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敢掛名的食藥署輻射食品風險評估報告是官員保命符?


食藥署公布兩份健康風險報告,似乎是在預告政府即將開放進口日本核災區食品。(圖片來源/Jackel Chen@FB)

(讀者投書-本文作者為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曾以多項作品獲得公共服務類金鼎獎。本文不代表《信媒體》立場)

年關近了,該還的債要還了。這幾天媒體報導衛福部食藥署公布了兩份健康風險評估報告:「受輻射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日本水產品輻射風險評估」,媒體與社會都可以推斷,這是民進黨政府進口日本核災區食品的「反攻號角」。

不及格報告:連計畫主持人都沒有

這兩份報告的日期都是2016年12月31日,兩份都沒有計劃主持人、執行人、撰稿人,也沒有公開審查的紀錄,當然也看不到審查委員、審查意見。用最低的標準來看,這都不是合格的報告,更不可拿來做為政府決策的依據。建請審計單位、立法院更應該調查這份報告是如何招標、委辦、驗收的,並懲戒失職人員,以及受委辦單位與個人,都不得再接政府研究計劃。

我們不相信,滿朝的博士、教授,竟然沒有辦法寫出一份夠格的研究論文,更何況這兩份報告都只是國外論文、官方資料的收集編撰,但是卻沒有一般寫論文的嚴謹引述來源的格式。這使我想到去年8月行政院跨部會赴日實地考察小組的報告,也是沒有負責、主辦機關、官員,內容東拚西湊,完全不能做為一份勉強及格的報告,但是行政院各部會卻要以這份報告,作為開放日本核食進口的政策依據。

根據食藥署內部人員透露,凡健康風險的議題,主要都是找現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以及一位監委提名人,以他們的學生或相關人士來承攬這些計劃,所以「不便具名」。

如果這是真的,就是十足的醜聞、貪瀆。試問監督、審查政府預算的立委,以及未來掌握對各級政府官員糾彈權力的監委候選人,利用其關係人在後面操作,這是極大的憲政危機。試問,行政、立法、監察三權一起,還有什麼喬不出來的事?

日本食品不開放,蔡政府對日本難交代?

當民進黨要求修憲,為國家正名,為何不先看看上樑還沒修好,下樑都歪成什麼樣了。我主張三權分立,監察、考試都可以廢除,現在立、監兩院疊床架屋,狼狽為奸,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們當然了解,日本食品遲遲不開放,讓小英政府對日本很難交待,再不好好處理,就成台日邦交路上鞋裡的小石頭。,我也支持應該早日解決,把事情弄清楚,好向國人交待,該開的開,該禁的禁,而不是讓一些不肖之徒,藉研究之名發一點「國難財」,反而害了大家。

日本食品並非不可進口,而是要用文明的國家,文明的手段來處理,日本311大地震、核災是一個很悲的天災人禍,如果我們要幫助災民,可以捐錢給他們,而不是花錢去買受污染的食物,當地人、日本人都不吃,轉手給好心的台灣人吃。

研究計畫邏輯不清,報告其實只是官員保命符?

今天民進黨政府在處理核食問題上,充滿了莫名其妙的斧鑿痕跡,就為了屈屈幾百萬的委辦費,私相授受,結黨營私,上下交征利。如果吃相好看一點,我也懶得說話,我和這些人抬頭不見,低頭見,但是頂著學術光環,學而優即仕,還要把持政府委辦研究計劃,這也算了。研究計劃內容粗糙,邏輯不清,引論無據,慘不忍睹,這種報告拿得出手?!只是無量下修台灣學術界無能無恥的下限而已。

與其說食藥署官員在11月2日公布這兩份資料是為開放核食的先聲,不如說,這些官員在壓力下,乾脆把東西都丟出來自保。我們很期待在野的國民黨應像過去的民進黨在野時學習,如果有這樣的事在2016年以前發生的話,恐怕立法院早就翻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