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貓魚、炸粿和赤坎村早餐 澎湖女兒的返鄉故事


蕭秀芳出生澎湖,但之後都在台灣本島唸書、工作、組織家庭,離家30年後終於返鄉,當年的澎湖女兒瞬間彷彿成了觀光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簡介

蕭秀芳


筆名蕭泰,澎湖人。是個把日子像拍電影一幕幕的過的女人,自己就是女主角。有神聖的教育工作,也有叛逆的追求自我的「誰在乎」。下定決心在老以前再留一次及腰長髮,因為年輕時就是這般模樣走跳江湖。

寫童詩、情詩、散文,詩文寫實而浪漫,散文平淺溫和。長期任職於教育界,卻不會寫論說文。著作有《紫色的美麗》、《六月的早晨》、《喝茶的槭樹》《菜鳥校長報到》等。

難道,現在,在澎湖,流行的通關密語是,紅貓魚。

這日中午帶朋友在赤崁小食堂吃了紅貓魚正要離開,轉身看到隔壁桌的帥哥,一個人點了一大盤紅貓魚,正要大快朵頤。

瞧見那魚,比我們吃的大,賣相更美,決定跟他開個玩笑。便說老闆娘不公平,給帥哥的魚比較大,硬拗帥哥要分給我們一條。

再聊一聊,哇!是國小學弟,因為有二個朋友嘛!於是我又在他盤子裡夾走一條,心裡想,等一下要幫他買單。

沒想到這個學弟早在點完餐就順便付帳了,這下,真的不好意思,以後要想辦法回報才行。我想。

通關密語是紅貓魚

然後我和友人來到西嶼的二崁古厝裡喝杏仁茶。

老闆低頭看著手機,邊跟他的店員說:紅貓魚很好吃。

咦!紅貓魚?

送走朋友後,已是晚餐時間,我決定再去買紅貓魚回去孝敬父親。

來到小食堂等待中,二個也在等外帶炒麵的人突然說:紅貓魚很好吃。

又是紅貓魚?

大家都在說紅貓魚。彷彿,紅貓魚是一個神密的通關密語,用來辨識,是澎湖人?還是遊客?

知道紅貓魚的,肯定是澎湖人。

停車吃炸粿

再次返澎湖,苓已經在馬公機場等候。

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停車吃炸粿。此賣炸粿的攤位就在老家的隔壁村,以前沒看過,今年六月回來,老是見到一群騎機車的遊客聚在那裡等候,像現在在抓寶可夢一樣。

我雖好奇,也沒停車看究竟。

近日看電視《好玩客》報導澎湖好吃的炸粿,雖未詳說是在何處,但一看便知是我們出出入入就經過的講美村這家,所以和苓就來嚐鮮囉!

我們點了炸狗蝦和炸肉丸,花枝丸,後來發現桌上有幾支大秋葵,耶!真的跟《好玩客》介紹的一樣,有炸秋葵喔!便又加點。

炸狗蝦是和台灣的炸蚵嗲一樣的東西,只是外層的上面又擺放二隻澎湖特有的硬殼狗蝦,小小的,炸起來添加了蝦的香酥味。

至於秋葵,是店家種在一道矮牆之隔的菜宅裡的,現在正是成熟期,店家便現剪,炸來賣。在《好玩客》裡,主持人親自越過牆去剪來炸。

炸秋葵,裹著一層薄薄的麵衣,炸好了撒上些許胡椒鹽,外酥內軟,充滿秋葵的菜香。

至於炸狗蝦,也是酥脆無比,裡面的牡蠣鮮甜,因為隔壁的前城村就是專門養牡蠣的。

不過,高麗菜餡切得太細小,吃不出甜味。

馬公有一家叫「赤崁炸粿」的,聽說是採用澎湖本地的高麗菜,高麗菜餡切得大大的,吃起來有濃濃的高麗菜香甜和口感。

總之,苓和我,吃得很開心,至今難忘。

去赤崁吃早餐

前天黃昏,我去赤崁小食堂買紅燒紅貓魚。

順便問老闆娘,偵查佐阿忠還有來用餐嗎?

老闆娘說:「有啊!他現在都改每天早上來吃丁香魚加蚵仔煮的麵線,所以,伊人足勇也!現在的人,在外面吃那種什麼早餐,哪有什麼營養?妳看,我們討海人攏足勇也,要吃魚啦!」

所以今早,我決定去吃那會讓人足勇也的早餐。

走進小食堂,難得沒有客人。起風的日子,村裡的漁人沒有出海,吉貝島的船也沒有來,碼頭就寧靜了。

小食堂牆上的電視機正在播放棒球比賽,老闆娘自己對著電視吃完早餐,看到我真的要來吃丁香魚加蚵仔麵線,顯然很高興。

馬上站起來去煮了一大碗端過來。

那一大碗裡是澎湖的手工麵線,配料有丁香魚、有蚵仔、有小管,還有二塊地瓜。

丁香魚、蚵仔、小管,果然鮮甜好滋味。

真的是有元氣的早餐。

吃了早餐,看到廟埕有輛行動賣衫車,可能沒人客,正在收攤,我決定捧個場。

老闆娘說她叫阿娟,在澎湖用行動車賣衣服十多年了。

「在澎湖大家都知道我阿娟賣的衣是最便宜的啦!」她如此豪氣的說。

我試穿了件桃紅外套訂價四百九十元,她主動降價四百元賣我。

她還喜孜孜的說,她當阿嬤了,下週要去海南島玩,回來以後還要在台北兒子家玩幾天才回澎湖。

起風後,赤崁村的早晨,賣有元氣的早餐,有元氣的衣服,真的回到日常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