國外漁業補給的企業,同時也幾乎承接了所有台灣漁業界船隊的漁船建造案。此外,陳慶男還有一個特殊嗜好:賽鴿,還因此而與簡良鑑結緣。

隨著陳慶男接班之後,在2002年,他將父親創立的豐國造船與自己的慶富造船合併,從最初的漁業、造船,開始跨足到油輪營運、各式商用船舶製造,成為國內規模僅次台船的造船廠,而公司在集團化經營後,版圖也逐漸擴大,事業甚至橫跨到海洋遙測科技資訊、衛星通訊等。

陳家在高雄發展至今已經超過50年歷史,自然也很「挺」高雄,慶富集團不僅是第一家進駐高雄軟體園區的企業,所有與高雄有關的活動,陳慶男也幾乎不缺席。像是2013年風靡全台的黃色小鴨游到高雄時,活動就是由慶富造船承攬,2015年台灣首部探討遠洋漁業的紀錄片《海上情書》上映,出品人之一是慶富漁業。

慶富積極參與高雄事務,可說高雄市府各單位及民代沒有人不知道陳慶男這號人物,而說巧不巧,仔細一看,這次慶富案被點名的相關人士,剛好通通都和「高雄」脫不了關係。

並非間接關係,蔡慶年其實也是高雄人

吳敦義先是地緣關係,恐怕就脫不了關係,之後被媒體爆料他的副總統前辦公室主任蕭長瑞轉往台銀擔任董座之後,也幫慶富「喬」到聯貸案。大家都知道南投是吳敦義的故鄉,他也曾經擔任兩屆南投縣長,但容易被忽略的是,吳敦義其實也曾擔任末代官派的高雄市長,之後還在1994年第一屆的民選高雄市市長競選中,以超過11萬票的差距,擊敗對手張俊雄成功連任,可說在高雄深耕了將近10年之久。

而出面報慶富案錄音檔的國民黨南投立委馬文君,也是吳敦義的子弟兵,再從聯貸案繼續往外延伸,以目前最先被拖出去砍頭的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來看,雖然現在外界認為是因被財政部前部長李述德一路提拔,而李述德又和陳慶男同樣是「淡大幫」,讓外界懷疑,可能就是這層關係,使得第一銀行最後同意來承辦獵雷艦的聯貸案。

但外界沒有注意到的是,其實蔡慶年本身也是高雄人,「在馬政府第二任時期,公股八大行庫都必須是吳的人馬才有辦法擔任高層位置,甚至要吳點頭才能夠擔任公股行庫董總,沒有吳首肯,2015年第一金董監改選,蔡是沒辦法繼續當董事長的。」一位金融界高層說

有高雄在地人也向《信傳媒》透露,蔡慶年並非一路待在金融圈,實際上身為高雄人的蔡,在退伍之後先是進到中鋼任職,隨後才轉往公務體系,也因為這層地緣關係,事實上,蔡慶年與幾位南台灣企業家都熟識,可想而知,蔡慶年和慶富的關係就不言自明了。

人脈超越藍綠,地緣關係威力更大

而被爆料協助慶富取得興達港新生地,來建造船廠的民進黨立委劉世芳,以及另一名曾在2015年幫慶富召開聯貸案協調會的民進黨立委邱志偉,不僅通通都是高雄立委,前者是高雄市長陳菊的愛將,在「喬」地案發生時,擔任高雄市副市長,後者也從2007年起就在高雄市政府的民政局服務。

此外,據傳某位高雄出身的國民黨資深重量級立委,最早也曾出面幫慶富向兆豐銀行「關說」過聯貸案一事。由此可見,陳慶男的政商人脈所依存的,並不是藍或綠,而是更為緊密的「高雄」地緣關係。

慶富案戰場從中央炸到高雄地方,真相還未水落石出也讓全民燃起熊熊怒火,陳慶男曾在接受高雄中山大學專訪時表示,「在我的人生中其實沒遇到什麼能擊敗我的大挫折,可能是我的運氣都非常好吧!」不知道這次他還有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案發近半年,府院都說是弊案,檢調毫無作為

其實從今年7月慶富案爆發至今,一家小資本額、做漁船的慶富可以標攬到海軍獵雷建案,外行人一看都知道內情鐵定不單純,事涉國艦國造計畫的上百億元預算,事發將近半年了,整個事件把國防、金融、造船、公共工程、多位立委、前後任總統府、前朝行政院以及高雄市政府都扯進去,甚至高雄海洋局長王端仁還因此丟官,連總統府、行政院都承認是這是嚴重的弊案,但高雄檢方卻是視如小菜一疊。

慶富公司負責人陳慶男父子已涉嫌詐貸30億元,雄檢只以800萬元、500萬元交保,連聲押都不用聲押,至今陳慶男父子仍可到處趴趴走,甚至還可以每天出來放話?一位多年負責檢調路線的媒體人看不過去私下就說,「雄檢不怕串證、不怕他們湮滅事證?難道是要等所有人都串供串好了才要一網打盡嗎?以這次慶富案檢調的表現,真不知道才剛剛人事大搬風的檢調單位還有什麼威信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