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聯貸案:兆豐蔡友才為何膽敢不接?一銀蔡慶年為何非做不可?


慶富案鬧得風風雨雨,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質疑前副總統吳敦義:「還有臉說民進黨?還要再跟陳慶男裝不熟嗎?」(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在場所有公股銀行的董事長、總經理們,當你們在聯貸案裡面說要增資20億作為慶富未來償還能力擔保的時候,聯貸其中之一第一銀行自己貸了20億給他作為滿足聯貸的條件,認為這樣是妥當的請舉手,認為這是金融界常規,我們都是這樣幹OK的請舉手,不OK的請舉手?….」

11月16日,公股幾大行庫董、總被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叫上質詢台排排站,各個面面相覷、啞口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相信大家一定覺得很好奇,涉入慶富案的9大公股行庫為何獨缺公股行庫當中老大哥、在去年捅出大樓子、遭美國金管機構重罰的兆豐金?

兆豐成為唯一閃過慶富聯貸的公股行庫

慶富案爆發之後,對於哪些公股行庫踩雷,那些公股行庫加碼貸款給慶富,所有人都睜大眼睛在檢視,公股行庫當中僅兆豐「倖免」逃過一劫,兆豐還因此發新聞稿對外說:「之所以婉拒慶富的聯貸主辦、也婉拒參貸,主要是因為評估認為慶富的財力、技術能力,承製獵雷艦尚有疑慮所以才不參與慶富的這個案子。」

 有趣的是,金融機構要不要核貸給慶富,慶富的財力、技術能力以及還款能力是最基本的徵信檢核標準,這些SOP難道僅有兆豐會,其他參與慶富聯貸案的9間公股銀行董、總都不懂?這樣的說法「呼攏」死老百姓或許還可以,但是想要用這種說法「混過去」熟悉公股行庫生態的金融專業人士可就沒那麼容易。

「蔡慶年這個人不是隨便的人就可以講得通的,要不是一個對他有絕對影響力的人,他是不會這樣做的。」一位在公股行庫任職多年金融界高層這樣形容一銀前董座蔡慶年公職生涯一路走來的行事風格。

這位金融界人士透露,蔡慶年一定也知道這個案子風險很高,但是為什麼他一定要做?箇中原因就值得玩味。

公股圈都知道慶富案風險高,蔡慶年為何一定要接?

「我想他會做的原因是他想保住他的位子,這個很重大的因素,他想繼續當第一金董事長!」這位金融界人士說。

為什麼這位熟知公銀行庫「行規」的金融界高層會這麼說?讓我們把時間拉回到2014年年底。

2014年10月,一家資本額僅6億的高雄漁船公司慶富造船標到了國防部350億元「國艦國造」的獵雷艦標案,當慶富標到這個案子以後,也開始找銀行來做聯貸,由於公營行庫常常會背負一些政治性的任務,慶富自然來找公股行庫做聯貸,一挑就挑中了公股行庫當中規模最大的兆豐金。

所以當慶富標到這個案子來找銀行時,最先找的是兆豐,「是兆豐不做主辦,後來才落到第一金頭上的,所以從2015年年初開始,政府內部就已經有默契,這案子是由一銀來做主辦。」金融界高層說。

這位曾任職於公股行庫的高層表示,在馬政府第二任,公股行庫幾乎清一色都是副總統吳敦義的人馬,而公股行庫董總,也常常會互相爭功求表現,如果蔡友才(當時兆豐金董事長)跟蔡慶年他們兩個人都想搶這個案子,蔡慶年是搶不過蔡友才的。

八面玲瓏的蔡友才為何打死不接慶富聯貸?

那為什麼身為公股行庫龍頭的兆豐金董事長蔡友才那時候會放掉這個可以好好表現的案子不做呢?

公股行庫董事長都是官派的,換句話說,如果換黨執政,新的執政者會派「自己人」來,可能原本董座位子就會「不保」,所以2014年底縣市長選舉藍營大敗,不僅藍營內部風雨飄搖,有辦法的公股行庫高層,都已經自行在外另謀出路了。

「那個時候蔡友才已開始在安排自己的出路,他已經跟尹衍樑在籌劃鑒機了,所以自然不會來接慶富這個高風險的主辦銀行。」這位金融人士說。

但是蔡慶年在業界的身段跟手腕沒有蔡友才那麼柔軟跟八面玲瓏,加上2015年第一金又要董監改選,「如果不是高層對蔡慶年有任期承諾,蔡不會做慶富這個案子,相信就算沒有明講,蔡跟高層之間彼此也會有默契。」這位金融界人士認為,蔡慶年是為了保住第一金董事長的位子,才會答應讓一銀擔任慶富案的主辦銀行。

馬後期能保住蔡慶年董座大位的人屈指可數

只是,當時2014年底,國民黨縣市長大選已經大敗,財政部長是叫不動公股行庫董事長的,行政院大家看到風雨飄搖,院長自然也不會去管公股行庫了,這位金融界高層透露,在馬政府任期最後能保住蔡慶年董事長位子的人所剩無幾,「而且這人跟蔡的關係非常好,否則其他人的請託蔡是不會做的。」金融界高層透露。

就在上週總統府公布陳慶男父子進出總統府紀錄後,最近緊咬慶富案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第一時間就在臉書點名前副總統也是現任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吳敦義今天還有臉說民進黨?吳敦義還要再跟陳慶男裝不熟嗎?」黃國昌質問。

因為從府方公布的進出紀錄可以看出,2015年12月9日是個關鍵。在總統府,除了總統、副總統外,最重要的就是府的三長(秘書長以及兩位副秘書長)及國安會, 2015年12月9日陳慶男與負責處理聯貸的黃高明到總統府見到了具有影響力的副秘書長熊光華。

2015年12月陳慶男入府兩次見了誰是關鍵

從先前行政院以及昨天總統府公布的資料又可以核對出,之後12月29日當天陳慶男參加了行政院書長簡太郎召開的「喬」貸款會議,接著中午又參加副總統吳敦義在總統府辦的午宴,吳副要說跟陳慶男不熟,好像說不過去。

接著黃國昌又指出,台灣銀行一開始並沒有加入9間公股銀行的聯貸,後來不但參貸,金額更是一路從3億加碼到20億元,他質疑吳敦義的前辦公室主任蕭長瑞,到台銀擔任總經理之後在台銀幫忙慶富「喬」貸款,才會讓台銀在2016年1月改變心意,將貸款金額一躍增加到20億。

雖然整件事情現在鬧得滿城風雨,甚至演變成藍綠互咬,不過在慶富這整件事情上,最重要的關鍵只有兩個,首先,就是誰修改標案的規格?為慶富量身打造了這個標案?其次,就是資本額6億元、授信資料幾乎沒填的慶富,為何可以獲得公股行庫全力相挺?至於201612月慶富預先拿到24億元款項,那是這個案子的分支,絕對不是主旋律。

藍綠都一樣,公股董座酬庸、政治任命問題多多

至於一銀前董座蔡慶年有沒有刑責上的問題?這位金融界高層表示,蔡慶年雖然因慶富案下台,如果他沒有拿回扣,最後頂多是財政部以大股東的身分,告蔡慶年「背信」而已,蔡還不至於犯上「貪污罪」。

只是從這次慶富案以及過去三商銀時代捅出幾百億元的逾期放款、超貸案可以看出,公股行庫董事長酬庸甚至是政治任命,結果到最後大多是以出事收場,「因為酬庸、政治任命公股行庫董事長,就會變成為政治服務,到最後都會出亂子,這個不管藍綠都一樣。」多位金融界高層私下都有這樣的感嘆。

為何多位金融專業人士會這樣「心有戚戚焉」,因為在2千年綠營第一次執政、阿扁時代,第一金也找來曾任高雄銀陳建隆當董事長,當時也惹出一籮筐的事情,只是這些都已經年代久遠,現在大家都已經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