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沒會議紀錄...黃志芳坦承見陳慶男父子 但獵雷艦案「只是閒聊」


黃志芳坦言見過陳慶男父子,但對於獵雷艦案僅是「閒聊」。(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慶富案持續延燒,總統府15日晚間突然公布清查近年總統府的進出紀錄,揭露慶富董事長陳慶男父子曾在馬政府時代5進總統府陳情,至於在蔡政府就任後,則僅入府1次。而這唯一一次踏入蔡政府,陳慶男父子見的人包括總統府第三局長李南陽及時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究竟雙方談了什麼?引發外界高度關注。

黃志芳16日一早接受廣播電台訪問時坦承,確實在去年9月23日接見過陳慶男父子,基於過去與前總統陳水扁出訪就認識陳慶男父子,且新南向辦公室本來就有很多產業界、工商團體拜會的行程,只要與新南向政策有關都會同意接見,至於李南陽認識陳慶男父子也同樣是與陳水扁出訪有關。

會談聚焦印尼造船合作,獵雷艦案只是「閒聊」

然而,黃志芳表示,昨天一看到新聞爆發後,他立刻請新南向辦公室同仁調出去年會議紀錄,當時陳慶男父子主要是來談印尼造船業合作,以及慶富有興趣投資的印尼摩羅泰島開發案,由於慶富是南部重要的造船廠,加上新南向辦公室也在推動造船南向,因此雙方談話都聚焦在這方面,而這部分也有詳盡的會議紀錄。

黃志芳說,雙方談話到最後,剩下很短的時間,陳慶男才提及海軍獵雷艦案,當時陳慶男僅向他「抱怨」海軍合約訂得太嚴格,在保證條件部分碰到困難,完全沒提到第三期工程款細節,而陳慶男也只是閒聊抱怨,並沒有要求他任何幫忙,畢竟這非他的職權,他沒有立場回應。

這段談話剛好沒有會議紀錄

「陳慶男父子難道完全沒有要求幫忙疏通?或是想見府高層,要你代為轉達安排?」面對主持人周玉蔻追問,黃志芳仍強調,他沒有職權,「我只能聽,我不能講什麼話」。不過,黃志芳前面雖強調,這段會面有詳盡的會議紀錄,但對於最後談到獵雷艦案的部分,因為只是「閒聊」,與新南向業務無關,因此並無記載。

而目前總統府政風處也已經介入調查此事,黃志芳表示,查完會議紀錄後,15日中午就進政風處說明,所有的說詞政風處都已經記錄。

最後,黃志芳也強調,他絕對沒有為此事跟總統蔡英文、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或軍方有任何聯繫,「如果我跟軍方有任何聯繫,我負完全責任,司法、行政及政治責任。」且自去年那一次的會面以後,就沒再和陳慶男父子有任何聯繫,目前高雄地檢署也已經約談慶富副董陳偉志,案情相當明朗,針對獵雷艦案他沒有給予「正面回應」,雙方僅就新南向政策交換意見。

慶富案燒不停,藍綠開始互咬?

對於府方公布的總統府近年進出紀錄,國民黨發言人洪孟楷反酸,陳慶男父子5進馬政府,進蔡政府只有1次,「馬政府時五次沒搞頭、蔡政府一次喬成功」,且陳慶男父子在馬政府時期入府都是人多的餐會,但和蔡政府是「私下拜會」,顯然無法相提並論。

洪孟楷質疑,總統府一併公布記錄,目的是要模糊焦點,「製造馬多次而蔡少次」。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稍早也召開記者會,強調慶富案絕對要徹查到底,無論涉及層級有多高,因為真相永遠只有一個,不會在扭曲抹黑中消失,立委蔡易餘說,陳慶男在馬政府時期,尤其2015年密集入府到底為哪樁,絕對要說明清楚;民進黨立委劉櫂豪也表示,現在總統府用坦蕩的態度公布2016年的紀錄,國防部也將在17日公布首波懲處名單,馬政府就要用同樣的態度來公布2015年的會談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