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案外案》辜二少凱基銀行差點踩慶富地雷


開發金控旗下的凱基銀行,去年下半年內部本打算借貸一筆資金給慶富造船,所幸最後一刻踩煞車。(照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慶富案發展至今已經有三位公股行庫董事長烏紗帽落地,不過你不要以為「慶富案」只有公股中標,其實國內也有民營銀行差一點就踩到慶富地雷,這家銀行就是目前在民營銀行中,態度最積極的開發金控旗下凱基銀行。

慶富這個案子相當值得玩味,因為就在9家公股行庫都答應了慶富的聯貸案,一銀也在2016年2月正式與慶富簽約,擔任聯貸主辦銀行後沒多久,慶富的資金又不夠了。換句話說,剛拿到公股行庫聯貸資金不久,2016年下半年,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又開始在市場上找錢了,只是這一次他瞄準的目標是民營銀行。

才剛拿到聯貸就缺錢,去年下半年陳慶男父子急向民營銀行借貸

「對於慶富這個案子,在民營銀行裡頭態度最積極的是辜二少開發金控旗下的凱基銀行。」一位金融界高層透露。

這位金融界高層說,去年下半年慶富資金缺口很大的事情,已經在金融圈傳得沸沸揚揚,銀行界大家都知道,陳慶男父子也到處透過關係想借錢週轉,只是沒有人敢借錢給他,結果陳慶男父子就「衝衝衝」,跑去對放款較積極的民營銀行去借錢,民營銀行裡頭態度最積極的凱基差一點就借錢給陳慶男父子。

就在去年下半年凱基銀行某次內部會議上,有位高層就提了一個案子,這個案子就是慶富想要跟凱基做一個過渡性貸款(bridge loan),金額大概是6到8億元左右的案子。當天與會的其中一位董事看到了這個案子,覺得很奇怪,最後這位董事在董事會上對慶富這個案子堅持反對意見,才讓凱基倖免於踩雷。

至於這位董事為何會「大力反對」慶富這個案子?一位金融圈高層解釋,通常過渡性貸款主要是指暫時性的融資,通常是個人或企業因短期內資金或融資款項無法即時配合運用,需暫時借入資金週轉。

慶富想跟凱基做過渡性貸款,遭凱基某位董事否決

由於過渡性貸款風險較高,貸款者通常必須支付較高的利率或手續費,而且金主可要求貸款人提供交叉擔保,貸款成數(loan-to-value ratio)也通常較低。

舉例來說,某人打算將舊屋出售,以所得款項另外購置新屋,但舊屋卻遲遲未能順利出售,此時只好向銀行借款以支付購置新屋所需款項,該筆借貸便稱之為過渡性借貸。

在金融界,這樣的過渡性貸款通常都是發生在聯貸案之前(聯貸案還沒通過之前的資金空窗期),慶富要向凱基借貸這筆錢,上面也是寫著還要再做一次的聯貸。

只是當時一銀等9家公營行庫才剛剛跟慶富做了聯貸不久,才過不到半年,慶富就如此「需錢孔急」,甚至還到了要跟民營銀行借bridge loan的程度,這引起了凱基內部專業經理人的疑心,因此在內部董事會上,這位董事認為公司犯不著去接這個半年、才2%多利息的案子,而對慶富這筆過渡性貸款堅持「反對意見」,最後這個案子才不了了之撤案。

半年多前,慶富還是一直在借錢,甚至連再保不賠的理由都搬出來

這位金融圈高層說,一直到半年多年,慶富還是無所不用其極到處找錢,甚至在市場上連「慶富造船有產險理賠,但是歐洲的再保公司還沒同意,所以保險公司沒賠他錢,導致公司資金周轉不過來」的說法都出來了,慶富甚至用這樣的說法,到處跟金融機構借錢,就算能貸2、3億元都好。

只是,保險基本上就是一個是被保險人、一個是收益人,「保險哪有再保不下來,保險公司就不賠的,再保是你家的事情,保險公司不會管,這個道理你都不懂?慶富這樣唬弄你也信?」當時確實有人聽了陳慶男父子的花言巧語,差一點把錢借給慶富,所幸被這位金融專業人士臭罵一頓後,終於恍然大悟,免去了踩雷的無妄之災。